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十二章 昂贵的自由 12-2 完美脱逃

|<< <<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 >>|
第十二章 昂贵的自由 12-2 完美脱逃

  第二天一上班,队长就来提小金。小金已经整装待发,临走用眼神向我道别。我微微一笑,算是祝他一路顺风。

  “黑老大”莫名其妙:“一个朝鲜难民,快遣返了提个什么审呢?

  邹哥说:“积极立功,想活命呗!”

  “立功也白立!最多耽误几天!”

  “就是,中国哪惹得起金正日啊!”

  “立什么功?给别的朝鲜难民告密?”

  “小金没那么缺德。”

  ……

  他们哪知道这里的奥妙啊。

  “珍珍!”

  “Daddy!”女儿挥挥手,告别了同学,向我的奔驰跑来。

  女儿一上车,我就问她:“今天都玩儿什么了?”

  “Baseball……”

  我当即打断她:“用汉语!”女儿的汉语还是三脚猫,她四岁来美国的时候,不会英语,5年后我们回北京探亲,珍珍的汉语忘得一干二净!连四声都不会了,用洋味儿重新学。现在在美国都小学快毕业了,怎么强化汉语,还是差。

  珍珍生硬地回答:“垒球,乒乓球……”

  “零……”手机响了。

  “Hello!”

  “Hello! Is that Dr. Fang?”

  “Hi!Who’s that ?”

  “方哥,你好!我是小金!”

  “小金?对不起,您能讲全名吗?”

  “七处的小金,方哥!”

  “哎呀!你好你好!真没想到!你在哪儿?”

  “机场,刚下飞机。”

  “好,好,我这就去接你,1小时后我到机场。”

  把珍珍一放回家,就飞车去了机场。在那儿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两位从地狱逃生的难友紧紧拥抱。

  上了车我就问:“小金,快说说你当年怎么走脱的!”

  “都是靳哥的妙招,多亏方哥你仗义啊!”

  “快说吧,我猜好几年了!”

  “9张明信片救我一命!我先写了5张,找到我那个哥们儿,又写了2张,找到了靳哥给我说的那个律师,那律师看了我要钱的暗号就过来了,他真是靳哥的铁哥们,‘路路通’,他能见着我!找我哥们要了钱,就搞定了。”

  “花了多少?”

  “10万搞定!后来都是预审教我的口供、教我的逃跑路线。他是让我举报一个‘专门转移朝鲜人出境的团伙’,其实就是一个韩国大饭馆。预审给我换了身好衣服,明着安排我去求那儿的韩国老板帮我偷渡,让我给老板打个欠条,然后他们好去抓那个老板,逮个现行。他们四个人在大门外守着,两个在里边吃饭,我装着找老板,从后边儿的厕所窗户跑了。”

  “跟我猜的差不多,你看,小金,这咱可以写小说了。”

  “是啊!后来,我就流落到广东打工去了。”

  “再后来呢?”

  “再后来,就来你这儿了嘛……”

  小金怎么能来这儿呢?这是美国,不好偷渡啊。还是他到韩国,然后从那儿给我打电话比较合理……

  “方明!出来!”门口一声吆喝,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是“黑老大”在牢门外吆喝。他跟管教“猫腻”回来了。

  我现在已经习惯做白日梦了——这真是监牢最大的乐趣,我是如此投入,时间再长下去,我看自己都快成神经病了。

  胡管儿请我对面落座,喷着尼古丁,单刀直入:“小金没回来,是不是你教的?”

  “啊?!”我心里这个乐!小金走了一天多,管教才来追问,甭问,小金出逃成功,得了好处的预审在那儿装模作样地找教唆犯呢!我装作诧异:“小金上哪儿了?”

  “小金从预审、便衣眼皮底下溜了,你不知道?”

  “这么本事?!”我极力掩饰内心的喜悦。

  “得了方明,你装不象!眼睛都带出来了,瞎话都不会说!”

  我知道管教没恶意,耸耸肩笑了。

  胡管说:“刚才我盘问你们老大了。说,是不是大靳的主意?这个大靳!因为放犯人进来的,临走还‘放’了一个!”

  我一笑而已。

  “嗨!预审丢的人,关我屁事!就是七处下来话让我查查,应付应付完事。这个大靳,有种!连我都不知道他还有这手!”

  “胡管儿,我这什么时候完事儿啊?”

  “踏实呆着吧,临走才能告诉你哪!”



|<< <<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