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二章 第四节 淞沪会战的得失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
第二章 第四节 淞沪会战的得失

  淞沪会战的得失如何?在抗战进行当中,有人认为得失相当,也有人认为得不偿失。但自今日视之,抗战已成为历史陈迹,对于得失的看法,较为客观,则我们定然要说:淞沪会战是所得多于所失的。

  先说淞沪会战的所失

  一、淞沪会战,我军使用兵力约达七十余万,敌军使用兵力亦达三十万左右。敌军外线作战,而使用兵力尚不及我军之半数,终能获致胜利者,唯一原因就是他们的装备优良。精神虽说胜过物质,可是血肉筑成的长城,事实上是抵御不了无情的炮弹的。所以我军虽多,终不免于败北。财物的损失不计,光是兵员的损失,我军超过敌军的数目,至少在一倍以上。「人海战术」是残酷的,淞沪会战,我军虽未尝有意使用此种战术,但其结果却与使用此种战术者没有多大区别,这是我们应有反省的勇气的。

  二、淞沪会战之初,我军士气的旺盛可谓达于极点,但因伤亡惨重,人海究竟不是火海的敌手,所以到了苏州河撤守的时候,士气一落千丈,几至无法维持。南京在崩溃的士气之下,也便轻易地失陷了。

  三、大兵团在一个狭小的地区作阵地战,后方的支持关系最为重大,诸如给养弹药的补充,战地伤兵、难民的医护、收容与管理,都是后方极重要的作业。而淞沪会战中,前线官兵竟有几个月不发饷,几天得不到饮食的怪事,而伤病军民辗转道途,无法治疗,尤属触目皆是。大军转移的时候,沿途遗弃的粮秣、弹药、武器、汽油等,随处可见,这些现象充分暴露我们后方没有支持前方大兵团作战的能力,显示中国仍然是一个组织管理十分落后的国家。

  四、我们抗战的决策是持久战、消耗战,胜败的关键原不在一时一地之得失。此种道理,早经宣告中外,人所共知。然淞沪一役,寸地必争,牺牲惨重,适与我们所标榜的抗战决策背道而驰。这现象显示我们似有决策,似无决策,足以引起人心的猜疑。

  以上为沪战之所失。

  以下再说一说沪战之所得

  一、敌人在淞沪挑衅,原意还是想要我们知难而退及早屈服的。中国的财富精华集中于江南,而以上海为之总汇。毁灭了上海,可使中国经济崩溃。而京沪近在咫尺,有如唇齿相依,上海不保,唇亡齿寒,国都亦将无法支持。国都不保,又可使中国政治崩溃。因此之故,日寇认为侵犯上海,是击中要害,射人先射马的绝招,必可使中国早日就范。殊不知中国受日人多年的侵侮,早有抗战到底的决心。而中国地大物博人众,正如百足之虫,可以死而不僵,平津可以不要,京沪又何不可放弃之有?这一点是日寇始料所不及的。所以他们刚在虹口挑衅,我们就将计就计,大规模抵抗起来。他们又错把我们长期抗战的序战当作背城借一的决战,于是集中兵力,不惜多次增援,以图一逞。至是,我们诱敌之计遂完全成功。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淞沪会战是我们导演的战役,而敌人在我们导演之下,弄假成真,以为南京一破,凯旋可期,因之由北而南的侵扰,变成由东而西的仰攻,这便是沪战最大的成功所在。

  二、中国境内用兵,由北而南者无不胜,由南而北者除明之灭元、国民革命军之北伐外,胜利的纪录绝。日寇于据有冀察后,如抄袭元清故事,挥兵南下,以偏师出洛阳,塞潼关之口,以主力趋武汉,关长江之门,则中国东西纵剖为二,西北方面进不能出,东南方面退不能入,此时我们的持久抗战,恐怕就要困难多了。太平天国之乱时,曾国藩在危难中,仍分兵回师武汉,可见争取武汉为兵家当务之急。今日阀估计错误,急其所当缓,遂予我以从容撤退的机会,否则能够退到四川的,恐怕只有少数能飞的要人,则中枢早已解体,尚何有于长期抗战?

  三、淞沪会战,一打就是三个月,开头使用的兵力都是中央的精锐,使国人对于政府抗战的决心,再无可以置疑之余地。然后调派西南、西北的部队,才不致发生困难。西北、西南在此以前,多少还保有一点割据的局面,真正全面统一的抗战,实自淞沪会战始。在军事的统一前提之下,才形成了全国政治的统一。后来四川成了中国的堪察加,重庆成了长期抗战的司令台,自陕西秦岭终南山脉,转向豫西、鄂西、湘西连成一气,成为抗战的最后防御线,运用自如,如指臂之相使,这也是淞沪会战打出来的成绩。

  四、中国经济物资工业设备,因淞沪会战相持较久,始得有内迁时间。数百年来,中国文化发展,以东南一隅及沿海地带为最。西南、西北相形见绌,已成为落后地区。沪战揭幕,经济工业内迁,东南及沿海人民亦大量西徙,遂造成一种大规模的文化交流,西南、西北之文化水准无形中跃进甚钜,对于配合长期抗战当然有莫大的贡献。假使日阀先据武汉,这种有利形势自属无从谈起。

  五、我军沪战中所表现的坚强英勇,不但粉碎了日本「中国通」所说「只要三师人就可以到处横行」的狂悖预言,并且也惊醒了开战后日阀「速战速决」的迷梦。同时中国军队在世人的心目中,也为之观感一新,不复如以往之受人轻视。兹节录沪战时外电数则以为证:

  伦敦二十八日(十月)海通电:此间各报,本日对上海华军于猛烈抗战之后,始按照预定计划作最有秩序之撤退至业经布置妥当之新防线(指苏州河南岸防线),一致表示钦佩。泰晤士报发表社论,特别提出华军之英勇抵抗,并称日军尚未获得其摧毁中国军队主要目的。即此次两军作战,华方伤亡固极惨重,但十周之英勇抵抗,已足造成中国堪称军事国家之荣誉,此乃前所未闻者。

  伦敦二十八日路透电:泰晤士报二十八日社论,先谓本报对于此次上海作战中国军队之英勇智谋表示最大敬意。继谓:上海十周血战,将有一日证明中国已安置从来未有的兵力之基础矣。华军现已从滑稽故事之迷雾中脱颖而出,此为近世史中之第一次。

  伦敦二十八日路透电:新闻纪事报二十八日社论称,华军在沪抵抗日军攻击之战绩,实为历史中最英勇光荣之一页。华军之忠勇抗战,当可感动参加九国公约会议之诸代表,为维护国际法起见,同取均等之坚决立场。(委员长命再支持苏州河防线三日,其故在此。惜比京会议结果,仅于十一月十五日发表宣言一通,要求日方接受国际调解,日方则悍然不予置理云。)

  以上是淞沪会战的所得。

  得失两相比较,所得是政略战略的成功,所失是战术战斗的失败,自然所得者大,所失的小,是很显而易见的。

  日阀对华战争利在速战速决,不能速战速决就是他们的失败。淞沪一役之后,反而给我们奠立下长期抗战的基础,此而犹不认为失败,徒见其颜厚而已。日阀致败的唯一原因,就是对中国的估计错误。因此我们觉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语,实为古今不刊之名论。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