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四章 第二节 一般准备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
第四章 第二节 一般准备

  我自摆脱中枢职务以后,得以专心致志于第六战区的工作,这是多年求之不得的梦想,现在居然实现了,心里稍感自慰。然一念及伴同专职而来的专责∣∣拱卫陪都∣∣又不免感觉惶恐,因为这责任毕竟是太大了。

  要如何才能达成第六战区所负的使命?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我们的作战方针。二十九年(一九四○)八月七日我所拟的作战方针腹案是:

  本战区以确保酉(酉阳)、秀(秀山)、施(恩施)、巴(巴东)及三峡一带要区,相机规复荆、宜、武汉之目的,以有力一部扼守长江南北岸山地,及沿江湖现据各要点,拒敌进犯,予以严重打击。并于桃源、慈利,及资丘、贺家坪、庙河,亘大峡口市间之线,预为韧强之防御设施,以主力先控置施巴路,诱敌于山岳地带,予以歼灭之打击。但乘敌通过江湖及山地之过失,我主力军应对常德、澧县、平原及长阳、曹家畈、石牌以西山地,为机动之准备,将敌各个击破而歼灭之。

  后来军委会颁发的拱卫陪都作战计划,大致就是根据我们呈报上项腹案制定的。

  作战方针之制定,并无困难,困难的是方针之如何执行。

  第六战区和其它战区大同小异,都存在着许多很难解决的问题;问题不能解决,当然也就谈不到达成作战任务了。这些问题还相当的多,举其尤要者:

  一、部队缺额问题:六战区所属各部队,每师大约缺三千人,合计约缺十万人,输卒缺约八万人。部队缺额太多,名义上一个军,实际上战斗力尚不及一个师。领饷者人多,作战者人少,这是各战区都有的通病。这种病存在一天,自然一天不能打胜仗。

  二、军粮问题:部队员额不能核实,冒领军粮,增加人民不应有的负担,为军民交恶之最大原因。而部队长及其通同作弊之僚属,侵蚀冒领之粮以自肥,士兵却有时不得一饱,此又为官兵交恶之最大原因。此外因运输困难,军粮补给,缓不济急,军中常闹粮荒,这问题非常严重。粮食问题的存在,不能打胜仗也是当然之理。

  三、军需问题:军需腐化是部队腐化的前驱。而军需腐化,无可讳言的又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所以改革军需制度,为整军建军的首要之图。此一点将于下一节中述之,此处不赘。

  四、部队政工问题:国民革命军东征、北伐,得部队政工之力不少。嗣后政工之于部队,尚能发挥作用者,百不一见,大都形同虚设、有名无实。遂使军中士气消沉,影响战力良非浅。

  五、卫生医务问题:身体是精神的基础,卫生是健康的根源。部队由健壮官兵组成与由病弱官兵组成,其能战与不能战之分,人人知之。部队卫生医务作业优良,可使病弱官兵转为健壮;换言之,即使不能战的部队可变成能战的部队,否则反是。此问题之重要性可知矣。

  六、训练问题:孔子有「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之语,故教战为作战之先决条件。古之所谓教战,即今所谓训练者是。各部队并非不知训练之重要,但以久战力疲而习于苟安,以致训练废弛者有之;或以不能克服训练上之困难,以致不敢举办者亦有之。结果是驱使我们愚弱的人民,和训练有素的精壮的敌人作战,又安有不败之理?

  以上这些问题,要怎样才能解决呢?有的人采取「不了了之」的办法来解决,有的人采取「讳疾忌医」的办法来解决,有的人甚至以「混水摸鱼」为得计;譬如部队缺额核实,粮饷就无法吃空了,所以乐得一切混乱,越混乱越容易上下其手。这种人真可谓丧尽天良,一仗打下来之后,伤亡累累,不忍寓目,而他们反而腰缠累累,得其所哉!

  我的解决办法有异于是。接任之后,先以大义电告所属各部队高级将领。原电云:

  当此国际情势骤变,抗战已届严重阶段,本战区扼守行都门户,责任尤为重大,故委座最近曾有「军事第一」、「第六战区第一」之训示,良以倭寇侵华三载,其势黔驴技穷,今后恐将不惜孤注一掷,加紧军事进攻。其进攻目标,自在我最感威胁之重庆,而其进攻之路线,定取与重庆距离最近之长江两岸,本战区既负有拱卫行都之任务,必与敌作最后之决战,故较其它各战区尤为重要。而吾人所负责任之重大,亦于此可见。深望诸同志一本委座之训示,淬励奋发,痛改前非,以达克敌致胜之目的。惟本战区成立伊始,一切犹待吾人之努力者固多,然我革命军所赖以克敌致胜之自信者,端在吾人亲爱精诚与不成功便成仁之革命精神与决心。相信本此精神与决心,必可克服任何困难,争取最后胜利。于此尤应为我诸同志告者,过去少数部队,由于对己认识不足,缺乏与敌作战之坚强自信,由于对敌估量过高,发生败北主义之动摇观念,此种错误卑怯之表现,实属无异助敌。吾人必须发扬我革命军人大无畏之精神,彻底粉碎过去畏敌之心理,至于后方一切应行准备事项,诚此次赴渝,大体均有头绪,正在逐步进行。诚既负本战区之军事责任,自当尽个人最大之努力,以减少诸同志之困难,而免影响于作战。深望诸同志兢兢业业,咸抱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之气概,与死得其时、死得其所之决心,利用时间,加强训练,积极准备。应知为主为奴,系此一战,各人必须尽最大之努力,完成革命之使命。临电神驰,愿共勉旃!(二十九年八月三十日)

  在上电发出的同时,即进行解决部队缺额及军粮问题。

  这两个问题的彻底解决,是三十一年(一九四二)二月召开经理会议,通过厉行军需独立制度以后的事(见下节)。在军需会议召开以前,我们的临时解决办法,是先把部队缺额据实呈报军委会,并请有关机关尽速拨补新兵及输卒,以求核实。

  部队缺额核实,冒领粮饷问题,自然不易发生。冒领以外的军粮问题,我和中央交涉的结果很圆满,得到四项解决办法:

  一、临时救急办法,当前军食,由兵站总监部加速运输,以供食用;

  二、囤积三个月军粮,使军食不致发生恐慌;

  三、囤积民粮,使本战区民食,不致因作战而受到影响(鄂西粮食产量,每年仅敷七、八个月之用),必须实行管制;

  四、抢购滨湖米粮,滨湖年产稻榖三千余万担,除供当地食用一千余万担外,尚余二千余万担,准由中央拨款交本战区采购,分囤安全地带,以备缓急。

  再则关于运输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六战区辖区既所在多山,现代交通工具,不用说不够用,就是够用也用不上,那就要靠输卒的肩膊了。六战区因得鄂省府之充分合作,运输军粮自有一套作法,颇着绩效。此事于《我与湖北》中已有记述,此处不赘。

  关于军粮拨补,本规定由中央统筹,这制度并不错,但办法的漏洞很多,也是事实。譬如甲区的粮,已经运到乙区,及至甲区需粮时,又由乙区运回,这办法之不合理、浪费之大,可以想见。我曾提议湖北缴中央的粮,可以就近留用,他们反对。原来运粮周折越多,经手人好处越大,可见办法不良,足以使好的制度变质。又如中央规定川江运价太低,发给时再加刁难,船夫不堪其苦,往往有故意把粮船弄沉了的事件发生,公私交受其弊。在本战区范围内,我规定运多少米,给多少钱,不拖不欠,就不再发生沉船的事了。可是军政部不给核销运费,幸亏何部长敬之(应钦)先生特准我实报实销,问题才算解决。说老实话,敬之先生本人公忠体国,吾无闲然,不过他主持军政部时间太久,不免受人包围,以致遭受许多物议,实在可惜。

  部队缺额及军粮以外的问题,我们采取的解决办法,是由开会公开讨论,以众议咸同为解决之道。二十九年(一九四○)九月二十至二十四日曾开训练会议五天,同年十月二十八至三十一日曾开卫生会议四天,同年十月三十一至十一月四日曾开政工会议五天,三十一年(一九四二)二月十二至十四日曾开经理会议三天,这几次会议对于解决各项有关问题,都相当的成功。

  训练会议决议重要的部队教育方式有:

  一、补助教育

  欧美教育普及之国家,士兵征召入伍,亦常采用补助教育。教育落后之我国,对于士兵,更应厉行识字、卫生等补助教育。

  二、机会教育

  利用一切空隙,扩张时间的效率,比如在行军时候,就要练习侦察、搜索;在宿营时候,就要练习警戒、步哨;利用天候的变化,如夜间、雨、雪等时候,实行特种教育等。又如利用地形的不同,在山地行山地教育,在湖滨或河边,行河川、湖沼的战斗训练。

  三、重点教育

  以实际上之急切需要与以往所得经验教训为根据,实施重点教育。本战区目前之重点教育,以山地战为主,特别注意养成充溢之攻击精神。主要课目如:严格训练射击、刺枪、投掷手榴弹等,利用地形、地物之训练,爬山训练与山地工事之构筑训练,不断练习「近接战斗」、「突击战斗」、「不意战斗」等,防空、防毒、防降落伞部队之训练,对敌向我迂回包围及我向敌迂回包围与退却之训练,侦察、搜索、传达、步哨及战斗间之联络等阵中勤务之训练,据点攻击之训练。此外还有许多决议案,姑从略。

  卫生会议决议重要议案如下:

  一、以六个月为一期,办理医务人员训练班,除轮流抽调各师军医受训外,并招考高中或初中毕业生加入训练,以便补作初级军医、司药与看护士。

  二、招收征调高小、初中学生成立看护预备团,施以相当训练后,分发前方部队服务。

  三、在士兵教育中,增设卫生教育一项,由长官部规定卫生训练办法,通令实施。

  四、增加每员名每月药费。

  五、请军医署按照病类统计疾病比例,按季节转令药品供应社储备适用药品,并尽量减低价格。

  六、由兵站卫生处按实际需要统筹补充裹伤材料。

  七、请红十字会在本战区各适宜地点设置灭虱站。

  八、由长官部通令各部队尽先补充担架兵。

  政工会议决议重要议案如下:

  一、设立军民合作站,通过第六战区军民合作站组设纲要,其要点为:

  合作站之设立,以促进军民合作、提高各地文化、动员民众担任各项抗战工作为目的。

  各县沿交通线及军事补给线,及各军事据点,以区、乡(镇)联保为单位,设立军民合作站。

  合作站之任务如下:办理军民间之各项交涉及联络,并洽调军民感情,以促进军民合作;发动民众担任后方勤务;办理并协助各种救济、救护工作;办理各项文化服务、文化发行;协助军运、驿运;纠察军风纪;协助或办理各种军事调度及其它服务。

  合作站由区、乡(镇)长或联保主任、地方行政人员、地方党政团体、驻军政工人员、驻军官佐及其它地方人士组织之。

  二、鼓励军队战斗意志,其办法要点:

  加强士兵政治教育,政工人员及部队官长每周召集士兵研究党义、政治常识、国际形势,及战斗经验二次,并按期考验,以增加其知能。

  改善士兵生活,实行粮饷划分,密查并严办部队中克扣军饷情事。

  官兵生活一致、精神一致。

  整饬纪律、严明赏罚,各部队自行设立武装与便衣执法队,经常维持所属单位军风纪。每一会战后,应立即考核功过,迅行赏罚。

  救护伤病,抚恤死亡。

  优待出征军人家属。

  以上各种会议开会的时候,部队有关人员、长官部主管人员及中央部门主管人员均出席,所以通过的议案都是各方面认为可行而且能行的建议,绝非徒尚空谈者可比。此外,我们还开过县长会议、参谋长会议、历年年终党政军联合检讨会议、每一次战役后的军事检讨会议等,不能一一备述。总之,我们是假开会的方式,沟通隔阂,解决问题,检讨过去,策励将来,即此以求部队的进步,即此以为作战的准备。

  在此可以说,我和我们六战区的文武同仁,为了达成拱卫陪都的使命,虽然不曾如古人之卧薪尝胆、枕戈待旦,但我们确曾不辞劳、不怕苦、兢兢业业的干了几年,所以直到抗战终了,敌人在六战区境内迄难逞其凶焰,亦非偶然。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