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许家屯香港回忆录 >> 前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
前言

  我一向对写回忆录兴趣不大,总感觉到自己满意而又可供别人欣赏的事不多。对有些熟人写的回忆录,自夸自大,“虚报冒领”他人成就为自己有的行为,更为反感。可是,现在变了,要写回忆录了。

  鬼使神差,临退休之年,碰到所谓“六·四”事件,被卷入地方官原可置身事外的宫廷之争。一个五十多年忠诚的共产主义的信徒,“旅游”到资本主义美国“休息”。这对中国共产党,对我自己,都是极大的讽刺!本来想到想不到、更极不愿见到的事,竟成为现实……。

  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退休后,曾关心地对我说:“我已安全降落。你呢?”他可能已经预感到什么,促我早日觉悟。现在看来,我的悟性太低。

  不少朋友,一再鼓励我把在香港任新华分社社长和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六年七个多月的经历写出来,“不发表也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存起来”。反复考虑了近一年,到九一年四月,我才下定决心,写!(但先写了关于试论和平演进那篇文章。)

  决心写的原因有二:一、留点资料,作为历史见证,供人参考;二、暂时由江泽民、李鹏掌权的中国共产党开除了我的党籍,一时间回不了大陆,为稻梁谋,换点稿费。

  我所顾虑的是:

  手头没有资料,全凭记忆。对于自己经历的事情,还可以说得比较具体;但北京中央方面的文件引证,则全无可能。既然是为了提供参考资料,自然要力求准确。但在我的现实情况下,有时很难做到。好在我是作为当事人提供的第一手资料,相信尚有一定历史价值。在热心朋友的帮助下,我翻阅了大量的香港报刊、杂志、书籍的有关内容,借此刺激回忆和增强准确度,总算整理出了往事的头绪,增加了信心。

  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开会不做笔记,平生没有写日记。凭脑子,记“精神”,是优点,也是缺点。对于时间、地点,我一向大而化之,以为不具“精神”因素,不储入记忆元件。现在要用了,可就“抓瞎”了。我只能做到力求准确,但错讹之处很难避免。为此,若有研究者或读者发现错讹,并不吝赐教,我将万分感激——不,是十二万分的真诚感激!

  回忆录围绕中国收回香港问题的当代时间、人物,是正在进行和发展的极为敏感的话题,感兴趣的人会很多。其中内容关系到多个国家——主要是中英两国——和地区的利害,事件层叠,充满矛盾,冲突不断,有关各方见仁见智,各执一辞。作为曾经处于这一历史漩涡中心的当事人,我在回忆错综复杂的香港问题时,必然要涉及种种利害、矛盾、冲突,同时也极易引来各式各样的评论乃至抨击。而对于我的回忆录不管来自哪方面的批评,我都欢迎。“闻者足戒”,这一点,毛泽东没有说错。

  为求真实,我已将荣辱置之度外,既不轻易改变原来的立场,也不会为任何压力或迎合某种观点而故作曲笔,相信历史自有公论。惟文中对某些中共党内及香港社会人士或有不便之处,则故隐其名。再一点要说明的是,当时我所主管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的工作范围虽然也包括澳门,但一来我们授权给澳门分工委相当大的自主权,一般事务港澳工委很少过问;二来为集中精力写好香港问题,故回忆录中对有关澳门部分略过不表。这两点还望读者鉴谅。

  回忆录的立足点是中国共产党收回香港的方针、政策:到一九九七年如期收回,收回后在香港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从共产党执行此方针、政策的基本情况看,有矛盾,有反复,但基本一致。全文围绕三条线索展开:中英两国的合作与斗争;香港各阶层的反应与中国领导层的对策;针对香港问题中国共产党内部的矛盾和分歧。

  香港有人评论我是“党性坚定、思想开放的共产党人”,是褒,也是贬。在他们看来,许某人似乎集矛盾于一身。不过,现在写回忆,还只能是这个立场,当然也稍有变化。我已不是江泽民、李鹏掌握的共产党党员了,也不是所谓“党外布尔什维克”——列宁式的党,列宁、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已为历史实践所扬弃(我认为,即使是邓小平,关于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思想也有了变化)。我是一个党外的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我愿和中国共产党内外的志同道合者,共同摸索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新的模式

  。

  我对香港的认识,是逐步加深的。应该承认,现在仍待开拓。重新认识香港以及当代资本主义,以为借鉴,是我自一九八三年七月一日以新华分社社长身分踏入香港后不久,即萌生的想法,在港六年多一直为此努力。自我感觉:有收获,很不够。由此才产生退休后在深圳继续研究的设想,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而未果。如今鼓起勇气写回忆录,亦有贯彻初衷之意。

  我在回忆录中对香港前途仍保持一贯的乐观态度。今后会不会发生变化,当视未来北京领导层是能适应形式发展的弄潮手,还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盲动者而定。如是后者,小倒退、中倒退、大倒退,都有可能。但我坚信,倒退不仅港人不容,全中国人民亦不容!故而总体来说,我对香港前途还是乐观的。文中对我退休后香港形势的发展,也做了粗浅的评述。一方面是难以忘情,另一方面也是聊表赤子之心,希望有助于香港的平稳过渡,常保经济繁荣,民生幸福,民主进步。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