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五节 征用民夫

|<< <<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 >>|
第四章 第五节 征用民夫

  征用民夫的劳力,以图达成政府某项指定的目的,这是很古老的一种办法,即古人所谓「力役之征」是也。这种办法源远流长,至今仍然沿用。在抗战期间,因为军事的关系,急于转输兴作的事,十百倍于平日,以故需要夫力,尤为频繁而迫切。主管方面为了达成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对于夫力的使用,予取予求,残苛无度。人民在忍无可忍之余,设法规避者有之,弃家逃亡者亦有之,以致公私交受其敝,而形成抗战时期的一大问题。

  史家谓嬴秦之亡,即由于役使民力之逾量,这可以说是很公正的论断。尤可注意者,即秦亡于统一既成之后,而非亡于七国并争之时。可见役使逾量,即在平时,亦可亡国,更不用说在战时了。

  宋时役重。知谏院吴充言:「民间规避重役,土地不敢多耕而避户等,骨肉不敢义聚而惮人丁。故近年上户寖少,中下户寖多,役使频仍,生资不给,则转为工商,不得已而为盗贼。」宋代群盗如麻,役重实为一大厉阶,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

  我于抗战紧要关头到鄂省主政。在军事上,运输的组织未臻健全,我知道需用民力之处多而且急;在政治上,我知道民困已极,不可逼之使变。所以对于民力的使用,鉴于既往,不敢稍涉大意。

  我告诫我的同僚:民犹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国家为了抗战建国,不能不使用民力,但使用不是滥用,必须把握几个原则,共同信守才行。

  我认为最主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孔子所说的「使民以时」;孟子的「不违农时」,也是一样的意思。这道理很简单,就是让农民先能顾着自己的生活,然后再征用他们的劳力,这已是最低限度的体恤,以中国农民历代相传的善良习性,自可勉为其难。反是,连这一点体恤都没有,不管农田里多么忙,要用就用,不来不行,甚至拿出刺刀来,作为征用民夫的手段。农民应召而来,则可能因田园荒芜而饿死;如竟抗命不来,又可能死于刺刀之下。来不来反正都是一死,何如造起反来,反而可能有一条生路?甚至还可能创造出「一套富贵」也未可知。陈胜、吴广不就是这样起来的吗?所以必不得已而使民,一定要不违农时,这是防止农民铤而走险的一种必要考虑。

  不过不违农时是使民以时的一面,此外还有另外一面,就是使民不可旷日持久,要有一定的时限。︽礼记.王制︾:「用民之力,岁不过三日。」这恐怕是征用民力时限最少的规定了。汉代一年征用一月。唐代一年征用二十天,闰加二日,不役者出绢三尺谓之庸。可能这就是后来宋代免役钱的嚆矢。宋代承五代之敝,役法最重也最乱,时限无明白规定。有输金七钱,至逾年不得还者。其病民之甚,一至于此。元代奴役国人,姑不置论。明代乱亡,亦与使民无度有关。可见在使民以时的原则之下,不但要不违农时,而且还要缩短使民的时限。

  还有一个原则,就是要言而有信。部队移动,总是需要民夫的,而部队所至之处,民众逃避一空,极为常事。民众为什么逃避?除畏纪律败坏部队的骚扰外,主要的原因还是最怕拉夫;而怕拉夫的原因,就是怕拉去容易放回难。假如部队是有信用的,说一天就是一天,说两天就是两天,绝无逾期不放之事;则这个部队使用民夫,一站一站传递下去,一定可以得心应手,军民相安,各得其所。我带了几十年的兵,深知此中核要,所以我和农民打交道,立信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孔子说:「民无信不立。」真是圣哲的至理名言。

  带兵如此,当然治政更要如此。

  三十年(一九四一)二月,奉命决定在恩施郊外修筑飞机场,征用民夫马上成为最急迫的问题。因为春耕就在眼前,必须要注意到不违农时,可是因为军事上的需要迫不及待。于是我嘱咐主管的人说:「决定征工修建飞机场,但须先与民夫言明,工程绝不超过一星期。如觉得时间不够,怕工程完不了,宁可加夜工,也不许延长天数,总以不误春耕为原则。再则民夫的食、宿、工具、空袭等问题,均须先期准备妥贴,以免临时张皇,延误程限。」主管人照着我的话去做了。果然一个星期就完了工。开工后,民夫都自愿加夜工,工作情绪极好,完工后,如约让他们回家,都一个个欢天喜地的走了。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中国农民是绝对善良而服从的。在许多地方有许多事例,好象他们不大与政府或部队合作,其实这都是逼出来的结果,过错都在政府或部队身上。而过错的大端,就是不顾他们的死活和言而无信。

  湖北有了修飞机场的经验以后,对于征用民夫工作,就更一本使民以时和言而有信两大原则继续做去,不敢有失。

  修飞机场不是经常有的工作,常年需要的民夫工作,就是运输,而运输的主要物资,就是军粮。

  湖北每年需要转运的军粮,约为三百万市石。其中应配拨五战区的,为稻谷一百四十万市石、麦六十万市石;配拨六战区的,为稻谷九十万市石。﹙为全部配拨军粮数,非湖北省代购数﹚

  这三百万石粮食,集中要运输,交拨要运输,配发还要运输。部队驻地多半都是山地,不用说现代交通工具少,不够用,就是够用也用不上;所以我们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运输,都是靠着人的肩膀。这就不难想象要用多少民夫,才能把这三百万石粮食送到我们战士的肚里。

  照道理讲,地方政府应当是统筹编组分配夫力的机关,但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部队拉夫还是视为常事。我以六战区司令长官的身分,可以约束六战区所辖部队,尽量军民合作,解决夫力问题。可是湖北省境有四个专员区隶属五战区,这就不是我的职权所能充分过问的了。

  我于三十一(一九四三)年十月因为要解决五战区军粮问题,而有鄂北之行。三十日,宿歇马河,得晤及五战区兵站总监部直属第一支部支部长罗志杰。谈起民夫问题,承他很坦白地让我知道以下的情形:

  一、该部每日须由兴山征雇民夫九百名,每十天换一次,每月需二千七百名;但无法如期调换,亦有服役至二十天者。

  二、每日每夫给费九角五分,发米二十两,扣钱一角五分,并扣柴钱三角,每夫每日仅得五角。

  三、每人服役一次,至少须赔累三十元至五十元。

  四、因服役而死者,今年已达千余人。

  这段谈话虽很坦白,但仍有未尽之意。后来据我从旁的方面调查,知道夫费应得的五角,竟有不发者,也有仅发三角或四角者。又征夫不到,即加棍责,甚至有被枪毙者。这是我听来的补充材料。还有我看到的,就是沿途耕作,妇孺参加者甚众,而田地荒芜之处,仍所在多有,可见这一带的民力已至竭蹶之象。

  此外还有驱使民夫为部队走私的事,暂一师王师长就是因此而受到撤职查办的处分。其实走私的岂止一个王师长,不过有犯案有不犯案的罢了。又鄂东李品仙部,以七元一石的谷价,勒令人民送至数百里外,谷价吃尽,讨饭而归者,盖踵相接也。役使人民到了这般地步,可谓暗无天日已极。

  我为湖北省主席,而不能挽救湖北同胞所遭受的苦难,至今思之,犹觉惭汗无地。

  我祗能做我的能力所能做到的事。凡是省府职权能充分行使的地区,对于民夫均有统一的编组。各县男丁在十八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者一律纳入组织。十人为一班,五班为一组,即以当地保甲长及公正人士分任班组长,分负督率管理之责。

  民夫生活按日发给生活费,数目依照物价,随时调整。三十二年时,已调整为每日十元(回程费用包括在内)。民夫口粮按单程每名日发苞谷二市斤或大米一市斤半(回程口粮比照单程发给),共计价四元,在生活费内扣除。

  于重要运输路线,设置民夫食宿站,委托沿途饭馆或乡保承办。民夫口粮预先由粮食机关拨存备用。民夫到站后凭派运机关所发之口粮扣价票单就餐,柴火副食并由食宿站代备,每餐以一元为限,由夫力自付。

  民夫负重以八十市斤日行六十华里为度(逾量逾程负运者另给力资)。往返途程在三十华里以内者作半日计算。六十华里以外九十华里以内者作一日半计算。九十华里以外一百二十华里以内者,作两日计算。但应尽量采用递运方法,以资缩短日限。

  在这样调度之下,民困是否就昭苏了呢?还远得很!不过比较起来,民间的生活尚不致因壮丁征调一空而陷于绝境,任重道远的民夫尚不致一个个倒死路途罢了。

  除去运输以外,我们还有征调民夫的时候,就是为了建设地方。建设地方工作大致分为三种:一、举办农田水利;二、地方造产;三、修筑道路。这三种工作与运输和修飞机场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他们认为这种工作,都关系他们自身的利害,所以做起来,都相当起劲。我们因势利导,居然在军运频繁的夹缝中,也做了不少福国利民的事。

  本省规定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度为农田水利年,督令各县推行一保一井运动,预定于三年内在后方七、八两区,要完成二万口井。其它大小型水利,如建始之广润渠、恩施之胜利渠、咸丰之咸惠渠,共可灌田六千余亩。郧县之柳波塘,受益二千余亩。以上各工程均已次第完成,都是征用民夫做的。此外,如南漳、宜城之荩忱渠,可灌田六万亩,郧西天惠渠,郧县小阳渠、滔惠渠,各可灌田数千亩不等。

  次为地方造产,如公耕、造林、垦荒等,都很切要。再次如修筑县乡道路,亦属急务。我们都拟有计划次第兴建,不用说,兴建的劳力也唯有倚靠民夫。

  我们征用建设地方的民夫,也规定以十八岁以上五十岁以下之男丁充任。服役日数,以每年每人不超过三十日为原则,每日工作八小时。征工时间,除公耕外,其余各项工程均以利用农隙为主。政府不发任何生活费用,而民众踊跃应征,绝不偷懒,大有乐此不疲之意。

  于是使我惊叹中国民力的伟大,若可取之无尽用之不竭也者。不过这问题有一个关键必须注意:就是要让人民能出死力,必先设法让他们能够生活才成。像五战区兵站部及李品仙部队那样不管民夫死活的干法,我实在担心「水能覆舟」的惨剧,必有一天会演出。

  孟子说:「以夫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民,虽死不怨杀者。」「使民」的核要,尽在是矣。











|<< <<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