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七章 第二节 胜利的反省

|<<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 >>|
第七章 第二节 胜利的反省

  「抗战」是抗日战争的简称。从「抗战」这两个字,已不难体味出这一次战争的沉痛气息。卢沟桥事变发生后第十天,即二十六年(一九三七)七月十七日,委员长即曾向中外宣告:「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但我们的态度祗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必不得已的办法。」这几句话意义至为重大,它不但说明了日本之穷兵黩武,好战成性;而且也说明了中国之忍痛牺牲,实在是被逼到无路可走的行动。

  这种迫不得已的战争,老实说,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能说确有牺牲的决心,并没有致胜的把握。

  不过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后,就已成为列强争逐的目标,经美国宣布对华「门户开放政策」之后,中国已不容为任何一国所独占,日本必欲鲸吞中国,即必将引起国际间的干涉,这一必然的趋势,我们认识得最清楚。单独抗日战争,我们纵然没有致胜的把握,但当这一战争成为世界战争的一部分时,那我们就不一定没有最后胜利的把握。

  基于此一认识,我们乃有持久消耗最高战略之策定。这种战略无疑的是十分正确的。在这种战略指导之下,敌人无法实现其速战速决的美梦,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才攻下我们的武汉,从此北自蒙古,南迄广东,便都成了广大无边的战场。敌人虽然穷凶极恶,无奈兵力不敷分配,于是在这片广大的战场上,除了移东补西的到处窜扰外,再也找不到决胜的机会,因之百万大军进退失据,便一齐陷入战争的泥淖。敌人处此窘境,更无他法可想,才冒险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以图侥幸于万一。至此中国「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持久战略目标,乃告达成,孤军奋战的形势,一变而为得道多助的形势,抗战必胜的希望,遂不再是一种空想。

  不过胜利的希望愈多,抗战的艰苦愈甚,全国军民,除少数认贼作父的败类外,大都忍得饥,耐得寒,不顾一切生活的熬煎,屹立于抗战阵营之中,不稍动摇,这也是争取胜利的一种伟大力量。

  当然我们的最高统帅,是一切抗战力量的源泉;因有他的坚定,才有大家的坚定;因有他的不屈不挠,才有大家的不屈不挠;因有他的英明的领导,才使大家不致误入歧途。在抗战一开始的时候,他即声言「不容许我们中途妥协」,这一睿智的认定,实在是抗战成败的最大关键。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前夕,国际间还有安排中日妥协的酝酿,要不是他坚强的提出抗议,太平洋战争仍可不致发生,中国也仍有被牺牲的可能。九一八事变以后,国人皆曰战,但他主张先安内后攘外;七七事变以后,妥协的试探,时有所闻,但他坚决的主张牺牲到底。这一种择善固执、不为游言浮议所动的精神,才真是争取胜利的保证;否则所谓持久战也者,又将从何谈起。

  不错,我们如说日本是被我们给打垮了的,不如说日本是被拖垮的,以一个工业落后、装备窳败的国家,和一个世界第一等强国作战,前后历时八年之久,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也不失为是一大奇迹。

  何况在中国战场上,我们始终拖着一百几十万敌军,使它不能移转别用呢?

  何况在中国战场上,敌军伤亡近三百万,也消耗了它的战力甚钜呢?

  何况经过八年的抗战,敌国财政的枯竭、物资的消耗、人民生活的痛苦,都已到了难以挽救的地步呢?

  所以抗战的最后胜利,中国亦自有其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不可掠人之功,以为己功,但亦不必妄自菲薄,认为这是因人成事的胜利,是一种侥幸的收获。

  八年抗战的历史,可以说是用血和泪写成的,国家和人民损失牺牲之大,为亘古所未有。我们所以甘愿担承这样钜大的损失和牺牲,不完全是因为不能忍受日本的侵陵,而是有积极的目的在的。这目的就是国民革命的目的,也就是要建立一个三民主义的新中国。北伐完成,剿共胜利,各地反动势力次第平息,建国的机运已经成熟,尤其是委员长的威望,如日中天,建国的大业,在他的领导之下,大有如水就下之势。这是日本所不能容忍的。日本处心积虑灭亡中国,多年于兹,最利于中国的愚弱分裂,最不利于中国的建设统一,今见中国的建国工作,已如箭在弦上,这才发动了征服全中国的战争。可见中国之起而应战,是为了建国大业之遭受破坏,并不是为了不忍一朝之忿。换言之,我们八年抗战的目的,是为了建国,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胜利。

  假如胜利止于胜利,并与建国无干,则这种胜利可谓毫无意义之可言。

  不幸抗战胜利之日,就是共党全面叛乱之时,不但建国的目的,尽付东流,而且仅仅不到四年的时间,整个大陆竟也完全变了色,此真千古未有之奇变,言之可为痛心。

  我在前一章中,曾说到俄帝东北受降,造成共党强大的基础,但在抗战的旗帜之下,共党实早已坐大。抗战初起的时候,共党残余的兵力,不过两万多人,盘据的地区,不过二十一个县。但到抗战末期,共党自承已有军队九十余万人、民团二百余万人,盘据的地区,已散布到十九个省分。所以共党是抗战养大了的,又经俄帝在东北的扶植,等于为虎傅翼,更加强了它噬人的本领罢了。

  如此说来,八年抗战的结果,我们一无所获,只给共党造成了叛国的机会。此一无可讳饰的史实,如果就任其发展下去,我们不但无以对数百万因抗战而死伤的军民,也将无法向后世子孙交代。















|<< <<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