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二章 第六节 保卫大武汉的部署与设施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
第二章 第六节 保卫大武汉的部署与设施

  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五月十九日徐州撤守,津浦路的战争至此已成过去,敌人下一步的攻守目标,谁都知道就是武汉了。

  敌人此时所采用的战略自然还是速战速决,以为如果占领了武汉,中国的战志和战力,均将消灭殆尽,「中国事件」自再无拖延的可能,将照他们所期望的当真可要胜利结束了。所以他们在开始动作之前,就扬言八月十五日以前,一定可以打下武汉。

  敌军进窥武汉的路线,当时依我们的判断是:

  一、六月八日花园口之黄河堤岸决口,黄水泛滥,由北正面南犯武汉,可能性大为减少。

  二、取大包围路线:

  沿江两岸,依海空军之掩护,进犯武汉。

  取南昌、长沙、岳州,以截断粤汉路,包围武汉。

  由皖北分道西犯,截断平汉路,突破大别山,以进逼武汉。

  后经事实证明,敌人所采取的路线,和我们上面判断的正好相符。日编《日本在中国方面之作战纪录》一书,即有如下之记载:

  派遣军为使第二军由大别山北麓前进,第十一军由长江两岸地区前进起见,选定合肥附近为第二军之集中地,九江附近为第十一军之集中地,并使直辖兵团担任确保由湖口下游之占领地域。

  第二军于八月底即由合肥附近开始行动,先击破大别山北麓之中国军,继以一部由商城附近,以主力由信阳附近,实施大别山突击作战。第十一军于十月下旬攻略九江,尔后以主力攻击汉口南方粤汉线方面,以一部攻击长江北岸。

  台湾旅团(即波田支队)溯江登陆,以配合正面作战。

  我们根据我们的判断与情报,拟定我们保卫大武汉的部署和设施。兹述其大略如下:

  一、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六月七日,奉颁武汉卫戍区新的战斗序列如下:

  武汉卫戍总司令陈 诚

  第一兵团总司令薛 岳

  第六十六军叶 肇辖师2

  第二十五军万耀煌辖师2



  第 十六 军李韫珩辖师2

  第 四 十 二 军郭汝栋辖师1

  第 七 十 三 军王东原辖师3

  江防要塞部队

  第八军团夏威—第八十四军夏 威辖师3

  第 四 十 四 军王缵绪辖师2

  第 六 十 七 军许绍宗辖师2

  第二兵团总司令张发奎

  第 四 军吴奇伟辖师2

  第八十六军何知重辖师2

  第八十七军刘膺古辖师1

  第七十军李觉辖师2

  第三兵团总司令孙连仲

  第 三 十 军田镇南辖师2

  第 四 十 二 军冯安邦辖师2

  第 三 集团军于学忠—第五十一军于学忠辖师2

  第 二十六 军萧之楚辖师2

  第 五十四 军霍揆彰辖师2

  第二军 李延年辖师3

  第 七 十 五 军周 岩辖师3

  武汉警备司令部

  第 九 十 四 军

  第六十军卢汉辖师3

  第八军李玉堂辖师3

  豫鄂湘赣边区游击总指挥陈诚(兼)

  (此项战斗序列以后又迭有改变,不能备载,录此以见其一斑)

  二、保卫武汉作战计划要点:

  方针:为达成保卫武汉,长期抗战,争取最后胜利之目的,应以一部配置沿江各要地及南浔路线,以主力控制于德安、瑞昌以西及南昌附近地区,侧击深入之敌。无论如何变化,我军务立于外线作战地位与敌作战,确保机动之自由,至万不得已时,以卫戍部队固守武汉,主力应转移于武汉外围,以求夹击敌军而聚歼之。

  兵团部署:我最高统帅部于六月十四日下令成立第九战区,派我为司令长官,仍兼武汉卫戍总司令。至七月十三日,以江北划归第五战区,武汉与沿江暨长江以南划归第九战区。九月二十日,令以武汉卫戍总部直属大本营,另派他员负责,我则专负九战区责任。即以第一兵团薛岳所部位于南昌、鄱阳湖星子一带,以第二兵团张发奎所部位于沿江一带,各以有力部队配置于沿江沿湖地区,阻敌西上及登陆,以主力控制于瑞昌、德安及南昌附近,以侧击敌人,另以八个师为武汉之防卫部队。(第三兵团拨归第五战区)

  三、武汉防御建设

  武汉居全国腹心,为兵家必争之地。九一八事变后,在准备抗日声中,即开始注意武汉防御。曾构筑野战工事及永久炮兵工事,称之为武汉要塞,是为武汉城防建设之第一时期。

  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四月,武昌行营成立武汉城防整理委员会,经勘查前一期防御建筑均不合现代要求,计划重新构筑,以确保武汉资源及国防要点为目的,尚未及实施,武汉行营撤销,奉令城防整理委员会改隶陆军整理处,派我兼任该会主任委员。未几,因该会组织失于简单,于二十五年(一九三六)一月,又将该会改组为委员长行辕城防组,以选择要点构筑武汉城防必要工事为急务。二十五年八月行辕结束,城防未了事宜令由驻汉第五十八师照原定计划,继续办理。至二十六年(一九三七)二月,全部工程及与防御有关之交通通信及市区之必要军事建筑,均先后完成,交由武汉警备司令部负责监管,是为防御建设之第二时期。

  二十六年(一九三七)七月抗战军兴,急须加强防御工程,武汉防御工程又改归参谋本部城塞组办理,并成立武汉城防工程处以为办理机关。同时,依武汉卫戍总司令部之规划,以第三、六、九、十四、五十五各师及炮兵第四、十、十六各团协同该处,分任防御野战工事之构筑。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一月开工,历时三月完成,是为防御建设之第三时期。综观武汉防御工程,虽因经济限制,不能一一适合现代要求,但未雨绸缪之用心,亦颇难能可贵矣。

  四、推进全民总动员

  方针:使一切能利用以抗敌者,务必全体动员,任何牺牲在所不惜;而同时不应牺牲者,以及足资敌利用者,虽一草一木亦不应轻易委弃之。尤必须实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之原则。所谓有钱出钱,应由上中层分子切实觉醒,人人抱定国存与存,国亡与亡之决心;所谓有力出力,必须顾及人民之家庭状况及其生产情形,以资平允,而免引起社会之混乱。

  动员具体工作:

  兵员补充,即人员动员。

  物资补充,即军费、饷糈及一切经济上之动员与生产。

  民众自卫,即巩固地方治安与后方秩序。

  军事配合,即运输、侦探及救护队之动员。

  破坏敌后,肃清汉奸,即战区民众之动员。

  五、紧急实施之工作

  管制物资

  对一切抗战有关物品物资,如粮食、燃料、水电等,切实估计其需要量,及可能的供应量,设法购备储存,并节约消耗,由所在政府会商办理。

  一切战备中必需之临时材料,如麻袋、铁丝等,应指定地方政府、商会,动员商家、住民及民众团体等尽量征募,必要时依军事征用法实行征集。

  凡人民生活必需品及军用器材,由地方政府会同商会,按供求情形实行平价,严禁操纵垄断。

  公有企业(银行、铁路、市政等机关)应由财政部、交通部、经济部及地方政府商定其工作原则,或迁移时地点,及其准备布置。

  一切私人大企业、银行、钱庄、工厂,应由财政部、经济部、地方政府及商会,商定其工作原则,及帮助其迁移的办法。

  一般商业、小手工业,应由商会立即详细调查,并规定进行疏散到内地的准备和布置。

  管制交通

  武汉三镇水陆交通工具,由后方勤务部指定主管机关予以调查登记。

  各种交通工具动员之最小限度及最大限度,由各主管机关予以详确之计划。

  后方勤务部责成运输及交通主管机关,切实拟定统一的管理方法,及指挥系统(航空、铁路、公路、邮务、电报、电话、轮船、民船、人力车等),依其性质不论为公营、私营,一律以本区为单位,成立最高统一管理指挥机关。

  各交通机关在后方勤务部指挥之下,预筹各项交通工具之可能安全保存的办法。

  凡各交通事业中,各级现职员工及流亡员工,由各主管机关予以登记,以备交通动员后之补充。

  防止汉奸

  本区内各机关所有情报侦缉人员,应在统一指挥之下,分别指定活动区域,负责查缉。

  进行普遍宣传,鼓励民众团体检举汉奸间谍,凡隐匿不报者即实行连坐。

  选择灵活机警之儿童、妇女,施以短期情报训练,使其参加秘密侦探网。

  汉奸、间谍最易隐匿之特殊地区,由统一情报指挥机关多派干员梭巡监视,遇有奸间嫌疑,即跟踪查缉,务使奸间无法在特殊地区以外活动。

  减少损害

  由主管机关责成地方政府召集有关机关,会同交通运输机关,统筹专供疏散人员及迁移物资之交通工具期间与路线。

  伤病难民、囚犯应尽先疏散,由各该主管机关负责,限期办理,老弱妇孺由各该地方政府劝谕疏散,并尽量给与疏散人口各种便利。

  在疏散人口期间,动员各项组织向市民进行衣款的征募运动,帮助他们离开武汉,并给以适当的宣传和教育,使回到敌人后方能进行抗敌工作,移到内地能继续从事生产。

  其续由前线向后方迁移者,指定集中地区实行第二步的疏散计划。

  组织民众

  民众团体依职业区分为商会、工会、农会、学生会、文化团体联合会、社会团体联合会、自由职业团体联合会、妇女团体联合会等八种。

  民众团体依战时工作性能区分为宣传队、慰劳队、征募队、工程队、输送队、侦察队、技术队、救护队、消防队、向导队等十种。

  为积极建立民众武装,在城市分别组织工、商各种自卫团,在乡村组织人民自卫团,曾受军训之学生组织青年自卫团。(童子军附入)

  各民众团体均须经过登记始能活动,民众武装组织均须施以短期军事训练,所有各种战时工作队及民众武装组织之训练方法,均定有单行办法,以便施行。

  此外,对整饬地方吏治,加强军队政训,扩大各种宣传(对将士、对人民、对敌方官兵与敌国人民、对海外侨胞及国际人士)等项工作,均曾尽其所能,努力推进,以求取胜利,尽到保卫大武汉的责任。

  我是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一月一日奉命为武汉卫戍总司令的,同月十一日复被命为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同年六月十四日复奉命兼任湖北省政府主席。保卫武汉的重责大任,几完全集中于我一个人的身上,为了对国家和人民效忠,为了达成我多年抗日的心愿,除了感觉材辁任重外,原属义不容辞。不过估量一下我们抗战的条件,以及检讨一下一年来抗战的经验,谁也不敢保证保卫武汉使命的绝对成功。委员长于二十七年一月中旬在开封会议中,曾指出我军亟应改进的缺点十二项:

  一、高级将领缺乏指挥的优良技术与坚苦卓绝的精神,下级官兵缺乏新战术的训练。

  二、军纪荡然,命令不能贯彻。

  三、一般缺乏敌忾心,尤以高级官长为甚。

  四、缺乏协同动作的精神和技术。

  五、高级将领缺少牺牲决心。

  六、官长不知激发廉耻心,以明耻教战。

  七、执行命令不能确实。

  八、怠惰疏忽,不判明敌情真相,不检讨战斗经过。

  九、高级将领没有自信心。

  十、一切武器装备专靠后方接济,不知道在前方补充∣∣靠缴获敌人的来补充自己。

  十一、缺乏保密的习惯∣∣电讯管理不严,每易泄漏军情。

  十二、一般部队缺乏政治训练。

  这些缺点都是徐州会战以前发现的,徐州之终于撤守,即足以证明这些缺点之未能纠正。紧接着就是武汉会战,我们虽有亡羊补牢的计划,惩前毖后的打算,但究竟时间有限,七年之病尚须求三年之艾,何况我们以现代军备来衡量,几乎已落后在一个世纪以上,武德尤非朝夕之力所能振兴,则欲于仓卒之间,纠正过去一切缺失,事实上绝不可能。所以武汉势在必守,我们服膺当时委员长「寸土必争,守土有责」的训示;但在尽到一切力量之后,仍然不能守,也还是只好放弃。说老实话,若不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这样大的疆土,八年抗战是不可能的,八年持久抗战是让我们获得最后胜利的原因,而广大的空间则是让我们获胜原因中的原因。

  我自己稍稍引以为慰的,就是为了保卫大武汉我们确实做了不少的事,肯做事总比不做事好。敌人先扬言要在八月十五日占领武汉,后来又说九月中一定占领武汉,结果直到十月末,我们才撤出武汉。这就是肯做事的一点报偿。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