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一章 第三节 回省主政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
第一章 第三节 回省主政

  我自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起,即因兼职过多,屡次请求中央予以专任职务,免致多所偾事。但迄未获准。二十九年(一九四○)六月宜沙转进,寇入益深,且有进窥陪都门户之企图。委员长蒋公因为军事上的需要,才准我摆脱了中央方面所有一切的职务,到湖北来专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的军职。又因为立三先生急于求去,不可强留,中央因而决定,湖北省政也着我亲自兼理。

  二十九年九月一日是我亲自兼理省政的第一天,立三先生的交案,是八项未完成的工作。这种宝贵的移交,最值得吾人珍视,这可能还是地方行政上的创举。八项交案之目为:

  一、发扬革命精神,树立廉洁风气;

  二、健全各级民意机关,奠立民权主义基础;

  三、整饬保安团队,加强民众自卫实力;

  四、整顿教育,培养人才;

  五、救济难民,增加生产;

  六、整理交通,培植农林;

  七、实行合署办公,铲除科员政治之积弊;

  八、解决本府职员待遇问题。

  这八项交案,都能从大处着眼、高处落墨,极为难能可贵。我接任以后几年来的设施,虽然名目上容有不同,大致还都做的是交案未完的工作。只可惜前任未完的工作,在我任内也并没有完成多少。

  立三(严重)先生代主省政期间,省府人事曾经局部改组,到我接任之前一日,民政厅厅长由委员张难先兼任,财政厅厅长由委员赵志垚兼任,建设厅厅长由委员林逸圣兼任,教育厅厅长由委员张伯谨兼任,秘书长由委员黄仲恂兼任。我接任后,除民政厅厅长改请任命委员朱怀冰兼任,秘书长改请任命委员刘千俊兼任外,其余均一律未动。原任不兼厅委员石瑛、卫挺生辞职,于三十年(一九四一)初改请任命罗贡华、刘叔模继任。原任不兼厅委员朱代杰,仍留任。直到我辞卸主席职务之时止,除建设厅厅长曾改派朱一成、谭岳泉先后接充,又秘书长曾一度由许莹涟充任外,其余均无变动。

  自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七七省府改组之时起,本省地区已有沦于战地者。到我复职主政之日,全省七十一县、市,愈益残破。统计完全能行使政权者,仅余三十一县;县城无恙,部分沦陷者四县;县城沦陷,县长迁地办公尚能行使政权者二十九县:敌伪盘踞,不易行使政权者六县;敌伪盘踞,完全不能行使政权者一市。以上能行使政权地区,均极贫瘠,沦陷者则均为财富之区。在这种情形之下推行省政,其难可知。抑尤有进者,即本省以行政专员区来划分,凡分八区:第二、三、五、八等四区,隶五战区;第一区隶九战区;第四、六、七等三区隶六战区。换言之,就是能由本省府完全有效推行省政者,仅四、六、七等三个专员区所属各县而已;其余五区,在行政系统上名为统一于省,实际上却要多方迁就当地军事长官的意旨。专员、县长夹在省府与战区之间,能够敷衍肆应,已属不易,谈到认真施政,实在戛戛其难。那么这样的一个省,可谓支离破碎已极,主持这样一个省的省政,劳怨虽不敢辞,而欲求着有绩效,亦委实不大容易。

  为了第五战区的军粮和游击队问题,确实费了不少心血,因为求取五战区的合作,才尽量压抑自己,付出这么多的代价。在此支离破碎的行政局面之下,若干地方虽不无为虎傅翼之处,而为抗战大局着想,也不能不委曲求全。(详情容后再说)

  抗战八年,在内政方面,最重大的问题,除去派系合作外,恐怕就要算物价问题了。物价问题本是一个经济问题,但因为中国的社会组织、国民道德种种方面,都不够健全,再遭逢这样一个空前未有的大规模的对外战争,致使物价问题加入了人为的成分,其严重性乃竟超越经济成分而上之。从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开始,政府为了稳定物价,即逐渐注意筹维,以免影响民生。殊不料愈求稳定,物价反愈如脱羁之马,越发不可收拾。倾覆之祸,随时都有发生的可能。

  我既负有一省行政的责任,对于物价泛滥的洪流,自不能不加以正视和警惕,乃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试行民生主义经济政策,以期有效的管理物价。这种政策(容后详述)似属创举,实则不过有计划的奉行中央政令,并贯通之以主义精神罢了。又因为省府改组之始,武汉即成为战区难民逃亡的尾闾。本省各陷区学生集武汉者,即达一万数千人之众。我身为一省主席,自然不能不闻不问,于是而有成立联合中学之决定。联合中学成立了,势不能不顾到无家可归的青年们的费用问题,于是逐渐产生了公费制度。以往教育的无政府状态,使「学」与「用」成为各不相干之二事,识者病之已久。公费制度既已成立,打破教育的无政府状态,已有水到渠成之势,于是乃又有计划教育的提出。计划教育云者,因利乘便以实现总理、总裁之教育思想而已,下文当再叙述,可以证明这一套适应事实所必需的办法,既不是我的杜撰,也不是我的发明。那里想到,就因为这几件事,引起了许多的嫉视和构陷。竟有人在中央宣称:中国有三个政府,一个在重庆;一个在延安;一个在湖北。这话相当恶毒,幸而我所做的、所说的、所写的,无一事、一句、一字无来历、无根据,幸而当时委员长蒋公不为流言所动,才给我们多少做点事的机会。

  有一次在中央大会席上,因为湖北物价稳定,我奉指定作一次报告。我报告之后,作一简单结论,我说:要实行总理的主义,任何一地都可以行得通,并为人民所欢迎,问题只在肯做不肯做。而在做的时候,高级人员必先有自我牺牲精神才行。如欲管制物价,订定限制办法,人民要接受,高级人员更要接受,哪还有做不通的道理。我说话无意中开罪许多人,往往类此。招致谗谤,也可以说是自己修养不够,咎有应得。

  三十年(一九四一)底,委员长电召我赴渝,洽商要公。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元月二日即动身前往。这一次在渝住了将近一个月。临离渝之前,委员长面谕:对于鄂省主席职务,要随时准备移交。原来委员长又有意要我做军政部部长。我当时感慨甚多。因为我在中央任职,前后也有两年以上,非但无补时艰,而且还常常增加委员长的麻烦。自己的能力不够、修养太差,实在不适合在人事环境复杂的中央工作。此次被命外任,才经一年有余,方自庆得所,不意又将召回,心中不无感触。但分属军人,服从是第一天职,回施后,只好待命移交。三十一年过了大半,仍无动静,曾于十月四日,呈请解除省主席兼职,乃又未蒙批准。好在待命期间,省政均照常进行,未受任何影响。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二月再度奉召赴渝,商远征军负责人选问题。奉委员长面谕:史迪威将军请求我去担任司令长官,并为分析史迪威的个性,与其它将领不易合作,似乎非我去不可。我既以身许国,当然只有听命。不过六战区和省政府的事怎么办?中枢因为改组不易,还是让我兼领,而以副司令长官孙连仲代理六战区司令长官,以民政厅厅长朱怀冰代理湖北省政府主席。这一安排,使我的兼职差不多又恢复了二十九年(一九四○)九月一日以前的情况。身在云南,而遥领湖北省政府的主席,职责之难免怠荒,自属意料中事。

  是年五月,因为鄂西会战关系,曾经一度回省,前后历时两个多月(三十二年五月十七日至三十二年七月二十日)。本想辞卸远征军职务,仍旧回来经营我们贫瘠破碎的湖北省,中央不准,也就只好作罢。

  我是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七月二十日离施飞渝的,此后辗转西南、西北各地,劳人草草,竟未能再返施南一次。直到三十三年(一九四四)七月省政交卸,也还是省府同仁代办的。

  我的继任人是王东原先生,命令是三十三年七月十八日发表的。王先生和我相知有素,我在任内的诸般设施,原则上他无不赞同,这是使我最感快慰的一件事。我对于湖北各界的告别书,也曾提到这点。兹录原书于后:

  全省各级公务员同仁,各校教职员、学生诸君,暨全省父兄昆季公鉴:诚自去年夏季鄂西战役结束,与诸同仁阔别后,忽忽已届一年。计此一年中,初则于役滇西,兼筹远征军事;继则眠食失调,养陪都,对于省政,多所旷废,每一念及,辄不胜其内疚。本年五月初旬,豫省战事转剧,诚尚在病假期中,仓卒奉命,扶病北行,两、三月来未遑宁处。诚固不敢自惜其身,而对于鄂事之未克尽我职责,弥增系念与惭愧。今者中央对于本省政府,幸已决定改组,继任得人,省政免致虚悬,私衷深为欣慰。

  兹敬以二义为诸同仁告:

  其一、回忆诚承乏本省省政之初,即以建设三民主义的新湖北为职志,良以三民主义为吾人建省、建国之大经、大法,亦即本党领导革命之最高目的。惟三民主义绝非徒托宣言决议所可得而实现,必须使三民主义之精神,透过政府形成政策与制度,然后三民主义始能成为具体可行之方案。因此本省于建设之始,即根据总理主义与总裁主张,确定民生主义经济与计划教育二大政策,努力求其实现。民生主义经济政策系遵照总理民生主义之原则,以求国计民生问题之获得圆满解决,其方法即绝对不以营利为目的,而以配合国民经济为主旨,使其自生产以至分配,均作有计划之管理,俾合乎社会化之归趋。至计划教育之实施,则以国民教育机会均等及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为主旨,使一般儿童与青年,均得按其年龄入学,无论家境贫富,咸有受国家公费教育之机会,同时并按其智能、成绩及志愿分别升学与分派工作,使一般青年,无论门阀高低,一律有为国家服务之技能与机会,根本铲除社会不平之现象与阶级斗争之祸害。其它如严惩贪污、厉行禁政、倡导正义、裁抑豪强诸端,亦无一不以三民主义及本党政策为依归。今后本省政府继任人选,均为本党忠实之同志,则凡属本乎本党主义及政策之措施,新任必能继续推行,贯彻不堕,此可为诸同仁告者一也。

  其二、一般政治措施,通常不能全无缺点或流弊,尤以各级之执行过程为然,其要点所在,系乎在上者能有所知及知而能改。今后如果发现缺点,至希辅助新任,无分彼此,予以建议,使各项措施,益臻圆满,以蕲合乎理想,此可为诸同仁告者二也。

  总之,诚对于我三民主义新湖北之建设,自审具有热忱及信心,惟以德薄能鲜,兼之牵于军务,致未克竟其端绪,深用愧憾!所幸接替有人,至盼诸同仁本上述二义,竭诚辅助,使政策推行不懈、建设底于有成,则诚之罪戾庶可减轻,今虽去鄂,与有荣焉。时方多难,宏济日长,特布区区,不尽缕缕。

  我回省主政经过,大略有如上述。至各种设施情形,将于以下各章分述之。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