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七节 王陆一委员「歌电」所引起的风波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
第四章 第七节 王陆一委员「歌电」所引起的风波

  在本书第一章「敌我国力的比较」一节中,曾经提到过中国的国力,远比不上日本,抗战进入第二年后,国民经济生活,即日渐艰困起来。到了民国三十年,因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的结果,国民生活水准更成江河日下之势。尤其以薪资为活的军公教人员,每月薪资所得,远远落在物价涨势之后,其生活之颠连困苦,实超越一般国民而上之。

  其时最为人们艳羡的生财之道,就是做生意。做生意不但不怕物价涨,而且物价越涨就越对他们有利。到了「早晚市价不同」之时,生意人就更笑逐颜开,利市十倍。这种利市生意,当时叫做「发国难财」。财之所在,即荣誉、声名、地位之所在,国难至此倒成了一个吉祥名词。

  很有一些人因此都改行做了生意。

  部队走私的风气,也是在这种大势所趋的情形之下派生出来的。

  当时有识之士,触目惊心,认为时代的危机,并不在强寇的侵陵,其实就在此种趋利避义风气之不可遏止。第六战区在这方面,有稍稍可以差强人意的地方,看王陆一先生「歌电」所引起的一场风波,就可以得到一个证明。

  王陆一先生是监察院的监察委员,奉命参加中央所组织的军风纪巡察团,于三十年五月来鄂巡察第六战区的军风纪。六月五日,他拍了一通「歌电」给中央党部吴秘书长铁城称:

  重庆高密吴秘书长铁城先生勋鉴:六战区党、政、军工作协同情形极佳,对训练工作尤为一致。精勤思想之善导,国民精神生活之改进,实已着初步之效。发展教育、平定物价、肃清烟毒三事,成绩确甚好。至研究总理遗教、总裁训词,风气树立,令人感觉为多时未有之盛。凡到此间者,感想皆同,此可上慰中央者也。

  惟远闻公务员及部队间,每称羡从事贸易人士之得策,或相传某战区某人乘时致富,某公务员改职营商之暴发,言不离物价,情不离货财。此种心理上之危机,将致士无斗心、民无固志,宠赂之彰,足以亡国,一时趋向如此,非一地皎然独异,即长此可以淡泊不移。切祈转呈总裁,或向常会报告,请严厉诫制此种贪鄙风气,以还敌忾,不胜激切上陈。

  吴秘书长接到这通电报,就转函行政院、军事委员会查照通饬告诫,军事委员会接到这个函,很快的就于六月二十六日以办四二字一九九○五号训令通饬所属各单位。原电云:

  案准中央秘书处三十年六月十六日渝(三○)文字第八九九六号函开:顷准军风纪巡察团王委员陆一「歌电」称:六战区公务员及部队间,每称羡从事贸易人士之得策,或相传某战区某人乘时致富、某公务员改职营商之暴发,言不离物价,情不离货财。此种心理上之危机,将至士无斗心、民无固志,宠赂之彰,足以亡国,一时趋向如此,非一地皎然独异,即长此可以淡泊不移。祈转呈总裁,或向常会报告,请严厉诫制此种贪鄙风气,以还敌忾等语;除分函外,相应函达,即希查照通饬告诫为荷!等由,准此,除通令告诫外,合行令仰转饬所属详切告诫,严厉纠正,以振风气为要。

  我们奉到这个训令,非常难过。因为训令转述王陆一委员的话,明明都是巡察第六战区之所见。我们全战区同仁兢兢业业,平日所以自勉者,却正成了人家指斥的口实。大家都很诧异和气愤,当然当时我们还没有见到王委员「歌电」原文,觉得王委员何以对六战区这样过不去。因于八月十七日发一「筱电」向王委员查询究竟,原电云:

  特急,王委员陆一先生:密。奉军事委员会三十年六月二十六日办四二字第一九九○五号训令开:(见前,此处不录)等因,查六战区之贫瘠,与此间党、政、军诸同志之刻苦,以及弟对于惩治贪污不法分子,一向不遗余力之情形,均为先生所熟知,「歌电」所示,似与本战区实际状况,适得其反。闻讯之下,群情惶惑,特此电请明示事实,以便尽法惩办,藉儆贪顽,而安良善为荷!

  八月二十一日,王委员在未接到我们的「敬电」时,还有一封长函给我,对我多所勖勉。原函云:

  辞修先生赐鉴:弟转渝时,值日夜连续不断之空警,初意一抵陪都,首当恭谨修函申至上之敬意,与无限之感忱,因时日稍稽,益中怀驰越矣!弟于行间,回翔数载,当世勋宿,瞻对者多,惟觉六战区获睹三民主义建国前途之曙光。而先生爱人以德,礼隆情挚,惟天下之至人,乃能至诚流露,博大无私,于以知革命丕业,已决有缵昌兹绪者。且战区同仁,无不亲爱精诚、致学敦行,以自任国家民族之重,此非溢美,实潜心观察,而证以历史事例所笃信者也。

  时代棼如,生民道苦,滔滔斯世,益无所谓轴心,故人心之思条理而康济之者,较任何时地为急。饥者得食,劳者得息,六战区一切见其端,是以有鸣凤朝阳之望,于人人心目间焉。中国无主义即无以为治,无国防即无以图存,群帅桓桓,志不急此,是以先生为真不可及也。

  弟于时会所便,均以此意委婉言之,欲人心知所景择。而先生对总裁之忠爱正真,无时无地不惓惓于心,此为拨乱世而反之正,最主要之情操,国家一切,须上轨道,则此中心信仰,必先纯洁建立,此亦天下所未能,而先生独能之者也。先生之至德,益叹总裁洵如总理之明并日月矣。

  但愿先生益扩良规,以天性之自然,行革命圣哲之事,由中国以开导世界,此职此志,本不为天下先,天下殆莫能先之矣。方今之世,许多作法,相去不远,惟孰能握持革命心理、能代表穷苦民众之蕲求者,孰即获一定之成功,此道至拙,然正无余巧也。至于人事之纠烦、环境之顾盼,只能以涵盖为陶镕,以匡扶为感格,不争一时一事之短长,不计一名一物之成毁,以无外待天下,则天下莫能自外,如是成功为光明神圣之成功,失败亦为历史上之成功也。

  犹有二事欲敬陈者:从先生之人才悃愊无华,遇事精密擘理,持躬率物,可以不更烦心,惟有重大任使之时,会当扬榷于中枢,历试于繁剧,俾各得知人善任之能,与培养人才之道,方面之任与国家之任,亦正需三年蓄艾也。惟时下小派系之风气,适以形其不广,而又不足以尽天下才也。先生从来戒避此事,可谓独得其大。然天下才则当使人人共留意之,故目前使幕府诸贤,历内外,而崇宏其声光,建达其威信,莫急于此矣。君子在位,则风概自成,不孤之德,正以进时势于清明焉。

  次则先生身心皆献进于国家,生活清苦,正为他日竭股肱之力,继之以忠负,然应限于吾人及负责各同志而已,所谓苦心苦行,以此自律则可,不能期之于天下人人。盖人心之不齐,为自然所赋,故人皆可以为尧舜,而不能人人皆尧舜。《尚书》大传八百赓歌,所谓「元首明哉,庶事康哉」,盖以首出庶物者,其德在明,然后庶事康而万国咸宁。康之为言,有欢虞和美意,是皆不欲天下苦矣。恒人之情,惟在享成,故人人计生活则必欲其平允充足,而惟吾人可以胼胝膺苦,故对从事者及当世应分精神顾护之者,必谋所以康苏其生也,所谓君子谋道不谋食,此就义谊之可能者而言,然吾人则正当为之谋之也。先生此宜多体察下情,为国家事,用国家财,人人仍无不敬爱先生之公且廉也。对国家之自见,不纯在此一端,然惟先生之无私,乃可以用国家财也。对从者之绰裕,而诸凡不废于公,此亦教人以如何自处,与如何用财之法也。

  此二事微不足言,然恢弘志业与敷扬气象,所关亦有自,故琐琐言之如此。弟虽离六战区其有无穷之怅惘,实步步迟徊矣。西北之行,则以前数年遭人谗谤,从来未辩一辞,今右任先生察而原之,于情于理,当遵命一行。然诸事亦未易言,乡邦之事难作,顾虑之怀欲孤,弟书生固万万无世俗飞腾想也。余当续陈,谨颂崇安。弟王陆一上言。

  八月二十三日,王委员已读过我们的「筱电」,于当日及二十四日,先后复来三电辩诬。录二十三日「漾电」如后:

  恩施陈长官辞修先生赐鉴:密。奉未「筱电」敬悉。检中央电文辞意亦自惶骇万分,原呈之电,系历举优长各端,并较以他战区所不逮者,希望告诫百职,毋纵走私黩货之风,不知主办公文者如何摘辞或漏文,误以告诫他处者,转而告诫六战区,不但六战区太冤,弟之用意亦成相反矣。兹当就近详切呈明,并将各电原文及中央复示各函呈阅,即可参证,而幸在报呈总裁批示之时,并无此项错误,敬祈转慰同仁。兹事出乎意外,虽由他人偶误,仍极深罪仄,万希察宥及之。

  八月二十七日,王委员又来一「感电」云:

  急恩施陈司令长官辞修先生勋鉴:密。敬上两电计达尊察。「歌电」本以报告战区佳状,同时因闻邻接各地,颇有不良之风,特不便斥言后方,亦不便言某地某人,而贪风必儆,惟在六战区可以言之无忌,亦言之无愧,此正公与党、政、军全体同志崇高可贵之风范也。「歌电」全文,意极明显,所以只电铁城先生者,因中秘主持者应负注意时势风气之大任,故电经呈阅,奉批告诫,自系对有此缺点者而言,非告诫六战区也。

  主办割裂前后文,于「惟远闻」三字,率加「六战区」三字,则成为文不对题,而重伤战区之纯洁,且使弟负罪负冤于不自知矣。兹事初得电亦惶惑,不知所由,嗣向中央呈检得此真相,正由中央补正中。

  天日之皎,风霾何伤,惟弟则万分负公知爱。此数日夜真如有负心脥狂之孩,因一切可不计,而公特达之知期、优渥之情谊,不将悉付东流,而益深天壤人心之叹乎?战区诸同仁莫不厚待有加,使弟果有此丧天理、灭人情之事,弟真不能再立人世矣。急不择言,明弟惶恐之情,伏冀明察赐诲为祷。

  吴秘书长铁城,先于八月二十四日发来「敬电」,系将「歌电」原文,加上头尾,即行拍来,使我有丈六金身,摸不着头脑之感。

  事态发展至此,不容我们不声辩一下,因以「未艳电」(八月二十九日)呈报委员长,电云:

  特急重庆委员长蒋:密。前奉钧会办四二字一九九○五号训令,以准中央秘书处渝(三○)文字第八九九六号函开,准军风纪巡察团王委员陆一「歌电」,六战区公务员及部队间,每称羡从事贸易人士之得策,或相传某战区某人乘时致富、某公务员改职营商之暴发,言不离物价,情不离货财。此种心理上之危机,将至士无斗心、民无固志,宠赂之彰,足以亡国,一时趋向如此,非一地皎然独异,即长此可以淡泊不移。祈转呈总裁,或向常会报告,请严厉诫制此种贪鄙风气,以还敌忾等语;除分函外,相应函达,即希查照通饬告诫为荷!等由,准此,除通令告诫外,仰转饬所属详切告诫,严厉纠正,以振风气为要。等因;正惶骇间,旋奉吴秘书长铁城「敬电」开:王委员陆一由施致弟「歌电」原文如下:六战区党、政、军协同情形极佳,对训练工作尤为一致。精勤思想之善导,国民精神生活之改进,实已着初步之效。发展教育、平定物价、肃清烟毒三事,成绩确甚好。至研究总理遗教、总裁训词,风气树立,令人感觉为多时未有之盛。凡到此间者,感想皆同,皆可上慰中央者也。惟远闻公务员及部队间,每称羡从事贸易人士之得策,或相传某战区某人乘时致富,某公务员改职营商之暴发,言不离物价,情不离货财。此种心理上之危机,将至士无斗心、民无固志,宠赂之彰,足以亡国,一时趋向如此,非一地皎然独异,即长此可以淡泊不移。切祈转呈总裁,或向常会报告,请严厉诫制此种贪鄙风气,以还敌忾,不胜激切上陈。等语,敬希查照。王委员陆一连电申说转电原文割裂颠倒(参阅前引「感电」),使六战区蒙此非意之冤前来。上二电旨意完全相反。如照中央秘书处所转王委员「歌电」,则职负罪滋深,应请严予处分,不仅告诫而已。倘故意割裂文气,颠倒事实,影响所及,关系职个人毁誉者尚小,全战区茹苦含辛,连年与敌搏斗之将士,不免闻之沮丧,所关实大。似应即加纠正,并予通令,以明是非。至六战区实情如何,仍恳钧座彻查严究,并请将彻查结果,通令全国,以伸法纪。临电惶悚,伏冀鉴核示遵。

  此电照样也呈给总裁一份。九月四日接到中央秘书处「支电」云:

  急恩施陈长官辞修勋鉴:密。关于王委员陆一「歌电」一案,本处准其函请,正拟以原电文及办理经过电告,惟以卷存乡间,往返稽延,不及即时报闻。

  顷接执事上总裁「未艳电」,似认本处故意割裂文气,颠倒事实,殊嫌误会。查该电上下文所指,显有抑扬,本处为隐恶扬善计,且以事有主管,总裁日理万机,不欲一并上陈,遂仅节录上文指贵战区「党、政、军工作协同,治绩昭著」部分,以八九九六号案转呈鉴阅;下段指「间有公务员及部队间,称羡货财,思想贪鄙,请严厉诫制」部分,分函行政院、军委会通饬告诫,并以「巳寒文电」覆知王委员各在卷。尊电所谓割裂文气,在本处实有委曲求全、与人为善之心;至下段事实,系王委员「歌电」原文所陈,自更无颠倒之可言。此本案办理经过可为执事告者也。

  复查「敬电」系由王委员请以本处秘书长名义拍发,且电文微有出入。如上下衔接处之「远闻」二字,本处原卷系作「间有」,两字之差,辞意迥异。盖「间有」二字紧接原电上段而发,则下段自系承上段大前提而发,逻辑关系至为明显。且「敬电」既未述及本案办理情形,亦未声明系由王委员函请,无端一电,自感突兀。执事明察,当邀鉴及,此又关于「敬电」经过应为执事告者也。

  除「未艳电」已转呈总裁外,特此电达,即希照为荷!

  这一场文电风波,至此已经明了:

  一、王委员陆一对于六战区只有称赞,并无不满之处。

  二、军委会的训令,是根据中央秘书处转陈割裂王委员的「歌电」而发的。中央秘书处何以割裂文气?是因为委曲求全、与人为善之故。这在一般公文处理上是一个特例。

  三、「歌电」上下两段接搭处,王委员原文是「惟远闻」三字,中央秘书处「原卷」,却「系作」「间有」了。因系「间有」,于是公务员、部队间的劣迹,就都成了六战区的了。「间有」造成此一逻辑发展,妙不可言,可惜「间有」却是「莫须有」的东西。

  中央秘书处之理屈词穷,是可以想见的。不过事隔二十年,我始终不明白此事发生的原因何在。说是有人故意对我和六战区过不去吗?王委员及其电稿人证物证俱在,岂是可以任意歪曲的?如说是秘书处主办人处理不当,但这是一件颇为重要的文件,与例行公事不同,经过层层核签,不致出此错误。且即使出此错误,亦无强为文饰之必要。至所谓「隐恶扬善」,实际上是「隐善扬恶」,尤属匪夷所思。想来想去,不得其解,如必欲求解,只好说是我们的误会了。

  这一场风波所动用的文字,比以上所征引的还要多出一、两倍,本节为了明白事实真相,仅就非征引不可的文电而征引之,已累牍连篇如此。我为什么不惮辞费写这一节呢?因为:

  一、至少可以看出我当时处境之难。

  二、可以得到以下几点教训:文书是传达政治的,如以文书本身为政治,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冤狱已成,最难平反。中央为顾全大局,常以「不了了之」的态度处理问题。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