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六章 第一节 受 降

|<< <<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 >>|
第六章 第一节 受 降

  日本为一海国,海军是日本国防的命脉,而海军须赖空军为之掩护,始能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故日本要保持国土的安全,既须操有制海权,尤须操有制空权。

  为了解决「中国事件」,日阀竟疯狂的偷袭美海军基地珍珠港,从此触发了太平洋战争。美、日国力之不敌,是世人皆知的事情,日阀此举,可谓不度德、不量力到了极点,终致惹火烧身,自食其果。

  一九四二年六月,中途岛之役,美机炸沉日本航空母舰四艘,此为日本丧失海权的开始。至一九四四年九月,菲律宾海战大败后,日海军实力,几已消耗殆尽,不复有制海权之可言。在这以前三个月,美军先已攻占了塞班岛,该岛距东京仅一千五百多英里,在美空军空中堡垒有效轰炸半径以内。自这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起,美空军即以该岛为基地,开始大规模轰炸日本各城市。一夜的轰炸,常能把日本一个月生产的高射炮弹,消耗净尽,而美机则损失甚微。日本空军无论就性能、就数量言,均远在美空军之下。他们为挽救海空双方已成之颓势,自一九四四年十月起,开始有自杀飞机之组织,属于海军方面的,称之为「神风队」,属于陆军方面的,称之为「特攻队」,驾驶员以身机俱殉为攻击美海军之手段,虽然也收到一些战果,究竟是穷途末路的打算,终归无济于事。到了一九四五年七月,日本领空已完全为美军所掌握,美机进袭之前,可以先宣布轰炸的时间和地点,使日本人民得所趋避。至此日本制海权与制空权,均已不复存在。

  不必等到原子弹的投下,日本处此境地,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是投降,就是等候毁灭。

  是年七月二十六日,中、美、英三国领袖,在波茨坦发表宣言,对日本提出最后通牒,促其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仍拟要求更宽厚之和平条件,盟方予以拒绝。八月六日及九日,美军先后以原子弹投落广岛及长崎,日本举国震悚,八月十日,日政府请降书已托瑞士转达盟方,表示愿意接受波茨坦宣言之各项规定,十四日正式无条件投降,于是太平洋战争遂告胜利结束,中国八年抗战亦随之获得最后胜利。

  日本宣布投降后,我军按照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所划分之受降区规定,中国战区受降范围,应为中华民国(东北除外,归苏俄受降)、台湾及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日军投降代表为日军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其所辖投降兵力计有:

  华北方面军:三二六、二四四人。

  华中第六方面军:二九○、三六七人。

  京沪地区第六、十三军:三三○、三九七人。

  广东第二十三军:一三七、三八六人。

  台湾第十方面军:一六九、○三一人。

  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地区第三十八军:二九、八一五人。

  以上各地区,总共敌军投降之兵力,为一百二十八万三千二百四十人。

  我最高统帅于八月十五日,指示冈村宁次六项投降原则,着其派代表至玉山(后改芷江)接受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冈村宁次接受指示后,于八月二十一日派今井武夫、桥岛等一行八人,飞抵芷江洽降。八月二十七日,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冷欣率同工作人员,由芷江飞抵南京,设立前进指挥所,着手办理日本投降诸事。九月八日,我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一级上将,由芷江飞往南京。九月九日上午九时,何总司令代表最高统帅在南京主持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历时二十分钟,典礼告成。

  我最高统帅为使敌人武装迅速解除,划分全国及台湾为十六个受降区,分别派定受降主官,并划分接收地区如下表:

  受降缴械工作,自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九月上旬开始,大部均于同年十二月底内完成。其中一部分因受共军及交通阻扰,延至三十五年二月,亦全部完成。

  共军阻扰受降经过,在从军回忆剿共部分中,将有较详报导。共军就借着这个题目,全面叛乱起来。所幸冈村宁次尚能贯彻我最高统帅命令,拒绝共军一切无理要求,因之华北许多重要城市,政府始得顺利接收。

  受降中使我们受到无法补偿损失的,就是俄帝在我国东北的扶植共军和劫掠物资。俄帝于三十四年八月八日,始对日宣战,仅隔六天日本即已无条件投降。故俄军侵入我东北,如入无人之境,很快的就占领了我东北及热、察等省各重要城市。进入察境的俄军,在张北与共军会合后,就掩护共军进入了张家口;进入热境的俄军,又掩护共军一部窜入热境,一部经赤峰窜入东北。张家口日军囤积物资极多,均为共军所据有。俄军在东北掳获日本战俘五十九万四千名、飞机九百二十五架、坦克车三百六十九辆、装甲车三十五辆、野炮一千二百二十六门、机枪四千八百三十六挺、步枪三十万枝、无线电机一百三十三座、汽车二千三百辆、拖车一百二十五辆、骡马一万七千四百九十七匹。此外尚有日军缴出的补给站与仓库存储:野炮一千四百三十六门、机枪八千九百八十九挺、掷弹筒一万一千零五十二具、卡车三千零七十八辆、马十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匹、补给车二万一千零八十四辆、特种车八百一十五辆、指挥车二百八十七辆。以上各种武器装备,俄军可能保留了一小部分,其余即扫数供给了共军。

  俄军除以武器装备供给共军外,还想尽了方法卵翼共军在东北、热、察等省的活动。依照「中苏友好条约」的规定,俄军至迟应于三十四年十二月三日,全部由中国境内撤出,但事实上则故意延宕不撤,一方面藉以阻挠国军的接收,一方面即以掩护共军的扩展势力。直到三十五年五月三日,俄军始全部撤出,其时东北、热、察,除少数孤立据点外,所有广土众民已完全为共军所窃有。

  说到俄帝掠夺我东北物资,尤堪使人发指。自「九一八」日本据有东北后,刻意经营各种轻重工业,十余年来投下资金,在一百亿美元以上。俄军侵入后,竟以此项工业设备,视为战利品,建议由中、苏双方共同经营,我方提出对案,指定南满铁路及其附属事业、水电工厂、抚顺煤矿、鞍山钢铁厂、东北航空及松花江航运,均不在共同经营之列。俄帝不以此项对案为然,公然拒绝我方接收,并将我政府所派之东北矿区特派员张莘夫一行八人,加以杀害,俄帝之狰狞面目,至此已暴露无余。

  美国国务院于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二月十一日,照会中、俄两国政府,认为日本在国外财产,应由盟国组织日本赔偿委员会作最后分配之决定。俄帝亦全然不睬,在此以前,俄帝对东北之工业设备,除可劫掠者外,即予破坏,至此仍依旧进行。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美国国务院发表盟国日本赔偿委员会美国代表鲍莱关于东北工业状况的调查报告中有云:「估计该地于俄军占领期内,工业上的直接损失达八亿五千八百万美元,如果计算工业设备的复置费用和品质的变坏损失额,应为二十亿美元。」这就是俄帝受降嘉惠我们无可补偿损失的又一面。

  由此可知俄帝因出兵东北,才得有东北受降的权利,因有受降的权利,才得有扶植共党与劫夺我东北物资的机会,而共党因得俄帝的扶植,才有今日窃据大陆成为自由世界一大灾害来源的结果,故俄帝出兵东北,是第二次大战后重使世界陷入杌陧不安的一大关键。然而俄帝何以能出兵东北?则雅尔塔协议之所赐也。罗斯福总统与丘吉尔首相是第二次大战获胜的决策人物,有一次罗斯福总统想给第二次大战起一个名称,征询丘吉尔的意见,丘翁说:这是一次「原可不必的战争」,其言已极沉痛。但如就后来打垮了德、意、日的法西斯,却培植起俄帝与中共的穷凶极恶势力来说,毋宁认为第二次大战是一次最无意义的战争。















|<< <<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