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二章 第三节 淞沪会战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
第二章 第三节 淞沪会战

  日寇在北战场进攻南口之际,在淞沪一带亦同时积极制造事端,以图早日完成征服中国之计划。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八月九日,敌武装官兵侵入我虹桥机场警戒线滋事,并以陆战队登陆,要求我撤退驻沪保安队。经我严词拒绝,八月十三日,敌竟集结驻沪陆军及海军陆战队约万余人,向我保安队进攻,淞沪会战序幕遂由此揭开。

  八月十四日,我仍在牯岭,委员长以前方军事紧急,要我急速回京。其时,水陆交通异常紊乱。十五日早四时,交涉好了一条差船驶往九江,八时由九江开船;十一时至芜湖,改乘汽车进京,抵京已午夜后二时矣。

  事变发生后,我未能实时进京的理由,一因有病,一因负有庐山训练的任务,未敢轻动。而且当时政府中,少数妥协亲日分子与我积不相能,我也殊少和他们共事的可能,故未自动下山晋京也。

  既奉召命,只得立即就道。到京后,即晋谒委员长,承以三事相告:一、华北与晋陕将领来电要求中央派我至华北指挥抗战;二、赴上海视察张治中部作战,并协助之;三、速厘定战斗序列。我当时不知道应以何种身分参加各项工作,且亦不能同时分赴各地,因即面请委员长作一决定。委员长问我:「何种名义较为合宜?」我说:「如欲机动使用,高参名义即可。」委员长不以为然,似有设置行辕之意,但未成定议,还是让我先到上海看了再说。

  关于厘定战斗序列一节,因主管部门缺欠资料,乃与白副参谋长健生(崇禧)、黄部长季宽(绍竑)、王次长达天(俊)等会商,我曾就我所知陈述各方将领之历史、个性、能力等,藉供当局参考。后来决定的战斗序列(见前第一节),采用了我的很多意见。

  八月十六日,偕熊主席天翼(式辉)赴沪视察,那时沪上抗战部队是第九集团军的八十七及八十八两个师,集团军总司令是张治中。敌军登陆部队已经被我包围,不过我军兵力仍不敷分配,预备队也很少。我觉得这种战法,与「十则围之」的原理不合,因提议将三十六及九十八两师加入攻击,先将敌方阵地中央突破,再向两方席卷而扫荡。十八日晚返京请示,熊天翼于途中说:「我们应商定如何一致报告委员长?」我说:「各就所见报告,可使委员长多得一份参考资料,似可不必一致。」

  后来熊的报告是:「不能打。」我的报告是:「不是能不能打的问题,而是要不要打的问题。」委员长要我加以说明,我接着说:「敌对南口在所必攻,同时亦为我所必守,是则华北战事扩大,已无可避免。敌如在华北得手,必将利用其快速部队,沿平汉路南犯,直趋武汉;如武汉不守,则中国战场纵断为二,于我大为不利。不如扩大淞沪战事,诱敌至淞沪作战,以达成二十五年所预定之战略。」委员长说:「打!打!一定打!」我趁此机会建议:「若打,须向上海增兵。」随后就发表我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增调部队,赴沪参战。从九一八事变起,我誓愿为抗日战争效命,至此乃得如愿以偿。

  十六日,我建议调三十六及九十八两师加入攻击时,本已决定照办,但因将领建功心切,攻击开始过早,三十六师已迫近汇山码头,而九十八师尚未开到,致使进攻部队反陷于被动地位,而功败垂成。

  八月二十二日晚,敌以增援来沪之第三师团、第十二师团、第一师团之第一旅团、第八师团之第一旅团,由狮子林、石洞口、川沙口及张华滨附近,同时强行登陆,向我宝山、罗店、浏河之线进犯。我方因沿江配备兵力单薄,未能阻止敌军之登陆,沪战局势遂益形扩大。(图九)

  我所统率的第十五集团军,所部主力为第十八军及第五十四军;在太仓附近之江防守备军刘和鼎部,以后还有第六师及第五十一师,亦均拨归本集团军指挥系统。二十四日,本集团军各部陆续到达,加入左翼,后来中央军由朱一民指挥,右翼军由张发奎指挥,向登陆之敌猛攻,在罗店附近展开激战。我军士气甚盛,但敌以海军炮火与陆空协同,威力太大,我军牺牲过重,前仆不能后继,敌则增援不已,以致仅能阻遏敌之前进,解除侧面威胁,难收聚歼之功。九月初,吴淞、宝山相继失陷,宝山失陷时,守军姚子青营全营殉国。九月十一日,敌主力进据杨行,续向刘行窜犯。十四日,我亲往刘行视察,见形势岌岌可危,建议相机转移阵地,保存战力,以便步步为营,节节抵抗。虽奉委员长核准,但中央又临时令各部再守三天,再行转移阵地。九月十六日,第九集团军被迫撤至上海北车站、江湾、庙行、杨家宅之线固守。九月末,刘行方面亦被敌军突破,此时我罗店方面阵地过于突出,只得放弃原定计划,退守罗店西南及罗嘉公路之施相公庙一带。于是全部攻势即告无形停止。(图一○)

  其时,在沪敌军计有第一、第三、第十一、第十二等四个师团,及第八、第十六各师团之一部,并海军陆战队等,共约十余万人;野山炮约四百门,战车二百余辆,飞机二百余架,大小兵舰七十余艘。我军方面亦陆续增援,湖南、广东、广西各省部队均编入战斗序列;刘建绪部则到达我右翼之沪杭路方面;川军亦已东下,正在运输中。十月初,我军因攻势顿挫,退守沿蕴藻滨南岸陈家行、广福、施相公庙、浏河之线,继续抵抗。(图一一)

  我军转移阵地后,敌一○二、一○七、一一四、一一六等师团之各一旅团及台湾军、伪军等,先后增援来沪,总计兵力已超过二十万人。此时,我奉命改任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令,负有沪战全局指挥之责。因鉴于沪战不仅为将来长期抗战之基础,抑且为转移国际视听之枢纽,乃再度拟定攻势计划,以图达成寸土必争之目的。十月十九日夜,督率各部开始前进,适逢敌之主力亦向我进攻,当即展开大规模之遭遇战。经三日夜之搏斗,双方伤亡均重,而我广西部队限于运输,不能如期集中,影响战局至钜。至二十四日,我军退守大场、走马塘之线;二十五日,大场被围,于阵地大部被毁陷落后,我上海方面守军,感受侧背之威胁极大,乃于二十六日调整战线,向苏州河南岸江桥镇小南翔之线撤退。三十日,敌渡苏州河南犯,经我坚强抵抗,并迭次反攻,终因敌炮火优越,未能奏效。

  十一月初,敌后续部队又复增加,我苏州河南岸阵地危如累卵。即于此时,敌第六、第十八两师团登陆杭州湾,我为保障侧背安全,派队迎头堵击,但因敌空军侦炸甚烈,我军行动迟缓,敌遂长趋直入。十一月九日,松江、枫泾同时被陷,(图一二)我淞沪阵地至此乃全陷入敌之大包围圈中,苏州河南岸之颓势亦未能挽回。为尔后长期抗战计,唯有迅速转移,重行部署,于是乃作全线之撤退。

  敌于杭州湾登陆之时,委员长电话问我:「如何处置?」我答:「急宜缩短阵线,苏州河部队应速转进武进一带之国防线中。」委员长经半小时之考虑,准照此议办理,但旋因此时九国公约国正在比京开会,委员长为争取国际声誉,令再支持三日。至十一月八日再行撤退时,部队秩序已乱,命令无法下达。是夜,敌冲入第一军胡宗南司令部,官兵死伤甚众。九日拂晓,胡徒步抵昆山,我命往收集溃兵。薛伯陵(岳)总部亦被敌冲入,薛泅水连越三河,力疲不支,几殆,赖获一浮木得免。孙元良、桂永清等亦先后奔至,因命孙守昆山铁桥,命前敌总司令部人员取水道往宜兴。我独与少数官佐分别至各要路口,令各部队长至指定地区收容整顿待命,我则至昆山一宝塔内坐镇。又三日,始乘小艇绕道回苏州,此时崩溃之势亦已稍定。

  十一月九日,我军决心全部撤退,决定右翼兵团撤守乍嘉之既设阵地,中央兵团转进青浦、白鹤之线;但因时机迫促,部队掌握不易,敌机跟踪轰炸,桥梁破坏,大军拥塞,秩序紊乱,致与左翼兵团之间发生空隙。十一日,青浦、白鹤之线被敌突破,我左翼各军向吴福之线撤退。原期与乍嘉右翼各军凭既设之国防工事固守,(图一三)旋因嘉兴失守,福山亦陷,敌有迂回我吴福线侧背之企图,乃又向锡澄之线转进。十一月二十六日,锡澄线亦放弃,以一部沿京沪路向常州撤退,以主力向浙皖赣边境撤退。江阴要塞自二十七日至十二月一日,与敌激战五日,亦因弹尽援绝而失陷。(图一四)

  我军放弃锡澄线后,即以三十六、八十八、八十七、五十一、五十八各师,六十六军及新到之第十军,参加南京守城。委员长召我入京,垂询防守南京之策,我首先问是否要我守城?委员长说:否。继问:由何人守?委员长说:唐生智愿负此责。我说:如要我守,我遵命;不要我守,我有意见,愿即陈明。我以为敌人在战术上虽获胜利,但在战略上实已失败。现在我军应速脱离战场,撤至皖南,以南京为前卫阵地,以贯彻我持久抗战之目的。委员长命与何敬之(应钦)、白健生(崇禧)及德国顾问法肯豪森会商,咸以南京孤立,无现代要塞设备,不易坚守,反复请命,至六次之多,委员长终首肯,命我前往皖南布置。

  但我走之后,唐生智以南京为国都所在,不应轻言放弃,乃请加调精锐部队死守。十二月四日,敌主力沿京芜路,占秣陵关,一部沿京杭国道,占句容;八日,附郭阵地相继不守;十三日,南京终告失陷。我守城军三面受敌,北临大江无路可退,牺牲之惨烈为抗战八年中所仅见。(图一五)

  淞沪会战的经过情形,略如上述。在战争进行中,我曾成为敌机侦炸的重要目标之一,有一段惊险的故事,不妨补述于后,以作本文之殿。

  敌军飞机的轰炸目标,除我方阵地及后方不设防城市之平民外,对于我军指挥官,也是他们跟踪炸射的重要目标。我的指挥部,敌机尤喜光顾,不过他们来的时候,我们刚好迁走,往往落后一步,以致徒劳无功。大军撤退之际,我派乔乃迁去宣城于城外设营。他为一时方便,设营于城外鳌峰农场。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来到宣城,见已布置就绪,因即驻入。次晨,俞樵峰(飞鹏)等来谈,敌机绕城轰炸,久之不去,全城多处起火。下午复来侦炸,集中向鳌峰农场投弹,司令部人员劝我暂避,我仍未动。俄而一弹正落门首,轰然一声,土石飞舞,幕友毛侃兄、陈宝仓兄均负伤甚重,士兵死者三人,我则满身都为尘土所覆,虽幸免于难,然亦间不容发矣。其它数人于饱受虚惊之余,神色木然,我安慰他们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始相率离去。敌机侦炸我军指挥官,大率类此,当然有汉奸为虎作伥,是不用说的。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