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六章 第二节 复员与接收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
第六章 第二节 复员与接收

  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十一月二十日,中枢召开中央临时常会及国防最高委员会,决议调整中央党政军机关人事,以加强行政效率,增进抗战力量。我于此时奉命为军政部部长,十二月一日到任视事,胜利到来之日,我正在军政部部长任内,于是复员与接收工作,有很大一部分就落在我的身上。最重大的复员工作,无过于整编部队者。战时所需用的兵力,与平时所应保有的兵力,其间差别甚大。所以军事复员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战时的庞大兵力,缩减而为平时应有的兵力,于是而有整编部队之举。

  依三十三年之统计,全国兵力计有一百二十个军、三百五十四个师、三十一个旅、一百一十二个团、十五个营,这个数字可谓庞大得惊人。在日本投降之前,我们即已着手整编,胜利到来之后,当然更加紧工作。截至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底止,初步整编计划完成。整编后兵力计为八十九个军、两个骑兵军、二百五十三个步兵师,计裁减三十四个军、一百一十个师、二十一个旅、八十三个团、十个营(所余之旅团营均编入步兵师)。至三十五年(一九四六),经军事三人小组决定整编国军及统编共军为国军之基本方案后,国军即分期实施整编:第一期为十二个月,将所有部队编为三十六个军、一百零八个师(内含共军六个军十八个师);第二期再缩编为二十个军、六十个师(内含共军一十个师),特种部队保留为编成后全国陆军总额百分之十五。照此方案第一期分两个步骤实施,第一步骤先缩减三分之一,分三期实行,每期两个月,第一期为陇海沿线及西北部队(新疆除外),第二期为长江流域及其以南部队,第三期为东北、华北及新疆部队。实施以来,除东北、华北及新疆部队因任务关系未能依期整编外,计第一期整编二十七个军、六十七个师;第二期二十九个军、八十个师,均已先后整编完成。此后因共党叛乱范围扩大,整编工作,遂告停顿。

  随着部队整编而来的问题,就是编余官兵的如何安置。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二月一日,专为解决这个问题,成立了一个「行政院复员官兵安置计划委员会」,以策进行。主任委员由行政院长兼任,三个副主任委员由内政部长、国防部长及国防部参谋总长兼任,委员十一人由有关部会次长及国防部人员兼任,我是当时三个副主任委员之一,负实际规划的责任。原预定复员官兵约为二百零六万人,不幸共党叛乱,整编工作既中途停止,复员计划,亦只能部分实施。计复员士兵,除年轻体壮拨补部队者外,其退伍还乡者约四万人。编余军官佐一九二、七五六人,连同收容之无职军官共为二七四、八一八人,此项复员军官佐,先后设置三十五个军官总队大队收容集训。因其人数超过预定复员军官数字,而转业训练之筹办,又极费周章,直至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底始将此大批复员军官初步安置完毕。计转业者五二、八一二人,留用及深造者八六、三八九人,退除役职者一一五、五一五人。但实施之际,因赤祸猖獗,极难圆满进行。尤其是积极性的转业安置,不能不变为消极性的就业安插,与预定计划,相去甚远。我当时提出过兵工筑路计划,由绥远至新疆,构筑绥新铁路,延伸陇海路至天水兰州新疆,由天水经成都至昆明构筑甘川滇铁路,由西安经重庆、贵阳至柳州,构筑陕川黔桂铁路,则边疆、内地打成一片,经济、国防得以兼筹并顾。如此计划得行,不但编余官兵之安置,毫无问题,且可使东北年产三百七十万吨之铁,获得销路,维持生产,这实在是一个颇合国父兵工政策遗教的理想,但在赤祸滔天之下,也只成为一种幻想而已。

  以上所说部队之整编复员,均指正规部队而言,正规部队以外,还有战时特别成立的游击挺进等非正规部队,一般说起来,纪律都比正规部队坏,战力也很差池,对于这些部队的处理,关系也很重要。据胜利之初的调查,此项部队计有纵队一六○个单位,支队三十八个单位,大队五个单位,共二○三个单位,官兵总数约为七十二万人。处理办法规定有三个原则:

  一、属于地方团队者,仍归还地方政府妥为分别安置;

  二、不属于地方团队者,一律逐次编并于军师内而撤销之;

  三、所有编余之官佐,一律收训,统筹安置。

  本以上原则处理结果,除大部均拨补正规部队外,其余改编为十八个保安团、二十二个补充团、四个监护团,共约十万人。

  还有收编伪军,也是复员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以溥仪为首的伪满洲国、以汪精卫为首的伪国民政府,都设有名目繁多的伪军,诸如建国、绥靖、皇协、和平建国、人民自卫、兴亚、剿共等皆是。此外还有察、绥方面的伪蒙古军、绥西联军等,总计五十一个单位,共约六十余万人。

  处理伪军的办法,陆军总司令部主张遣散留用均可。在军事委员会联合业务会议中,对此曾有过一次热烈的讨论,大概的情形是这样:

  军令部刘次长意见:

  一、何兼总司令所订之办法有欠彻底,第一有给与而不足用,第二名义似给与又未真正给与,将招致伪军之惶惑疑惧,恐为奸党所乘所用;

  二、处理伪军似应把握三大原则:

  根本原则,一律编遣,目前安其心理之一切办法,均属临时与过渡性质;

  为备将来政府明令编遣,仍不失信用起见,给名义一层,目前全由何兼总司令及战区给与,中央不直接办理;

  既经给与名义,则发伙食不发薪饷之办法,似不合理,仍须核实发给给与。

  军令部张厅长意见:

  一、伪军应一律遣散,本人所知,伪军不但不能帮助各战区维持交通,且须派队予以监视;

  二、不必顾虑彼辈变为奸党,腐化分子即奸党亦未必乐用;

  三、国家抗战军官,尚在编余,而伪军新近发表总司令及军长者多人,精神影响,至为不良。

  铨叙厅钱厅长意见:

  一、就人事立场言,收用伪军军官,于情、于法、于理,均有未合。汪伪组织所造之军官学生及派往日本之士官生,有知识而无灵魂,岂能谓为择优录用?

  二、抗战编余军官,尚难圆满安置,何能安插伪军军官?陆军总部所定收容办法,似可废除,仍应一律遣散。

  伪军应一律遣散,实为当时正义所归及众议咸同之主张,那时我以军政部部长立场,自然也主张遣散。当日本宣布投降之初期,伪军多以保持身家性命为已足,若能及时遣散并不困难,其后恐惧心理已去,反多奢望,遣散倒成了问题。后来军政部为顾及已成事实,规定处理伪军办法:以全部编遣为原则,但因事实需要,得酌采过渡办法。

  实施结果,在长江以南第三、六、七、九各战区及二、三、四各方面军范围内,共有伪军约二十万人。因秩序大体底定,均依照原则一律编遣。在长江以北第二、五、十一、十二等战区,约有伪军四十二万三千余人,除已编遣二十万人外,其余均未及编遣,而赤祸已炽。又东北方面亦保留有一万五千余人未编遣。至对于伪军军官,则分「甘心附逆」、「投机两可」、「被迫胁从」、「奉派策反」四种,予以应得之奖惩。

  戡乱失败,有人谓编遣伪军也是一个原因,因而归罪于我,其实此事之处理经过,有如上述,我个人对此问题,不愿多所申辩。

  以下再谈接收。

  在国境之内,对侵略敌人抗战历时八年之久,在中国历史上是很少见的。经过长期抗战,终于获得最后胜利,则更是史无前例之事。

  胜利之突然降临,我们应如何接收这胜利的果实?成为当时最大的一个难题。

  大体说起来,接收是分党、政、军三个方面进行的,因为事先一无准备,临时又调度失宜,再加上用人的失当,所以接收接得一塌糊涂。其甚焉者,接收变成了「劫搜」,只弄得天怒人怨,为中外所不齿。

  办理接收人员事权之混杂,职责之不分明,是我们办事颟顸最大的明证。我记得为了保护泰国的华侨,就有军委会、军统局、海外部、三青团、第四战区、广东省政府六个单位,均曾派人前往。大家言行互异,步调各殊,简直不像是一个政府派去的人员。至于物资接收过来,不知利用,却无形加以冻结;工厂接收过来,不能开工,却造成严重失业现象,加以通货泛滥,金融紊乱,以上海一隅而论,接收不及三月,而物价波动之剧烈,有过于重庆之八年。全国骚动情形,可想而知。

  因为接收接得太不象话,以致当时街头巷尾流传有「人心思汉」(汉谓汉奸)、「收复失地,丧尽人心」等语。可怜八年浴血抗战的结果,最后却带来了一场「胜利灾难」。

  这些话听来当然使人扫兴,然而却不能不承认这是眼睁睁的事实。反共复国的战争最后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能鉴于「前车之覆」,然后才有希望免于覆辙重蹈,这是我说这些不入耳之言的用意所在。

  全部接收实况我不大清楚,以下我只单独说一说军事方面的接收。

  军事方面的接收,可按接受失地、接受物资两个部门分述:

  日本投降的前夕,中国重要的大城市,可以说十分之九都在敌伪的盘据之下,交通线亦然。我们要接收失地,必须派遣得力部队进驻若干特别重要的战略据点,始能达成任务。而派遣部队就是极难措办的一项工作。因为近距离的部队派遣,还可以步行前进,至于远距离的派遣,就非要大量的交通工具不可了。

  长江以北的铁路,共党到处破坏,胜利后就没有一条全线通车的铁路。公路交通情形,也是如此。我们接收北方城市,简直不能利用铁路和公路,那么就只好倚赖海运和空运了。海运需要船舰,空运需要飞机,这两种运输工具,我们虽都有一点,但以供还都之用,犹感捉襟见肘,运送军队根本无此可能,这时幸亏美军帮助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日本甫经投降,我们就商请美方协运军队,旋即获得协议如下:

  空运三个军:

  新六军由芷江运南京,预定十月十日运完。

  九十四军由柳州运上海,预定十月十日运完。

  九十四军由上海运天津,预定十一月五日运完。

  九十二军由汉口运北平,预定十一月五日运完。

  海运五个军:

  十三军由九龙运大连,预定十月二十三日运完。(此项计划因俄方阻挠,我军改于十月底在秦皇岛登陆)

  七十军由宁波运基隆,预定十一月二日运完。

  六十二军由潮州运高雄,预定十一月十五日运完。

  五十二军由海丰运大连,预定十二月十五日运完。(此项计划亦因俄方阻挠,改途北上)

  第八军由九龙运青岛,预定十二月三十日运完。

  此外美方还赠送我们六艘自由轮,杜聿明的部队开赴天津,就是这六艘自由轮运送的。

  在长江以南的部队,并不需要防寒服装,北上接收,已届冬令,服装问题,因而发生,这又幸亏美方拨给我们二十几万套防寒服装,得救一时燃眉之急。美方在华人员,胜利后回国心切,帮助我们海运、空运,不能不规定时限,原定十二月一日停止空运,十一月十二日停止海运,后经多方交涉,始得酌予延长。

  由美方替我们运送这八个军,先控制着几个最重要的城市,然后再逐渐展布,陆续加强各方兵力,才奠定下绥靖时期的国军基础。否则敌人已经投降,还要让他们长期替我们负守土之责,那还成什么话?

  其次说到接收物资。应分敌伪物资与美军物资两大部分。

  接收敌伪物资,除由陆军总司令部赋予各受降部队直接办理外,军政部为统一接收并利用起见,复划分敌伪占领区为十个接收区,即京沪区、武汉区、平津区、胶济区、越南区、广州区、开封区、香港区、台湾区、东北区,分负统一接收之责,并订有原则三项:

  一、统一收缴事权,以防止弊窦,减少损失;

  二、规定接收范围,凡非军用物资,不予接收;

  三、妥筹利用,以节省国库开支,增加效力。

  各区各设一特派员,组织特派员办公处,主持其事。各特派员办公处,除东北区情形特殊外,其余九区均于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四月底以前,先后结束裁撤。为确实查考各地接收武装物资,俾便统一运用起见,于三十五年一月底将原接收区划分为六个验收区域(越南收缴物资并入广州区),设置三个验收委员会,由部会指派高级将领为主任委员,各主管业务单位派遣必要人员编成之,分两期分区验收,以期核实。

  收缴物资范围,凡日军所有作战使用之武器、弹药、装具、器材、车船、骡马及兵站、仓库、医院、随军修械厂所等,一切军用物资、文书、图籍以及日军整备作战之固定军事机关、学校、工厂、仓库、医院、兵营、场站、码头、要塞、工事等之建筑及其所存之机械,武器、弹药、器材、车辆、船舶、马匹、粮服、装具设备、文件、图籍等项,均视为收缴范围。其种类之繁多,数量之庞大,无法备述,择要言之:

  一、属于轻兵器之各种枪类:八十三万七千余枝。

  二、属于重兵器之各种炮类:一万二千余门。

  三、各式通信机:四万一千余部。

  四、各种车辆:三万二千余辆。(内有战车四百余辆)

  五、各种船舶:约一千只。(约一万二千吨)

  六、冬衣裤:九百余万件又千余捆。

  七、夏衣裤:四千三百余万件又二千余捆。

  八、其它军衣、外套、雨衣等两百余万件。

  九、各种粮食干粮等一亿余公斤。

  十、各种工厂:交通通信类二十单位,

  兵工类十四单位,

  被服粮秣类五十七单位,

  卫生及兽医器材类十四单位。

  十一、飞机:一千余架。(可用者约三百架)

  十二、马骡:约二十一万余匹,除老弱不堪军役及损伤外,堪用者约十万匹。

  这样大量的物资,突如其来的交给我们接收、保管并分发利用,实在是一件破天荒的事。军政部对于这件事的处理,虽然极尽小心谨慎之能事,但依然免不了出毛病。不过经查明确有舞弊情事的人员,即绝不宽贷。计先后判处死刑者十一人,判处各级徒刑者数十人,以谢国人。

  接收美军物资,也是一件极吃力的工作。美军物资来源,可分六大类,即:

  一、阿尔发部队装备物资。(Chinese Army Program C.A.P.)

  二、C.A.P.以外之租借法案物资。

  三、美军剩余物资。

  四、加拿大援华物资。

  五、英镑借款物资。

  六、美万国贸易公司输华物资。

  前三类系由我方向美方价购,后三类则否。这些物资奉令由军政部统一接管。当以时间匆促,指定昆明陆军总司令部后勤部就近先行接收。嗣以物资种类繁多,数量钜大,美军仓卒撤离,未及一一点交,且各种新式军械器材等,须有专门人才,装置整理,始能应用,故为慎重起见,复经拟订美资接管办法,由本部各署司调派专门人员,组织接管美方物资特派员办公处,派员分赴各地,实行清点,以期获得详确之接收数字,俾作统筹运用之依据。自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一月开始,至同年五月中旬工作完成,兹将各类物资数量及分配使用情形略述如后:

  一、军械弹药:各种枪二十三万九千余枝、各种炮一千余门、各种炮弹三百余万发、各种枪弹一亿四千二百余万发,约计军械共为一千三百余吨、弹药共为二万六千四百余吨,均陆续配发各部队使用。

  二、通信器材:各种有线无线电报、电话机两万余部,约计共达三千九百余吨。

  三、工程器材:

  重工兵机械筑路部分约三千九百余吨,其在云南地区者,装备十八个工兵团,其在贵阳、芷江、柳州地区者,装备十九个工兵团。我国工兵无使用此项机械之经验,由昆明后勤部特设筑路机械训练班,分期抽调各工兵团干部先施以必要训练,以便接收使用。

  渡河器材部分约六百九十余吨,除在云南省者以一部装备工兵十五团外,其余均装备工兵第二团。一部分重架桥材料,则移交交通部使用。

  测量器材部分约六十吨,留备测量地形之用。

  电气器材部分约三百余吨,留备装配照明之用。

  水工器材部分约百余吨,包括水电厂五所:在贵阳者三所、在芷江者一所,均拨交贵州省政府应用;在柳州者一所,拨交广西省政府应用。

  一般工兵器材部分约九百吨,除按编制装备工兵第二、十五、十八、十九团外,余存库备用。

  建筑材料部分约三千二百余吨,分别拨交云南铁路管理处及黔、桂两省府使用。

  以上七类工程器材共约一万余吨。

  四、卫生器材:各种药品、敷料、各式医疗器材、医院及野战用具,医笈及药囊等共约一千五百余吨,除存昆筑之盘尼西林,提早配发各地公立医院应用,以免失效外,其余均配发各部队。

  五、交辎器材:各种车辆一万五千余部,分别装配十五个辎汽兵团,另四个战车营及阿尔发部队每军部卡车五部、吉甫车一部;汽油及附属油四百六十余万加仑,清点时缺少极钜,原因甚为复杂,有因油管渗漏者,有因监护不周被人窃去者,有因油池底层储水量多寡不等难于精确估计者。此项油料即用于输运美资,全部用尽;配件五千九百余吨,经常配发各汽车部队及各级修理厂使用;修理工厂二十二所,均经调整仍在原地工作。

  以上器材共计二万九千八百余吨。

  六、服装:包括哔叽呢军衣裤、卡其布军衣裤、各式大衣、蚊帐、特种服装等,共约五千四百余吨,均经配发各机关部队学校应用。

  七、给养:各种罐头、口粮、维他命丸等约六千二百余吨,均经陆续配发各部队。

  八、其它:包括打字机、纸张、文具、娱乐器具等约四百余吨,均经配发各军事机关。

  以上各类物资共计九万余吨,原分布于昆明、沾益、开远、云南驿、保山、陆良、罗平、贵阳、芷江、柳州、南宁、百色等地,经接收清点后,先集中移运昆、沾、筑、柳、芷、穗等地保管,然后再统筹运用,一般经过情形,大致尚称良好。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