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三章 第七节 黄山会议

|<< <<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 >>|
第三章 第七节 黄山会议

  抗战抗到第四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相信:最后胜利之券已稳操在我们手里,日寇这种疯狂的行动,是毁灭即将到来的前奏,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黎明之前最为黑暗,也确是一句经验之谈。最后五分钟的难以支持,比开始时的五小时乃至五整天,似乎还要加甚。所以当胜利在望的末两年,抗战阵营反而危机重重,比过去任何一年都还来得严重。

  最可怕的现象,就是一般国民精神的崩溃,悲观、消极、怨愤的气氛到处弥漫。反映在生活方面,就是可以享乐的人,无不尽情享乐,以「今朝有酒今朝醉」为准则;而无力享乐的人,则以怨天尤人的方式,过「活一天算一天」的生活,毫无自力更生的打算。这种人人觉得没有前途的心情和行动,表现在部队上的,就是士气更消沉,纪律更败坏,战志更低落。豫中会战就是这一时代背景所产生出来的标准范例。

  郭沫若当时写了一篇「甲申三百年祭」的论文,在报章上发表,极轰动一时。他说明亡于崇祯十七年甲申(一六四四),至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岁次甲申,适为三百年。他把民国三十三年之甲申,比成崇祯十七年之甲申,明朝败亡现象,现又一一复见于今日。危言耸听,在他当然别有用心,但是当日一般失败主义者,和他同有此感的人,确实也不在少数。所以郭文之轰动,正因为它对时局的看法,有相当的代表性,并非全出偶然。

  当时还有人认为国家最大的危机,是没有人能讲有用的话。其所以如此者,一因有官做的人不必讲话;二因想官做的人不敢讲话;三因知道不能讲,且讲了也无用的人不肯讲话,于是人人缄口不言,伪装一种天下太平景象。

  「天下以言为戒,最国家之大患」,道理是不错的。然谓当时人人不言,也不尽然。我是「有官做」的,我就极爱讲话。三十三年(一九四四)七月十日,委员长手令各部主管研究整顿军纪、振作士气、充实兵员、加强战力等十事,我于奉令后,除对所问一一据实以闻外,还加上一段总论:

  钧座年来所令行之事,无一不切乎实际之需要,所指示之方针,无一不合乎主义,意美法良,本毋庸置喙,然事实上之教训,又无一不结果变质,弊端百出。此中原因,可以深思。职意:无论古今,仍不外「为政在人」之理。设有治法而无治人,结果终不免于空谈。公诚负责为做人做事之第一道德,推诿拖混则为革命最大罪恶。其中分别,即为国家存亡、革命成败之所系。今日之事必须争取时间,不可等待时间。当前大势必须解决问题,不可等待问题解决吾人。今日一切,非看不出、做不到,而完全在于无决心、不去做。目兵疲战急、民困国危之状,实令人悄然心忧。今后对于现状能否维持下去,抑或必须痛下决心,断然改革,以争取最后之胜利,唯在钧座之善善恶恶当机立断耳。

  我好说切直的话,有时且有较此为甚者,委员长从来不以为忤。可见委员长虚怀若谷,本能受言。不过像我如此敢言的人,究竟为数不多,我一个人能有多少知识见闻,所以当时确有上下壅蔽现象,是无可讳言的。

  在上述时代背景之下,委员长乃决定召开黄山(委员长重庆官邸)会议,以整军为主题,以反省、自责、大家知无不言为宗旨。于三十三年七、八两月间,先后召开预备会议及正式会议两次,历时多日。委员长于会议开始之前,曾发表痛切训词,极富历史价值,兹节录数段如后:

  今天是整军会议的预备会议,关于提高战斗精神,增强战斗力量,整肃军纪风纪,改善军事业务的各种问题,都要在此次整军会议中间求得解决的办法、可实施的方案。其性质的重要,简直可以说是关系我们国家与军队的生死存亡,也就是我们彻底反省,雪耻图强的一次会议。

  先揭示开会宗旨,接下去说中国现役军人的地位:

  你们要知道,现在外国人对于我们中国军人的心理,要知道他们对于我们中国军人的地位、人格是一种什么看法?不要以为他们把我们当作四强之一,就自己以为是了不得。须知他们实际上不仅不把我们当一个军人,而且简直不把我们当一个人。这种心理,这种耻辱,不知道你们都已痛切感觉了没有?长此下去,眼前就要亡国!长此因循下去,再不力求振作,不要说我们的力量不能消灭日本,就是日本失败而灭亡了,也绝不是我们的胜利。

  为什么外国人这样看不起中国军人?豫中会战就是自我暴露的一个例证,委员长说:

  讲到这一次中原会战(即豫中会战)的情形是怎么样呢?有一些美国和苏联的军官和我们军队一同退下来的,据他们所见,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种情形,简直和帝俄时代的白俄军队一样。这样的军队,当然只得失败!我们军队里面所有的车辆马匹,不载武器,不载弹药,而专载走私的货物。到了危急的时候,货物不是被民众抢掉,就是来不及运走,拋弃道旁,然后把车辆来运家眷。到后来人马疲乏了,终于不及退出就被民众杀死!部队里军风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这样的军队,还存在于今日的中国,叫我们怎能做人?尤其叫我个人怎样对人?

  大家都以为现在我们还有四、五百万军队,有这许多人民,有这样广大的土地,在国际上我们还有讲话的资格。但你们要知道,现在一般联合国已经看我们军队不是军队,看我们军人不是军人,看我们军事机关更不是军事机关了。由于我们自身种种腐败缺点的暴露,可以说他们到了现在,已经根本没有把我们中国放在眼里。我们国家和军队的地位,低落到这种地步,我们如果还有一点良心血性,还能够毫无感觉么?还能够因循下去么?

  以下就说到部队的腐败,应由军政废弛来负责:

  现在我们军队的腐败,战斗力的薄弱,绝不能怪一般下级官兵,也不能完全归咎一般部队长,大部分责任要由今天在座的中央各位高级主官来担负。因为我们现行办法,有些几乎是纵容一般部队公开舞弊,使一般部队不能不吃空额,不能不贪污,不能不腐败。举例来说,现在我们军政机关的人员就有一个极不妥当的观念,以为只有拿部队的缺额来维持官兵生活,只有拿余粮来周转一切费用,差不多大家都视此为当然,而不知其害之大,亦不想其它补救的办法。

  现在外面一般人对于我们军事机关的批评很多,这当然不能尽信,但实际上弊端也就不少。例如我们军政部向纱厂收买的纱布,都是最好的纱布,然而我们发给士兵服装的质料,却经不起一、二个月的服用就坏了。此中弊端何在?我们主官不能不认真追究。又如,现在外面传说:一个补充团或其它特种兵团的团长,来到重庆领武器或其它军需品,每次要花费两、三万多至五、六万,来运动我们主管机关的主官或其它内部负责人员,否则就不能顺利领到。

  以下又说到兵役办理的坏,也是军纪堕落、战力衰退的一大原因:

  前几天,我看到红十字会负责人送来的一个在贵州实地看到的报告,(注七)报告新兵输送的情形,真使我们无面目做人,真觉得我们对不起民众,对不起部下。据报告人亲眼看到的沿途新兵都是形同饥莩,瘦弱不堪,而且到处都是病兵,奄奄待毙。有的病兵走不动了,就被官兵枪毙在路旁,估计起来,从福建征来的一千新兵,到贵州收不到一百人!这种情形,兵役署长你知道不知道?

  以下对于军队的编制与经费,有种种明确的指示,后来黄山会议预备会议以及黄山会议所决议的议案,也就都是根据各方提案与委员长的指示研议结果的具体化。

  决议案共计十四项,不妨简述如下:

  一、调整部队案:应采「实兵」主义,而进于「精兵」主义,减少大单位,充实小单位,即以裁并节省之费,移作挹注之用。第一步于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底以前,将全国官兵(连伤兵十五万在内)裁减为五百万人。第二步于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再裁减编足二百个师的精强国军。

  二、提高官兵生活待遇及解决副食马干案:

  改善各种给与每月增加经费九亿三千余万元。

  改订官佐薪给较原规定增加自二十倍至四十二倍不等(阶级愈低者增加倍数愈高),每月增加经费七亿八千余万元。连前合计月增十七亿二千余万元。

  三十三年度军粮配额,合计一千九百余万大包,照一战区所拟节余军粮比例,(注八)以一成计算,年可节余二百万大包,每斤平均十五元,年可节余六十亿元,每月可弥补经费五亿元。核实各项给与,每月可节余四亿三千余万元,两共可弥补经费九亿三千余万元。

  提高官兵生活待遇,增加之经费十七亿二千余万元,除以上节余抵补外,尚欠七亿余元,由财部增拨。

  三、确立补给制度案:以后勤部为中央统一补给机构。

  四、改善卫生发给实物案:决定配发实物,并确保来源,以免匮乏。

  五、调整机构案:简化级层,以三级或四级为标准;裁汰冗员十分之一或十分之二;裁减骈枝机构;公役改为十员用一名;限制机关、部队编制外设参谘议及非战斗人员。

  六、整饬机关部队风气及纪律案:部队不得经营生产事业;部队官兵,禁止携眷随营行动;提倡正当官兵娱乐、体育及研究学术,以调剂官兵精神生活;彻底执行连坐法;严订法规,彻底制裁部队长违法行为(在战时军律内,增订走私、包庇走私、吃空、浮报、冒领军实、假公济私,分别处刑与无期徒刑等规定)。

  七、确立政工重点案:应以配合整军要务为总原则,从而树立健全之人事制度,调整并充实各级机构,加强对补给经理之监察,达成改善官兵保育工作之任务,俾能从积极方面,提高部队战斗精神,转移部队风气。

  八、调整法制案:军法应整理、修正、废止者,即分别整理、修正、废止之。

  九、改进国防工事案:已构筑未完之国防工事,改用扼要据点式,于阵地带之要点,采用堡垒式之据点编成,必要时以野战筑城联系之。

  十、整理国军增强战力案:确立统率体系;革新军事教育;调整经理制度。

  十一、加强军师管区司令职权及改善新兵待遇接兵送兵征补办法;军师管区司令之职权,均有加强之详明规定。新兵衣食住行待遇事项,亦均有具体改善之规定。此外,对于新兵在途中病死或受虐待事项,亦有改善之规定,不备述。

  十二、一保数兵与一甲一兵之应如何采取案:一保数兵与一甲一兵两案,准自由采用。

  十三、加强部队主官对于经理应负权责案:各部队主官原有统辖所部军令、军政之权责,对军需业务自应负连带责任。兹拟明确规定准则八项遵行。(从略)

  十四、遵照委员长十八日黄山会议训示,拟具有关政工各案办法案:制定部队政工人员与地方党团、各机关、各学校及民众联系办法;部队政工人员抚慰抗属及抗战先烈遗族暨伤残军人办法;连经理委员会组织规程等办法。

  黄山会议在历年各地举行的军事会议中,无疑地是最重要的一次。抗战末期危机之严重,凡是当时经历过的人,想能记忆犹新,用不着我来多说。危机的总暴露,当然还是以在军事方面最显著。黄山会议不啻给当时奄奄一息的军事,打了一剂强心针,颇有振衰起敝作用,否则不必等到日本战败,我们也会自就灭亡。

  不过积重难返的关系,非常重大。黄山会议所注射的强心针,振奋一时精神则有之,收起死回生之效则未也,所以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底才又有中枢机构改组之举。我于此次改组中出长军政部,可惜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神医亦且束手,则德薄能鲜如我者,那有奏刀騞然的本领,也不过拿着死马当活马治一下罢了。















|<< <<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