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三节 禁 烟

|<<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 >>|
第四章 第三节 禁 烟

  鸦片为害中国,百余年来,殆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用不着我们再来多说。不过吸食鸦片究竟只是一种嗜好罢了,与布帛菽粟之为人生所必需者,不可同日语。那么纵容这种嗜好,使其成为个人之痼疾、国家民族之大患,其事未免离奇,使人不可思议。

  我们知道,一般愚民之染有鸦片嗜好者,听其自动戒除,绝不可能,也是事实。可是要政府是作什么的?国父说:「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像鸦片这种祸国殃民的东西,政府不能禁制,这样的政府,还有政治之可言吗?

  抗战进入第三个年头,我政府已转进至西北、西南一带地区。在平时,政府对于这些地区,本有鞭长莫及之感;现在成为战时的大后方了,才知道这些地方,竟是烟毒遍布的所在。

  林则徐先生在百余年前已经说过,鸦片不除,将使中国「不唯无可筹之饷,且无可练之兵」,真是确切不移的名论。从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以来,我们的抗战大业,就正步入这个无饷可筹、无兵可练的空前艰难局面。无饷可筹可从通货恶性膨胀一事得到证明,无兵可练可从形容憔悴、颜色枯槁的后方群众身上得到证明。这种局面是否都是鸦片的毒害之所赐呢?问题当然不这样简单,可是鸦片的关系最大,则是无可置疑的。

  当时日寇已然侵踞了我们由东北以至东南的大半边疆土。在战争发动以前,日人杂居中国内地者,就很多以贩售烟毒为专业,中国人受害的已经不知有多少;现在复以军事力量占领了我们广大的土地,就更肆无忌惮地推行他们的毒化政策。至此,凡属中国的领土,无论为敌后、为我们后方,无不成了烟毒充斥的地带。事理至为明显,总有一天,中国人都成了鸦片烟鬼,则虽戚继光、俞大猷复生,恐怕对于抗日也将束手无策了。

  湖北本来烟民就很不少,鄂西一带更是烟民的窟宅。我到省主政以后,觉得「禁烟」实在不是细务,必须彻底禁绝;否则不但抗战难保必胜,而且建国更难保必成。

  当时委员长蒋公对于禁烟说过这样的话:「日日皆为厉禁之时,处处皆为禁绝之地,检举绝不间断,嫌疑必予彻究。无论种、运、售、吸,苟有犯者,皆服上刑,巨室编氓,悉无例外,恃势包庇,罪更加等!」委员长对于禁烟的决心之大,观此不难想见。我们负有地方行政之责者,对此应当有所感动。如再一仍故常地玩忽下去,虽谓之为全无心肝可也。

  湖北省政府于二十九年(一九四○)十月,即我复职后一个月,就颁发了一道严厉禁烟的文告,内云:

  禁烟限期届满,凡违反「禁烟治罪暂行条例」各犯,均应从重论处,彻底根绝。于九月底烟禁截止后,以十、十一、十二等三个月为总调验、总检查期间,并决定于三十年一月一日起,如尚有愍不畏法之徒,胆敢种、运、售、吸鸦片毒品,及开设烟馆者,即遵委员长本年六月三日训词之意旨,概处极刑,以绝烟毒!

  这道文告发布后,即由政府发动舆论并令知各县攻府与乡镇保甲人员,普遍展开宣传,务使全省人民,对于禁令有彻底之了解,幸勿以身试法,自寻死路。

  我们制定的禁烟实施办法,略如下述:

  一、禁种

  督促各区乡镇保甲长彻底铲除罂粟种子。

  规定连坐办法,一方面向人民取具连坐切结,如连坐户中有一户种烟,其它各户应负连带责任;一方面由甲长递级出具切结,如所辖境中发现罂粟种子,须受严厉处分。

  所有种烟者,一经查明,依法就地处决。

  二、禁运售

  责成毗邻川、黔、湘、赣、豫、陕各边地区县长,严密督察商贩旅客,以断省外来源。

  武装运售烟毒案犯,应由各级禁烟机关报请当地或附近驻军协缉,务须破案,如有徇纵情弊,一律重惩。

  破获烟毒案件后,应立即当众验明、签字、印封,连同案犯递解县府依法律例审讯,不得藉任何理由逗留迟延;如有盗换、侵蚀、隐匿、纵逃情弊,概处极刑。

  三、禁藏

  督促人民自动呈缴焚毁所藏烟毒。

  派便衣侦探秘密查缉。

  限令联保各户检举藏烟人犯。

  如查获烟犯,即责令供出烟土来源,以凭拿办。

  四、禁吸

  凡在二十九年(一九四○)底以前拿获之吸烟案犯,概责令服长期体力劳动,使其抵抗烟毒,自然戒除。限定所有烟毒,在二十九年底以前彻底肃清。自三十年(一九四一)一月一日起,如再有藐法吸食者,一律处以极刑。

  已遵照规定戒绝之烟犯,应依照名册逐一检查,如确已断瘾,即交由该管保甲长与联保各户责令随时察看;倘查有已戒复吸情事,即照前项分别处理。

  土豪劣绅吸食鸦片者,除按前二项处治外,并没收其财产。

  服食烟毒代用品者,一律依法从重处治;如系毒品,即行处决。

  对于吸烟犯之判断,以医师检验为标准。医师如有虚伪之鉴定,依法从重处断。

  保甲长与联保各户,知情不予检举或为虚伪之陈述者,即以包庇纵容论罪。

  吸烟犯在羁押期间,概须劳动,课以清道路、疏沟渠、垦荒地、种植、推磨、碾米等力役,使其增加身体抗毒力量,烟毒自然戒除。

  以上是禁烟实施办法的一个大概。在宣传期间的宣传资料也以此为主体,好让人民知道利害,免得说政府「不教而诛」。

  湖北这一次的禁烟,可以说确已做到「除恶务尽」的地步。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于鄂西大捷之后,重庆新闻记者来鄂西访问的很多,对于我们的禁政,差不多都有所报导,一致认为我们做得还算彻底。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十二月第八十一、二期合刊的《中学生杂志》,载有徐盈先生的一篇〈湖北战斗与建设的标准区〉,内有一段谈到禁烟问题,他说:

  湖北最彻底执行的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对于鸦片烟毒的肃清。无论鄂西南也好,鄂西北也好,过去都是情形特殊、烟毒流行的地方。从三十年度起,陈诚将军执行刚性的断禁政策,不论买、卖、运、吸、种一律枪毙。三十年以来,二、三百被拘捕烟鬼中,包括不少的特殊人物,强迫入医院戒治。就是在战区方面,也有不少烟毒检查哨,以抵抗敌人的毒化政策。那边虽然红灯遍地,而这边却已是干净土了。

  这报导大体尚属实在。我们也颇自信,在省府政治力量所能达到的地区,烟毒确已肃清。

  其实,肃清烟毒亦寻常施政之一端耳,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之处。不过检讨一下中国禁烟史,就会发现我们这一点小小成就,也并非偶然。鸦片远在明代,即已流入中国,起初只是一种贡物;

  成化间,市廛始有售者。但直到雍正年间,才知这是一种毒物,即开始有禁烟措施。干隆、嘉庆两朝也都明令严禁过。到了道光年间,且因禁烟而引发了所谓的「鸦片战争」,因鸦片战争之失败而签订破题儿第一遭的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中国的国耻史也就从这时揭开了第一页。

  南京条约是结束鸦片战争的条约,条文凡十三款,除割地、赔款、开埠完全接受英人的要求外,对于禁烟一事却一字不提,这件事说明清廷的昏聩胡涂事是无与伦比的。不宁唯是,自此以后,鸦片烟且成了公开贩运、买卖、吸食之物,禁令殆已全废。后来甚至自己还提倡种烟,以为抵制进口之计,称内地生产的鸦片为土药,以别于外商进口的洋药。至此,烟毒泛滥于中国,我炎黄子孙能不为其所毒害者,几如凤毛麟角矣。

  烟毒之于中国,二百年来大有愈禁愈盛之势,其故安在?吸食者习染成风,滔滔皆是,虽有自爱者亦无以自拔于流俗,这固然是最大的一个原因,但更有甚于此者,就是想从鸦片身上弄钱是也。

  鸦片战争以前,鸦片进口原是照药材纳税的,道光初议禁绝鸦片时,就有人说「虽绝粤海之互市,而不能止私货之不来」,因为「法令者,胥役棍徒之所以藉以为利,法愈峻,则胥役之贿赂愈丰,棍徒之计谋愈巧」。这是说政府禁烟,只能给胥役棍徒制造弄钱机会,禁愈严,彼等的计谋愈巧,因之获利也愈大。所以这派人就主张不禁,仍准夷商进口纳税,以裕国计。这派主张当时虽未通过,但鸦片战争后的禁政,却大半断送在类似这种主张的身上。到了咸同年间,军需浩繁,更有寓禁于征的拟议出现。李鸿章的奏折中就有加重税厘以杜绝鸦片进口的话语,殊不知嗜好已深的烟民,只求有烟,虽倾家荡产在所不惜,加征多少也发生不了一点禁效。

  于是鸦片就成了政府最可靠的一大财源。

  于是烟禁愈禁愈弛,以致全中国均为烟毒所化。

  湖北的禁政不是遵循这条路走的,从一开始我们就明白宣布我们绝没有藉端敛财的意图。我在全省行政会议席上说过下面一段话:

  过去民众心理,总认为政府假禁烟之名,行敛财之实,对于政府禁烟政策,总抱一种怀疑观望的态度,……本席可以负责地告诉各位,我们湖北绝不开任何方便之门,一定要照着既定方针做下去。以金钱而论,我们湖北宁可大家饿死,也不想从鸦片烟土取一文钱。所以各位今后关于禁烟问题,不必有什么建议,只须遵照本省法令切实办理,必能彻底根绝这个亡国灭种的祸根。

  烟民知道我们这次禁烟,确实跟往次不同,先有一个观听一新的感觉,这和后来禁烟着有成效,是有关系的。此外,还有几点也值得在此提一提:

  一、言出法随,绝不宽假:我们规定自三十年(一九四一)一月一日起,凡种、运、吸、售、藏鸦片的,一经查觉,概处死刑。此言一出,触犯禁令者,即无不绳之以法∣∣我们这是采用古人「杀人救人,杀之可也」的遗意办的。刚巧宜昌县长武长清有包庇运烟情事,及在三斗坪查有贩运大烟大土豪,即一并予以处决。这两宗烟案一办,有地位、有钱都一样不能逃避法律的制裁,一般烟民怕了,只得相率戒烟。

  在三斗坪的那个大土豪,也是当地的乡长,平日武断乡曲,泯不畏法,无所不用其极。在严代主席任内,曾有一次手令宜昌县长发给难民棉衣一千套,县长转令这位乡长遵办,这位乡长竟在原手令上批示:「姑准发给五百套」,其骄恣狂妄,有如此者。贩毒案发,他也许觉得事态严重,就连夜请托中央司法院居院长觉生(正)先生来电为之缓颊,可见他的交游之广与手眼之大。可是我们还是把他枪毙了。办了他之后,岂但杀一儆百,就是政府的威信,也由此更加坚强起来。

  二、再接再厉,坚持到底:中国官场的事,向来是「告示栏,官事散」。到了晚近,甚至告示才一张贴,官事即告终了,言之可为痛心。湖北决心要挽此颓风,就先从禁烟这件事上做起。我们不能「冒热气」式地枪决烟犯,热气冒过,即不再究治,这便是以杀人为儿戏了。我们要让已死的人不白死,就得坚持到底地贯彻禁令。三十三年(一九四四)烟犯的人数,比以前几年锐减,原因就在我们能一改过去「告示栏,官事散」的作风。禁烟一事,我们是这样做的,人民知道我们不冒热气,对于其它措施,也就发生了示范作用。

  三、权责分明,无可推诿:湖北禁政,在省级统一事权于民政厅,我觉得这是湖北烟禁较有成绩的一大原因,因在前面第三章中已经述及,故此处不拟再赘。在省级以下,规定行署、专署、县政府、区、乡、保、甲各级单位,均分层负责执行禁令,并严定考核办法,厉行奖惩,以故权责分明,无敢懈怠,终克有成。











|<<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