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二章 第二节 各种计划之拟定

|<< <<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 >>|
第二章 第二节 各种计划之拟定

  我在湖北拟定各种计划,可说费了一些心血,用了一些时间,今日看来,虽都已成为昨日黄花,但毕竟可以寄托一种理想,比「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总要「为之犹贤乎己」的罢?

  总理的《实业计划》,至今仍然束之高阁,然而它的光芒万丈的价值,何尝减低了分毫?我为此言,虽然有点比拟不伦,不过我觉得用「急功近利」的眼光,来估量一切工作,是不太应该的。

  政治要有理想,有理想就会产生计划,不过要使计划成为事实,仍须有赖于「力行」,这是人所共喻的。中国现实政治上有一个颇为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承先启后的精神。在动荡不定的政局中,要一个人从理想而计划而力行,一一及身完成,谈何容易?于是前人的努力,到后人手里,就往往成为一无可取。国家建设之所以终成画饼者,此亦未始非一重大原因也。

  记得戴季陶先生曾经说过,「中国的政治,永远只有五寸高」,真是一句别具慧眼之言。政治上的各自为政与各行其是主义,使甲任所做的,被乙任所推翻,乙任所做的,又被丙任所推翻,如此逐层推翻下去,欲求建设绩效之继长增高,何异缘木求鱼?

  本来在中央颁布的移交法令中,有前任奉准执行之计划,后任未经奉准之先,不得擅自更易之规定。这种规定用意甚善。所以我们虽然明知计划之拟定,未必就能及身观成。但因为有中央法令的保障,我们还是费尽了心力,拟定了一些计划,以为今后施政之规范。至于法令保障的效果究竟如何,那不是我们所应过问的,只好存而不论了。

  我们在拟定各种建设计划之际,有人以为在抗战期间,只有破坏,谈不到建设。对于这种说法,我认为不大正确。姑不论「抗战建国」是当时的国策,抗战的目的,就是建国,单就战争所造成的种种破坏而言,也不能不着手建设,以为补偿之计。房子被敌机炸毁了,人还是要住房子的,能够不再盖吗?重庆的房子,炸了再盖、盖了再炸的情形,曷可胜计。我和湖北几位老先生为这个问题,曾说过一个笑话,我说:譬如一个人,总是要死的,但不能因为死而不生。生与死是两件事,破坏与建设也是两件事。人不能因有死而不生,同样的也不能因有破坏而不建设。而且在作战的时候,建设反而有时比较容易。平时动老百姓一草一木,都很困难;但在战时,因有必要拆除了整个房子,老百姓也没有话说。再如在工商业方面,平时因为外货竞争倾销的关系,求其发展,实在困难重重;但在战时,我们的市场可以由我们自己独占,工商业反而可以乘时崛起,抗战以来,大后方的经济生产,日趋繁荣,就是一个明证。所以战时不能建设的话是讲不通的。

  还有人提到建设与安定的问题,以为唯有在安定的条件之下,才能讲建设、求进步,这和前面战时不便于建设的说法,是大同小异的。我也不大敢苟同。我认为唯有在进步中才能求安定。就湖北的事实来说,当时粮食不够吃、布料不够穿,而且还没有盐吃,问题都很严重。社会不安的现象,日益显著。如等待「安定」下来再求建设,岂不成了倒因为果?「安定」不是靠着「等待」可以幸致的,相反的,必有赖于积极的建设。我们在生产、购销、分配各方面,都用积极建设的精神,力求进步,结果很快的衣、食、盐等等问题,就都得到相当的解决,这才奠定了后来湖北安定的局面。本来「安定」与「进步」孰为先后的问题,早就有人聚讼过,好象究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很难弄个明白。不过我认为目前所要追问的,不是「鸡」与「蛋」的孰先孰后,而是怎样才能有蛋的问题。那就很显然的非先养鸡不会有蛋了。说到本问题上来,当然也要说必先有进步而后有安定。

  根据以上的考虑,我们终于制定了几种计划。

  一、新湖北建设计划

  这是我复职伊始首先考虑拟定的一种建设总计划。总裁在其手定的「行政三联制大纲」中有云:

  过去中央与地方政府,做事不是无计划的。只因为那些计划都是零碎或个别去打算,因之各自拟议、各自执行,不能集中在一个大原则下制定出来,结果只有枝枝节节,不是各种计划不联系,就是彼此失其轻重缓急之分,甚至彼此发生矛盾冲突或重复浪费的毛病。

  这段话就是引起我们编订这一项总计划的缘起。这项计划把本省一切建设工作都纳入计划范围之内,并使其相互之间得到适当的配合。必如此,我觉得枝节抵触的毛病,才可不致发生。

  三十年(一九四一)四月,「新湖北建设计划大纲草案」脱稿,先交给几位同仁研议整理,经过几度修改后,才于同年七月提出省府会议交付审查。其中关于工厂、农林、水利等技术问题,又向六战区长官部及省府各厅处、各事业机关延请许多专门人才参加研商,同时并交各机关的小组会议及省干训团学员共同探讨并签注意见。我们这样作,不仅仅为了「集思广益」,也是为了体现行政三联制中「联系」的精神,以免闭门造车之诮。于各方意见收集整理再作一次最后修正后,才于同年十月提出省府会议决议公布。

  这项建设计划大纲是由三大部分组成的:建设之任务,建设之方针,建设实施之纲要。兹略述其概要如后:

  建设之任务

  建设之任务有三:一曰、开发资源,增进生产,以提高全省人民经济生活之水准;二曰、加强训政,推行自治,以提高全省人民政治生活之水准;三曰、普及教育,倡导学术,以提高全省人民文化生活之水准。

  建设之方针

  根据建设之任务,而拟定建设之方针。建设之任务有三,已如前述;建设之方针,也依经济、政治、文化三大部门,个别订定之。

  经济

  经济建设方针凡列十一目,举其尤要者:

  以民生主义为最高指导原则。即由发达国家资本、节制私人资本、平均地权,以求达到民生主义之目的;

  以临全大会及五中全会宣言为根据,确定经济建设之中心政策,为逐渐「实行统制经济,以调节物资之生产消费」,而树立「施行计划经济之基础」;

  采取农业与工业相互促进配合发展之政策;

  以发展机器工业为主,并扶植手工业之生产,以补机器工业之不足。

  余从略。

  政治

  政治建设方针凡列九目,举其尤要的:

  以民权主义为最高指导原则。即由实施训政,完成地方自治,开始宪政,以达到民权主义之目的;

  新县制为遵从总理遗教所制定之完密计划,故本省应以实施新县制为政治建设之中心工作;

  减租、严禁高利贷、取消苛杂,均为本党既定之政策,必须彻底执行,以解除人民痛苦;

  平均地权亦为本党既定之政策,应遵照土地法制定方案,切实施行;

  粮食关系民生最为重大,必须彻底做到粮食之管制。

  余从略。

  文化

  文化建设方针凡列六目,举其尤要者:

  文化建设之最高原则为心理建设。其目的在创造三民主义的文化教育,并按本省之实际需要,培植建设新湖北之人才;

  文化建设之范围为教育,编译、印刷、书店、报纸、图书馆、学术研究、艺术、体育及博物馆等,均须根据「三民主义抗战建国纲领」及本省实际需要,制定实施方案;

  实行计划教育。本省除国民教育原为义务教育外,凡中等以上学校,以采公费制度为原则。凡学生之就学、升学与就业,均由政府按实际需要及其本身之智能,统筹分配,加以管理。

  余从略。

  建设实施之纲要

  本纲要系依照前述之方针,将经济、政治、文化各部门,在第一期五年内之主要工作,予以规定。其中所列数字,系提示在本期内所应完成之标准,以为起草实施方案时之依据。(因项目繁多,此处不及备载,姑从略)

  此项计划之实施方案,因种种原因,并未拟定。但自三十一年度起,本省历年编制施政计划,除依照中央规定外,本计划大纲实为最基本之依据。惜因省级财政并入国家财政系统之后,编列预算大都以申算加成为原则,致使省方特定计划,难以完满推行。再至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三月,于役滇南,于省政不暇兼顾,三十三年(一九四四)省府改组后,更无过问之余地,则计划能不流于空谈者几希。言念及此,为之感喟无量!

  二、大武汉建设计划

  太平洋战争爆发,抗战最后胜利的曙光,显已日益接近。光复武汉的工作,第六战区和湖北省政府是责无旁贷的。当然第六战区所负的责任,仅以军事为限,大武汉的重建复兴责任,是湖北省政府的,我站在湖北省政府主席的地位,对于这一艰巨的任务,自不能不作一番未雨绸缪的考量。

  武汉位居中国本部之腹心,水、陆、空之交通,四通八达,为长江两岸十余省货物集散之枢纽,故商务繁盛,由来已久。又沿江、汉各省之物产,素极丰饶,轻重工业之主要原料,多能供应,尤以煤、铁、棉花,无论平时、战时均不虞匮乏,故武汉应是一个前途辉煌的工业都市。再就形势言,武汉外围山川险要,有其匹。幕阜、九宫诸山,横亘于大江之南,大别、桐柏诸山,屏列于大江之北,马当与三峡之险,古今称最,雄峙于大江东西,俨如前后门户,故武汉又为可攻可守之军事重镇。此外,更值得吾人注意的,即武汉在历史上有其永垂不朽的声誉,盖辛亥革命,实首义于武昌,此故轰动世界之一重大事件。要而言之,武汉地区无论就历史、地理言,就工业、商业言,都具有建设现代大都市的综合而突出的条件。总理在其所着《实业计划》中,更强调武汉为沟通大洋计划之顶水点,具备形成世界上最大都市之一的优越条件。这就更加强了我们以上的信念。因此从三十一年(一九四二)起,我就存有一个建设大武汉市的憧憬。后来不断的搜集资料、探讨问题,即使我到了远征军之后,对于大武汉市的建设计划,也经常与省中保持接触。三十三年元月,我由昆明回到重庆养病,我的省府同仁已然脱稿了「大武汉市建设计划草案」。这使我异常兴奋!可以说我们又为湖北做了一件较有意义的工作。

  这项计划草案共分两大部分:是政策部分,是规划部分。兹略举其条目如后:

  政策部分

  大武汉市之行政政策:

  以现行「直辖市组织法」为根本依据,推行市行政。

  大武汉市之经济政策:

  以转换商业的武汉成为工业的武汉为主旨。

  大武汉市之土地政策:

  以采用平均地权方法逐渐达成市地市有为主旨。

  大武汉市之公用事业政策:

  以市有市办为主旨。

  大武汉市之社会政策:

  以普遍就业为主旨,而以救济、保险等事业为之辅翼。

  大武汉市之劳动政策:

  以励行劳动保护政策为主旨,而以领导劳工运动辅助其不足。

  大武汉市之文化政策:

  在教育方面以有计划的推进发展为主旨;在一般文化事业方面,以能配合工业化之发展为原则。

  大武汉市之住宅政策:

  以配合人口之数量作有计划之建造、改良住宅为主旨。

  大武汉市之卫生政策:

  以能逐渐走向都市乡村化之理想为主旨;于消极卫生工作外,力求环境卫生之改进。

  规划部分

  大武汉市区范围之规定:

  东自白虎山起,通过左家岭、周湾,沿车塘湖、炭门湖、神塘湖西岸,经北塘口,过吴塘湖,至南塘街,沿后湖北岸,经檀树嘴、五里界,以抵纸坊。

  南自纸坊起,经仙人床、马鞍山、金口,渡江至大军山,经黄陵矶、大集厂,以抵蔡甸。

  西自蔡甸起,渡襄河至杨柳青,过西湖,经巨龙岗、北京嘴,过野猪湖、白水湖,由罗家湖东岸之方家坡,以达横店。

  北自横店起,经河口、鸡公庙,至北桥,沿武湖东岸,经大山、两台山、王冈嘴,沿樟松湖西岸,至龙口渡江,以抵大江南岸之白虎山。

  以上由东至西、由南至北,均长六十公里,故大武汉市之总面积,共计为三千六百平方公里。

  大武汉市区性质之划分:

  划分为商业区域、工业区域、行政区域、市门区域等。(市门区域者,于市区东面之龙口白虎山,东南角之北塘口,南方之纸坊,西南角之金口大军山,西南之蔡甸杨柳青,西北角之北京嘴,北方之横店,东北角之新桥,乃至其它交通要道,均应确定为「市门区域」,并作各种必要之建设。)

  大武汉市交通之布置:

  在道路交通方面为放射干路、电车路、地下铁道、环状路等之布置。

  在水路交通方面为轮渡、铁桥、运河、码头等之布置。

  在空中交通方面为陆上飞机场、水上飞机场、水陆空联运站等之布置。

  在电力交通方面为发电所、有线电、无线电等之布置。

  大武汉市之经济的及行政的建筑物:

  经济的建筑物:建造、修葺水力发电所、水电厂、造船厂,市银行与市合作金库、公益市场等。

  行政的建筑物:建造、修葺中央各公署(假定国都设此)、省府各公署、市府各公署等。

  大武汉市之文化的建筑物:

  建造、修葺托儿所、幼儿园、各级学校、博物馆、图书馆、编译馆、科学馆、剧场、戏院等。

  大武汉市之社会的及卫生的建筑物:

  社会的建筑物:建造、修葺社交堂、会堂、跑马场、野外运动场等。

  卫生的建筑物:建造、修葺公园、体育场、体育馆、球房、滑冰场、医院,及卫生院、通气草地、名胜古迹、风景区域、公共厕所等。

  大武汉市之上下水道与总管之建设:

  饮水供给之设备:包括自来水管之敷设、取水之装置、良水之供给等。

  雨水沟之建造:包括明沟之布置、暗沟之建造、暗沟与军事之配合等。

  泄秽系统之建设:包括大小便之承注、搬运、处分等。

  地下总管之设置:使可包藏下水道、自来水管、煤气管、电力线、电报线、电话线等。

  大武汉市之火葬场、公墓及屠宰场之建设:

  殡仪馆与火葬场之设置。

  取缔私墓,建立公墓。

  屠宰场之建筑。

  这是一个规模宏远的大都市建设计划。简言之,吾人之目的,在以「政策」实现三民主义之理想,复以「规划」树立百年大计之始基。我觉得有计划的建设一个大都市,总比任其自然发展要经济合理的多。譬如违章建筑与其事后取缔之徒滋纷扰,何如事先预定建筑标准之为愈?以此为例,可概其余。至于我们所拟的计划,究竟有多少价值,似可不必计较。能作为一种「拋砖引玉」的资料,也就是区区之本意了。

  三、年度计划

  编订年度计划,是每一年度开始之前的例行工作。在湖北,年度计划有两种:一种是全省性的,叫做「湖北省某某年度施政计划大纲」;一种是各县的,叫做「湖北省某某年度各县施政准则」。这两种计划的拟定,除依据「新湖北建设计划大纲」外,尚须注意下列原则:

  必须遵照中央国策:

  每年的省、县方案,均以中央颁布的﹁抗战建国纲领」、「战时三年建设计划」,以及各年度的国家建设方针为拟定的根据。

  必须根据设计原理:

  此外,并须注意于预算的配合与计划的整体性。

  必须确定中心工作:

  每年度规定总的中心工作,使各部门工作配合进行,以便集中力量,顺利推进。如三十年(一九四一)度规定为「教育年」,全省总的中心工作,是推行计划教育;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度规定为「生产年」,全省总的中心工作,是增加生产;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度规定为「农田水利年」,全省总的中心工作,是大量动员民力,从事农田水利,推行一保一井运动。

  必须切合实际环境:

  拟定计划必须顾及人力、财力之能否适当配合,始不致流于空洞。本省对于各县施政标准,除每年总中心工作必须举办外,其余仅列举项目,由各县就财力所及之限度下,斟酌施行,使其得有自由伸缩之余地。

  此外,我们还拟定过另外几种计划,因为关系比较次要,不再多述了。











|<< <<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