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四节 反攻宜昌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
第四章 第四节 反攻宜昌

  在前一章长沙会战一节中,我提到为策应第二次长沙会战,第六战区曾发动过一次反攻宜昌的作战。这次作战,在策应长沙会战的任务上,可谓已完满达成。但在反攻宜昌的目的上,却造成一个功败垂成的结果,未免使人扼腕。

  现在我要说一说这一战役的经过概况。

  日寇于二十九年(一九四○)占领我襄西宜沙各地后,即积极构筑工事,修建公路、飞机场以及各种仓库等,以为久据之计。以宜昌、当阳、鸦雀岭、江陵、沙市、荆门、沙洋、潜江为骨干,将宜、当、荆、沙地区构成多角形之要塞堡垒网,用少数兵力(约四万人),配置于该地区内,企图以「以点制面」之方法,达成固守之目的。同时利用伪军约万余人,担任次要方面之任务,以补其本身兵力之不足。

  我方既决定以宜昌为中心目的发动反攻,因作以下之部署:

  一、以二十集团军配属之四个军(欠两个师),担任以下任务:

  切断汉宜路之交通,确实阻敌西进增援;

  相机攻略江陵、沙市各地;

  进攻白螺矶,威胁岳阳方面之敌;

  布放漂雷,阻敌水上交通。

  二、以江防军配属之三个军(欠一个师),担任宜昌及宜昌西岸之攻略。

  三、以二十六集团军配属之三个军担任以下任务:

  切断汉、宜、当间之交通,阻敌增援宜昌;

  掩护攻围军之侧背,协力宜昌之攻略;

  相机占领当阳。

  四、以三十三集团军配属之两个军担任以下任务:

  切断京钟、汉宜两路之交通;

  相机攻占荆门。

  此外,尚配属炮兵第一旅、炮校山炮连等特种部队于各部,作战初期使用部队约十四个师,嗣后逐渐增加至二十二个师。

  九月二十七日,三十三集团军首先开始行动;二十九日,二十六集团军继之;三十日,江防军及二十集团军继之,反攻宜昌之战,遂全面展开。

  此次作战,我军兵力雄厚,与敌军相较,成十与一之比,故兵锋所指,几如泰山压顶。敌军在此种情形下,只能困守据点,不敢与我对战。但因工事构筑坚固,准备充足,我军每攻下一据点,均须付出相当重大之代价。十月三日,为期迅确达成作战目的,我曾手令各部注意下列事项:

  一、敌军极度分散,孤守据点,为我各个歼灭之最好时机。各部应不顾一切,猛向敌后突进,务使敌军不能集中防御,即应将各该集团全攻击地域划分地区,指派突击部队,以面的占领,先将敌全部据点各个围攻或监视之,使其陷于无法援助,并集中炮火逐点击灭之。

  二、各部突进后,立即将敌之交通、通信彻底破坏,并于交通要道敷设地雷,凡可供敌利用之物资及建筑物,全部焚毁之。

  三、各部尤以突入敌后之部队,需有找敌打、与敌拼之精神与决心,务使一兵一卒、一械一弹无一时一刻之游闲,随时随地找敌打。至围攻敌据点时,尤须不分昼夜,轮番攻击,使敌无喘息调整之余暇,乘敌变乱之际而击灭之。

  四、战防炮为直接射击敌掩体之最有利武器,务希巧为使用,发挥其效能。

  五、在敌后部队须严禁扰民,以争取民众,发动民众,协助我军,破坏敌军。

  至十月六日,全般战况已进入掌握箝制敌人之阶段,态势至为良好。所可惜者,为各部队攻略据点之决心尚欠坚强,战斗技能亦稍嫌薄弱耳。因再令各军急攻鸦雀岭、土门垭、杨岔路、荆门、当阳等要地,以牵制敌军并掩护我主力进攻宜昌。七日我军分两路向宜昌市区猛攻,曾占领土城,旋复失去。宜昌城内竟日大火。八日派江防军李副总司令延年为宜昌攻城司令,统一攻围军之指挥,并令三十三集团军所属各部确实阻止荆、当敌军西上增援。九日我江防军编组三个突击营再向宜昌市区猛攻。九日夜已进入市区,与敌巷战甚烈,敌不支,仓皇逃避,有入民家企图化妆隐藏者。至天明,敌由西岸及杨岔路,抽调部队,向我逆袭,敌机三十余架亦凌空向我轰炸,并投掷毒气弹,我官兵伤亡惨重,不得已始转移原阵地。

  当我突击队攻入市区之前一日,奉委员长「庚(八日)电」开:

  国军为使尔后作战有利之目的,第五、第六战区,应于蒸日夜同时停止攻势,迅速恢复原态势,并依既定守势计划完成部署,准备敌人之反攻。……为使尔后作战有利,应达观全局,不可因小胜而逸失主动地位。……如在蒸日前我军克复宜昌城,则以一部占领宜昌附近高地,控制宜昌,主力仍应依既定守势计划,完成部署。如敌向宜昌城反攻,我军不易确保时,即将宜昌化成焦土,使敌无占领之价值。……

  旋复奉委员长「佳(九日)电」,略以停止攻势命令,着延至真(十一)日夜实行。并令严饬所属限于真日前尽最大努力,猛烈攻击,完成任务等因。遵照此项命令,乃于十一日调整部署:

  一、江防军第一线部队,保持现态势,宜昌攻城军在第一线各部掩护下,于十一日十七时开始向北转移。

  二、第二十六集团军仍保持原态势,监视并佯动箝制各该当面之敌,尽量破坏汉当及宜当公路。

  三、第二十集团军仍以主力继续监视当面之敌,并加强破坏汉宜公路。

  四、第三十三集团军,除留一部在敌后袭击并破坏交通外,其余恢复攻势前之态势,并注意宜城及以南襄河西岸之警戒。

  十月十四日,各部均已到达指定地点,就新的配置。惟我雄踞平善坝阵地之十四团重炮,仍向宜昌市区行扰乱射击,并击毁停在宜昌东山寺机场之敌机一架。宜昌攻势作战,遂于隆隆炮声中告一段落。

  此次作战,我军所获之战果如下:

  一、敌军伤亡官兵六千四百余员名、马四十余匹,俘掳敌军二十三名、马十五匹。

  二、掳获山炮二门、重机枪八挺、轻机枪二十六挺、步骑枪一八○枝、掷弹筒七十具,其它军品甚多。

  三、击毁敌机十六架、兵舰一艘,装甲车汽车一一五辆、野炮二门。

  四、破坏公路七十五段、桥梁三十八座、仓库三所。

  五、攻克据点八十余处。

  我军伤亡官兵两万一千余员名,约为敌军之三倍。至于武器弹药之损耗,更远较敌军为钜。攻势之激烈,可以想见。

  此次作战,我以绝对优势兵力,攻击固守据点之敌,本如瓮中捉?,应无不能成功之理。其所以功败垂成者,虽因统帅部为着眼全局,于达成策应湘北战事后,下令停止攻势,但认真检讨起来,我们也确有许多不可讳饰的缺点,才使我们以半个月的时间,而不能拿下一个宜昌城。缺点之大者如:

  一、官兵习于防守,一旦转为攻击,多数动作,均欠切实,以致逸失战机。

  二、各部队长顾虑士兵牺牲太大,补充不易,不敢放胆攻击。

  三、步兵依赖炮兵之心理过大,攻击据点时,奢望炮兵将敌工事完全摧毁,不能充分发扬步兵之攻击精神。

  四、部队编制不健全,每团实战人员仅四百余人,头重脚轻,不适于作战。

  五、输力仍嫌不足,经常抽兵运粮,甚至因就食而牵动部署。

  总之,反攻宜昌未能成功,是我们无可诿卸的责任,但除掉达成策应第九战区作战任务外,我们还有一点聊以自慰的,就是我们这次反攻,确实是一次找敌打、与敌拼的战斗,比起以不争点线为名,见敌不战自溃者,总算替中国军队争回一点面子。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