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五章 第三节 胃疾剧发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
第五章 第三节 胃疾剧发

  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患有胃病。但因投身军旅,早置生死于度外,对于小小病痛,更从来不加注意,以故病机潜伏,时思窃发。

  远征军在云南境内的防区,即诸葛武侯所谓「深入不毛」的不毛之地,蛮烟瘴雨,非人所堪。我到任之后,经常往来于滇南、滇西道中,倍极劳顿。而在旅途的时间之外,又需筹度军务、主持会议、接待宾客,尤有舌敝唇焦、心力交瘁之感。胃疾复发,遂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

  民国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十月一日,我赴大理前方视察,并举行作战准备检讨谈话。至六日事毕作归,途经弥渡第二十集团军总部时,胃部大感不适,时欲作呕,浴后流汗不止,大便已带黑色。这时假如请医生看看,服点药,休养几天,也许不致出事。但因素来不拿病当病,这次仍然行所无事的照常工作。七日到楚雄,八日回昆明,征尘甫卸,宾客踵至,应接不暇。九日见客尤多。十日上午七时,在干训团庆祝国庆,八时参加滇省青年团总校阅并讲话,九时参加云南省各界庆祝国庆,这一天适值委员长就任国民政府主席,兴奋异常,中午和晚间,分请马超俊、谢仁钊、彭乐善、罗尤青(卓英)、陈劲节、黄镇球等便饭,夜阑人静,愈感疲劳不支。十一日时出冷汗。十二日晚留陈布雷先生令弟在家中便饭,客去不久,病即大作。始而胃部膨胀作痛,旋即呕血有一痰盂之多。人至此已入昏迷状态。

  时内子应龙太太之邀甫归,睹状大骇,即延请红十字会救护队副总队长倪葆春、长官部卫生处长陈立楷、副处长关健全等人来家诊治,认为系胃溃疡内出血症,当即注射吗啡古阿可林内止血剂,与维他命BC等,是晚血止,神志稍清。龙志舟(云)闻讯,极表关切,推荐了许多医生,幸而内子拿定主意,认为倪葆春等既已看对了症,就仍请他们继续看下去。婉言谢绝了其它各位。否则一个医生一个主意,中西杂投,病人可就吃不消了。

  十四、十五两日,病况转佳,适值怒江方面敌有蠢动模样,仍需扶病理事,致夜不成寐。十六日并流鼻血,据医云:此症系身心过劳、生活不调、齿牙腐烂所致,如无变化,须二星期后,始能倚床小坐,六星期后,可望在室内扶行,最好能易地静养,方易奏效。因电侍从室林蔚文兄转呈委员长云:

  职于文(十二日)晚起,患胃溃疡症,经医诊断,因呕血颇多,最少须六星期之治疗,方能复原。但尔后尚须继续休养,在短期内,难以服务。此间任务繁重,拟恳即指派妥员,前来主持,非敢推怠,恐误戎机也。

  委员长接电后,准了我六个星期的假,假中日常事务,交由副长官及参谋处办理,重要问题,仍须亲自裁决。十月二十六日,委员长派蔚文兄亲来探问病况,并携来手谕云:

  辞修同志弟勋鉴:最近体力如何,无任悬系,兹嘱蔚文兄来昆面报一切,知友相晤,病中当能消解烦闷,有补于疗养不鲜也。

  关于反攻缅甸之准备,应注意者:

  其一为潞江(按即怒江)各渡口必为敌寇严密封锁,正面恐不易突破。关于此点,必须另筹方略,或增强攻击工具,期其有成。

  其二届时空军对于敌军各种工事与阵地之侦察,以及俯冲轰炸之熟习与各种之准备,尤其炮兵与空军协同动作之实习,更非从速着手熟练不可。故乘蔚文兄在昆明期间,请约陈纳德将军拟定具体计划,切实进行,是为至要。

  其三对于景东方面,应增加兵力,且派有能力之指挥官,以及加强运输机构部队,无论正面进展如何,而该方面必须有相当把握之准备,期达任务,则全缅战局必可改观。中意以运输给养所能及之程度,应尽力加强兵力。如能修筑临时飞机场,再使空军能作相当之掩护,则其效必更大。至于经费自当照发,可以不虑也。

  中所念者以上三点,请与蔚文兄切商之。余属其详报一切,故不赘焉。专此,顺颂痊安。

  蔚文兄并面达委员长关切之意,使我感激万分。后来委员长还送我一万元美金,作为购药费用。我平生没有用过外汇,这是唯一的一次例外。此种天高地厚之恩,真不知要如何图报才好。

  关于委员长指示三点,曾把我的意见,面告蔚文兄云:

  一、陆空协同,从前曾与陈纳德将军谈过,以为战斗上之直接协同,较为困难,尤以第一线飞机场,因经费尚未核定,迄未开工。预定在保山、思茅、文山等处,必须修筑。希望经费早日拨发。

  二、关于部署,在车里、佛海方面,至少用一个军。并拟以黄杰担任指挥,予以一其它名义,俾便指挥。右翼片马方面,因受地形限制,只能用到约一个军兵力,担任牵制及游击之任务。又云滚路方面,亦只能用有限兵力,由滇缅公路正面出击。因敌防备甚严,恐不易渡江。故主力以用在滇缅公路以南,如此渡江较易,补给亦便,并可侧击龙陵也。

  三、关于兵员补充,为争取时间,及减少损耗,以用汽车输送为妥。车辆已无问题,汽油美方已允拨用,但可能仍以自购为佳。

  四、就泰、越、缅全局而言,应置重点于桂南,次为滇南,再次为滇西。由桂南出击,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五、车里方面,急需囤粮,惟该方面法币价低,拟请由财政部拨发现洋数十万元,交长官部直接办理,以求迅捷。

  蔚文兄在昆明一直留到十一月初,才飞返重庆复命。七、八天的日夕盘桓,的确是一件快事。

  到了十一月中旬,我的假期将满,病体尚难复原,只得呈请委员长派员接替。十六日委员长派卫立煌为远征军代司令长官飞来昆明,并携来委员长手谕云:

  辞修长官吾弟勋鉴:近日病状谅有进步为祝。甚望抽暇飞昆相访,以慰想念。俊如来滇代理职务,当能稍减忧劳,俾复元愈快。但重要业务仍须由弟事先指示。对于部中幕僚,令其绝对服从,毋得分别彼此,以期共同完成远征军之使命也。顺祝痊祉。

  远征军负责有人,我的病才有充分调养的可能。卫立煌于二十一日赴楚雄就职,我将任内事务交代清楚后,乃于二十九日离昆飞渝。

  我养病的地点,在重庆近郊山洞,从十一月底起,到三十三年五月中旬赴陕指挥豫战止,在此一住几及半年,这是我平生少有的休闲时期。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