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六节 鄂西会战的检讨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
第四章 第六节 鄂西会战的检讨

  鄂西会战是第六战区成立后最重要的一次战斗,颇有值得检讨一下的价值,兹拉杂列述如后:

  一、敌我兵力的比较

  各战区历次战斗,敌我使用的兵力,都有很大的悬殊。大致的比例,是一与五之比,即我军使用兵力,常五倍于敌军。其所以如此者,因为敌人的装备优越,素质较佳,故我军不得不以量的众多,以补装备素质之不足。但这次鄂西会战,就颇有一新耳目之处。敌军总兵力为十万余人,我军总兵力名为九个军,实际不过十四万人,就装备来讲,我军亦远较敌军为逊,即以山野炮而论,敌军拥有一百四五十门之多,而我军所有者尚不及敌人五分之一。以兵力稍多之我军,敌彼装备五倍优越于我之强寇,而犹能获致胜利,这不能不说是一次稀有的战例。

  二、敌我伤亡的比较

  装备劣势的部队与装备优势的部队作战,前者的伤亡率一定较后者的为大,这是人所公认的事实。抗战以来,统计各战区大小战斗中,敌我伤亡比例,初期约为一与二之比,即我伤亡二人时,敌伤亡一人。以后有时为二与三之比,亦有时约略相等,但敌之伤亡较我为大之时,实不多见,至若敌之伤亡竟较我超出百分之五十以上,恐怕只有鄂西会战这一个特例。

  三、我军获胜的原因

  判断敌寇意图正确,不为其种种狡狯伎俩所迷惑,此其一。敌军开始窜犯之时,先侵据江北各要地,然后渡江而南,与我各军对峙。此时敌之企图,显系在打通汉宜之间的交通线,使我不虞有他。但我并不因此有所懈怠,予敌以可乘之机。其后敌再南犯安乡、南县,作即将进攻常德姿态,希图诱我堕入其佯攻圈套,但我亦不为所愚。敌至此始暴露其本来企图,转锋西上,会合宜昌西岸之敌夹击我以石牌要塞为轴心的江防军。敌军此种行为,不是「攻其不备」,而是「攻其所备」了;其终于招致挫败,不亦宜乎?

  贤明统帅,指示机宜,将士用命,此其二。战事紧急之际,委员长不断的通话指示,无不切合机宜,将士在统帅督励之下,士气百倍。

  军政合作,此其三。无论此次会战之前之后,政治上配合军事之处极多,如检举奸伪、运济粮弹、抬送伤兵、救护负伤官兵等,都有很大的贡献。尤其难得的是报告敌情。此次敌人行动,我们特别明了,很多都是民众自动报告的。民众如此深明大义,当然是行政方面组训民众有成的效果。

  友军协同良好,此其四。此次作战,五、九两战区及江防以外各集团军,皆能一致适时出击,牵制敌人,使本战区的主决战方面得到莫大的便利。又我空军及美空军的英勇协力,不特使敌军精神上大受威胁,其后方补给大受损害,对于鼓舞我军士气上,亦收效甚大。美空军指挥官格兰将军,且亲自飞抵恩施,与我当面协议陆空协同事项,尤属难能可贵。

  四、委员长高瞻远瞩,指出我军胜利的原因

  敌军战略错误之一:如果当时敌人占领了南县、安乡之后,乘势由津澧南下,只需少数兵力,即可占领常德,敛兵固守,如此,则我九战区的援军就开不过来。退一步说,敌即不占领常德,而占领石门,亦能阻我援军之加入。那时,敌可大胆的向五峰和三斗坪进犯。即使进犯不逞,其退却的时候,亦不致受到我军威胁。敌计不出此,而冒险犯我要塞,其结果遂招致一大惨败。

  敌军战略错误之二:敌人进犯第一个大目标,就是想攻破我们石牌要塞,控制我们重庆的门户。那么,既占领渔洋关之后,就不应轻易放弃。敌军主力亦不必经由长阳、渔洋关这条路继续西犯,而可直接由宜昌西岸上下乌龙或红花套经曹家畈进犯三斗坪与庙河,则其侧背既有掩护,后方交通距离亦可缩短几倍。如此就是进犯不利,亦可以从容退却。但是敌人没有掌握这一条要道,亦不知利用这一条路线,这是敌人战略上第二个失败。

  五、鄂西会战的胜利与后方人心的安定

  《中央日报》的社论说:

  抗战六年,不可讳言,人心已相当疲惫。在鄂西胜利的前夕,一般人因不悉真相,对前方军事,自怀忧虑。且以生活压力,日感沉重,也会影响到一般的情绪。及鄂西捷报接连由前方传来,且战果丰硕,为近年所罕见,这在后方人心上,不啻下了一场透雨,爽快滋润,生意盎然。这是一大定力降落在抗战的大后方。这一股定力,使疲惫的人心得到兴奋。且人人都有良心,前方将士在艰辛中,给国家打了大胜仗,人们不但更加信仰统帅,也更加紧奋勉,知所努力。近来不大听见种种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谣言,就知道人们都增高了自信心。近来后方物价,由动荡而趋于平稳,也是打胜仗之效。这些都是人们看得见、觉得到的,至于无形中的影响,更不知道有多么大。

  如此称赞鄂西会战的胜利,我们太不敢当了。然由此也可以看出前后方关系之如何密切。前方固然需要后方之有力支持,以增强战力,后方也需要前方之杀敌致果,以振奋人心。

  六、鄂西会战的胜利与外国人的观感

  美国新闻处华盛顿六月五日电:参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雷诺尔斯称:中国军队在鄂西之大捷,足以表现中国军事力量(作为攻势武器而论),乃联合国家制胜战略中不可或缺之部分。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白姆鲁称:蒋委员长伟大领导下之中国民众,已再度阻遏日本之军事力量。美国人民对其中国战友此项重大胜利,自额手称庆云。

  「中央社」伦敦六月六日路透电:路透社远东观察家谓:日军最近在华所遭受显著而可耻之失败,乃中国于第六年对日作战期间一有意义之新页之开始。华军获得空军配合作战,可谓以此为第一次。日军十六万人拟溯江而上,直趋重庆,但此项企图,宣告粉碎,损失人员达三万余,并沿长江二百英里之全线溃退。……此次华军大捷,有三点至为明显:华军并非老朽陈腐者。日军虽被击败,但亦使中国消耗其一部物资;中国既与外界隔离,此项物资之补充,自感困难。证明华军获空军协助所能得到之成就,亦予未来莫大希望。

  美国新闻处六月五日纽约电:伊利奥特少校本日在纽约《前锋论坛报》发表专文,论述鄂西华军之大捷,指出日军之败退,中、美空军亦有一部分功绩。此小量空军能予中国军队如许重大之助力,吾人已不能获得更佳之例证。

  外人重视此次鄂西之捷,评论、报导连篇累牍,不胜征引,以上所举,不过其二三例耳。

  说到空军,末后我还要补充几句话,我在上文已经提到空军协同作战的效果,但就制空权言,则仍操在日寇之手。敌机场密迩前线,在宜昌、当阳、荆门、沙市及土门垭(宜昌东南)各地之敌机,不论晴雨,随时皆可出动。经常敌机每日可有十六小时肆虐于我阵上空。我空军数量较少,基地遥远,经常每日仅能出动一、二次,至多二小时,每遇天气不佳即无法活动,其威力无法充分发挥,故前线制空时间,百分之九十以上仍操诸敌手。不过即使如此,我空军所予敌精神上之威胁及交通线之破坏,仍然甚大。在前方直接指挥作战的孙代长官仿鲁(连仲)兄,时时以制空权为念,希望能获得战术上之协助。他说:前方将士所切盼者,为我空军轰炸对面之敌阵,以利陆上之进攻。惟此种情形,在此次会战中,仅在宜都有过一次。我追击部队进薄江边时,目击我机在敌阵上空翱翔投弹,官兵欢呼雷动,奋勇异常,残敌望风披靡。此一事例,证明空军在战术上之协助,其重要性并不在战略轰炸之下。单从这一点来检讨,在立体战争时代,我们只能平面作战,其艰苦情形,已可不言而喻了。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