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七节 计口授盐

|<< <<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 >>|
第四章 第七节 计口授盐

  中国的食盐有两淮、长芦、河东、两浙等十一个大产区,年产量合计共约六千余万担。据抗战以前的调查,产盐的成本,每担最低仅约一角钱,最高也不过一块多钱。中国一般人的生活,最基本的需要就是柴、米、油、盐,盖谓得之则生,失之则死也。照道理讲,这种起码的生活,应当使之供应无缺,才是政府应尽的责任。尤其是那烂贱的盐,不应发生匮乏现象。

  可是中国从管仲兴渔盐之利以来,盐就成了政府勒索人民的凭借,再加上奸商的把持操纵,使我们升斗小民,竟自没有吃盐的余裕。还有距离产区偏远的地方,食盐且成为珍奇难得之物,致使成千成万的人民,不得不忍痛淡食,人民所受痛苦之钜可以想见。淡食久了的人往往在项下长起一个大瘤来,成为不治之疾。

  同时再看一看一般盐官与盐商,则无一不是锦衣玉食、席丰履厚的大亨阶级。人世间的享受,社会上的尊荣,他们虽然不是独占者,至少也是最大的占有者。假如盐是由他们创造发明的,则人民有了盐吃之后,为了崇德报功,尽量供养他们,尚自有理可说。无如盐是天产之物,他们仅凭一些机会或特权,便垄断而私有之,这简直就是巧取豪夺,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说?

  湖北省政府迁治鄂西以后,湖北的食盐问题就一天比一天严重起来。鄂西、鄂北交通阻塞,人民贫苦,购买力很有限。盐商觉得在这一带地区销售食盐,利大了人民吃不起,利小了不划算,所以盐斤输入者极少;以故人民吃盐,就成了一种奢侈的行为,因而相率淡食。鄂南、鄂东地区多已沦陷,盐商恐遭风险,又多裹足不前;所以沦陷区人民吃盐,也成了一大难事。

  我于到省主政后,知道湖北人民已在普遍的盐荒中过日子,实在有点问不过心去,因而决定替人民解决这个问题。

  解决盐荒问题的入手之点,就是要摒除盐商的把持操纵。我们知道所谓引岸制度,就是盐商的专利包办制度,创始于清代,可谓荒谬绝伦。现在湖北的盐商,一方面要保持专利,一方面却又包而不办;他们只图赚大钱,而不管人民死活,直是万恶已极。所以我们要解决盐的问题,首先就要废除引岸制度,不承认商人有专利包办之特权。

  不承认商人专利包办的办法,我们是这样做的:

  一、由省政府与财政部盐务主管机关商定各县配销食盐数量,按月请准拨购。

  二、各县设立食盐购销处,负责统筹购运配销。

  三、各乡镇(联保)设购销分处,办理计口授盐。

  四、各分处领盐,由该县动员委员会按该处管辖区域人口数每人每月食盐以一市斤计算,但春、冬两季多配一斤作为腌菜与腊肉之需,核定配盐数量。按月填发领盐票,交各分处持向购销处领盐。

  五、动员委员会填发各户购盐证,各户凭证向各分处购盐。

  六、各县食盐购销处之资金,按人口比例定为十五万至四十万元。以五十元为一股,每人认股至多不得超过二百股,由人民普遍投资,得由各机关法团参加官股。此项资金不敷周转时,得向银行借款办理。

  七、售盐价格应根据购本(在盐务机关所购盐价)加运费、加息金、加营业费用、加折耗并加正常利润(每一市担至多不得超过一元)计算之,并通告人民周知。

  以上是开始试办时的大概情形。

  三十年(一九四一)六月,成立鄂西食盐购运公司,为负责统筹购运各县所需食盐之机关。该公司之资本额为三百万,官商各半。至各县购销处及分处仍照旧设立,为执行配售食盐之机关。新公司之设立在减轻各县购销处负担方面,自然不能说没有贡献,然究竟减轻的程度有限,各县购销处自身的力量,还是始终充实不起来,以致配销成果,仍距理想甚远。

  三十年十二月,决定将食盐购运公司改组,令商股退出,业务完全委托湖北省银行负责办理,改公司名称为湖北省食盐购运处,扩大营业范围,拟逐渐推广至于全省。又计口授盐业务,原由各县购销分处承办,未能认真实行,决定改由配合新县制所组织之乡镇保合作社办理。

  这一次改组,当然很富于进步精神,但是资金问题,还是一大关键,省银行哪里拨得出那么多统筹全省盐斤购运的款项来呢?

  我于是去见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孔庸之(祥熙)先生。以下是我们当时的一段谈话:

  「盐价太贵了,湖北人民很多都吃不起盐,甚至也吃不到盐。」我说。

  「盐税是国家最大的财源之一。盐价不能太低,盐价太低了,国家的税收锐减,财政就要没有办法。」他告诉我。

  「每年盐税税收有多少?」

  「十五亿!」

  「只有十五亿,未免太少了。依我看没有沦陷地区的人口,至少也要有两亿,每人每月吃盐一斤,收他一元,则每年应收二十四亿元;如每斤收两元,则每年可收四十八亿元。现在盐贵,在滨湖各地,每斤盐有售至数十元者,而国税收入每年不过十五亿,不是很奇怪吗?」孔先生似乎有点惊异,我接下说:「其实并无足异,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商人的过分利得。钱都上了商人的腰包,而人民反吃不起盐。盐的消费量少了,政府纵然再提高盐税,也没有多大用处。」

  「那么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孔先生问我。

  「办法很简单,就是剔除商人的过分利得,由政府直接办理购运配销的业务。湖北本已试办,但因资金缺乏,业务尚难展开。假如湖北真能做到计口授盐的地步,盐的消费量必然大增,一方面人民免受淡食之苦,一方面国库增加了税收,实为一举两得之计。」

  孔先生很赞同我的办法,就答应借一千万元给湖北省银行周转。湖北省银行有了这笔资金,食盐购运处的业务马上就很快地发展起来。

  三十一年(一九四二)七月,本省平价物品供应处成立,并于该处设立食盐部,将原有食盐购运处业务一并划入该部办理。至是,本省计口授盐政策,遂得广泛实施。

  从三十年(一九四一)下半年起,本省计口授盐业务,即已改由各级合作社办理,这件事关系政策的成败甚钜,不可不稍稍加以叙述。

  合作社办理计口授盐有下述几个要点:

  一、合作社销售食盐以供给社员消费为原则,其非社员欲向合作社购买食盐,应先申请加入所在地合作社为社员。

  二、合作社经售食盐,应按照其社员户口每口每月售给食盐一市斤发给购盐证。并估计该社每月应购食盐数量,呈由县政府核准发给证明书,径向湖北省平价物品供应处食盐部指定之地点,按月购运回社配销。

  三、合作社经售食盐,资金如不敷周转时,得向各该县农贷机关申借。

  四、食盐部对于合作社第一次购盐,得在购盐价款二分之一以内酌予赊欠,但合作社第一次欠款须于第二次购盐时缴还清楚,否则不得再购。

  从上述要点中,可以看出人民非加入合作社,不能购用食盐。合作社是实行民生主义的重要工作之一,历经政府多方策动,但仍着实效;就因为人民知识落后,且富于保守性,对于任何新兴事业,都采取观望态度之故。食盐既为生活所必需,但非加入合作社则不能获得,因此人民遂一变其观望态度,而为踊跃参加;于是合作组织,乃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布于各县市乡镇。合作社有本身集腋成裘的股本,又可向农贷机关借款,又可向食盐部赊欠,所以合作社已有充分的力量购销食盐;比起食盐购销处时代资金困难的情形来,殆不可同年语。

  食盐部既有充足资金,向盐务机关统筹购运盐斤,各级合作社又有充足力量购进所需食盐,分配于所有社员,至此本省计口授盐的政策,遂得以渐次实现。

  我们推行这一政策,也是分开步骤做的。截至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底止,完成计口授盐县分,计恩施、利川、建始、咸丰、来凤、宣恩、鹤峰、巴东、兴山、秭归等十县。截至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底止,继续完成计口授盐县分,计宜都、枝江、长阳、五峰、枣阳、宜昌、襄阳、松滋、光化、谷城、保康、南漳、郧县、郧西、均县、房县、竹山、竹溪等十八县。

  三十三年(一九四四)的进展情形如何,因为我已离职,所以无法报导。

  鄂东、鄂南各县因在陷区,盐源缺乏,人民多有淡食者。我们不能在这些县分办理计口授盐,但也不能置诸不问。因令平价物品供应处分别在鄂南、鄂东成立分处,主持抢购物资事宜,食盐即为抢购物资中之最大的一项。鄂东、鄂南所食用的盐,多系淮盐,要分向湖南、豫东、皖北等地抢购,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但该分处等也还做得不错,盐荒情形,亦已幸得稍减。

  计口授盐地区的盐源,都是来自川东,亦有远至重庆者。种类分富荣盐井、云阳盐井、长滩盐井三种。我们运盐的方法,大半是靠着人力,由四川一篓一篓背到湖北各县,真是一件「任重道远」的工作。然而我们很值得庆幸的,就是湖北各地盐价,一般都比四川产区还低。由此可知盐商剥削程度之深钜,为了国计,为了民生,我们还是一定非让盐商包办人民吃盐的事不可吗?

  湖北购销食盐的办法,本有扩大范围做的拟议,孔先生也很赞成,当时委员长也同意。但盐务主管方面与盐商均反对甚力,政府因为要政待理者多,不愿为这点小事所烦扰,这一拟议遂形搁浅。至今思及此事,仍觉不无遗憾。











|<< <<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