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十一章 恐怖的监狱医院 11-6 “六字真言”,无敌宝鉴

|<< <<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 >>|
第十一章 恐怖的监狱医院 11-6 “六字真言”,无敌宝鉴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会儿要把黑人Jim带回七处,还要铐你!”纪哥瞅了瞅门儿,低声说:“他们看你这么横,就问我你‘托儿’是谁。我说是王所儿,这他才没动你!”

  “谢了纪哥。这黑人心肌炎还没稳定,大夫没让他出院……”

  “别说了!”纪哥气坏了,“你真是个老美,老干涉共产党干啥?!碍你啥事了?你真是个香蕉!”

  “香蕉?”

  “皮儿是黄的,里边儿都白了!”

  这个香蕉的比喻倒是挺形象,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可不是胆小怕事,各家自扫门前雪。华夏的传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舍生取义,替天行道……这些传统理念,都被党给篡改成多管闲事、干涉内政了。

  外边儿一声铁门响,纪哥神经质地跑了出去。

  纪哥带了两个队长进来,把Jim手铐脚镣地带回了七处。

  纪哥把小冯铐到了9床,撤了加床,就到队长那儿蹭着看电视去了。

  大家正无聊,小周向我提了个非常抽象的问题:“方哥,判断问题的时候,你们教过思路的顺序没有?就是看问题先看什么,后看什么,怎么看?”

  “全面看呗,能历史地看最好,”我这不是废话嘛,谁还不知道啊?

  小冯说:“看事实呗!”

  小周一笑,说:“小冯,如果谁上来就让你‘看事实、看事实’,很可能他在骗你呢!你看了‘事实’,被骗了还不知道呢!”

  “不看事实看什么?”小冯问。

  “方哥,‘公平——逻辑——证实’,有人说过这样的顺序吗?”

  我摇摇头。

  小周解释是这样的:因为大家看到的“事实”,一般都是被阐述出来的,很可能是被修饰过、伪装过的,大家看这样的“事实”一下就受骗了。所以他认为:判断问题的思维模式应该是:公平——逻辑——证实。

  如果阐述的“事实”,前提不公平,它在掩盖什么?它不是掺假的吗?所以看“事实”前,要先看公平。不公平地阐述“事实”,就是在骗人。

  如果阐述的“事实”,阐述逻辑是错的——不讲理,强词夺理,偷换标准,那他的“事实”是在蒙人。所以看“事实”前,还得先看逻辑。

  当然,没有公平这个前提的“逻辑”,也是玩儿人的把戏,所以公平是第一位的。

  有了公平和逻辑,才能看到真正的事实,再去证实某个观点。

  小周的阐述真令我惊讶。真没想到坐牢还能听到这么简妙精深的理论!

  其实,西方司法的“陪审团制度”就是这个原则。

  西方陪审团制度前提就是公平——随机抽选当地公民,再经过控辩双方认可组成陪审团,陪审团公平地听取控辩双方的证据,控辩双方的都有公平的机会。陪审团成员的判决过程就是逻辑——谁讲的有道理听谁的,这样的公平之下才能看到事实,这样的逻辑之下才能辨清事实。陪审团的判决就是证实——陪审团确定有罪,交给法院具体量刑;陪审团判定无罪,当场放人。

  虽然这是公认的最民主、最合理的方式,但是没有升华成哲学的方法论,没有提炼出“公平——逻辑——证实”,这样的理念去洞彻世界。

  我正琢磨着,小周说了:“没有公平、逻辑,一切都是假的。所以共产党是最怕了。控制新闻、查禁言论、一党遮天……还有不公平的司法体制,全在这六个字下曝光了!从根上,就被否了!

  “这六个字是公理。谁敢否这六个字,等于说自己是假的了。这六个字,假的东西,既不敢承认它、又不敢否它、还不敢说自己怕它……”

  “厉害!”我赞同道。这六个字,也从根上把不公平的专制理念给否了。

  小周说:“小冯,用这六个字,我不用知道你的案子,就知道你是冤案!”

  “你说说。”

  小周说:“公检法给你讲公平了吗?听你讲理了吗?这个前提没有,还不是冤案?我不用看你怎么招架把人磕死了,我就知道你冤。如果再知道你的案子的过程,就更知道你冤——对你的审判,那是对全中国人的审判——因为是谁遇到那种情况,都得那么反抗。”

  小冯频频点头。小周又说:“小冯,六四你知道吗?”

  “听说过一点,共产党说没开枪杀人,传言是坦克都上了……”

  小周说:“你用这六个字衡量,不用知道六四具体的事,你就知道共产党在扯谎——因为前提没有公平,掩盖了一切反对的声音。要看到事实,就看他拼命掩盖什么。那就谁也蒙不了你了!”

  我笑了,因为我知道他下边要说什么了。

  小冯不愧是大学生,脑筋转得也不慢,他说:“小周,你是说整法轮功,那铺天盖地的宣传——前提‘不公平’,所以都是蒙老百姓!对吧?”

  “嗯。不但不公平,还没逻辑——不讲理呢。”

  小冯也赞道:“真厉害!这六个字,把假的一下就打翻了。那以后,新闻联播咱也别信了。”

  小周说:“也别走极端。这‘六个字’是教人明辨真伪的,不是叫人什么也不信的。真真假假混在一块儿最能骗人了,用这六个字,一下就辨别出来。

  “就是找公平、找逻辑——看他掩盖的是什么,看他狡辩在哪儿,哪儿就是真相。”

  小冯频频点头。我一挑大指,问他:“好像你这‘六个字’,什么都能衡量衡量啊?”

  “这是思维方法,就是用来衡量的。”

  小冯问:“都能衡量?”

  小周说:“就拿中国的教育来说,从幼儿园,到大学,到社会,完全讲党怎么好,任何反党的言论都要被镇压,没有公平的前提,这套政治教育,根子上就是虚假的,骗人的。”

  小冯说:“倒是也教过一分为二。”

  小周说:“对党咋就不能一分为二?它只让对党的错误要一分为二!分、分、分下去,错误就变成失误了,就没错了!对它要批斗的咋不一分为二?对六四咋不一分为二?……”

  我问小周:“那你说党的腐败就没治了?根子上不公平啊?”

  小周说:“对,根子上没有公平,制度的基因都是邪的歪的,腐败泛滥是必然的。”

  我半开玩笑地问:“你说都能衡量,那股市你能衡量吗?我二姐爱炒股,散户。”

  小周说:“我不懂股市,但也能从根子上判断。炒股人的心理,总觉得能比别人聪明一点——这个前提就不公平了,这个逻辑也有问题;再加上中国股市,没有公平的前提,党一会儿一个政策,一个调控,暗箱操作、做假帐……中国股民早晚都得给党献血。”

  我点点头:“她现在还红火着呢,看她将来吧。那你衡量衡量我的生意,行吗?我出去以后,前景如何?”

  小周笑了:“我又不是算命的。”

  我也乐了:“随便说说,我看能不能用你这六个字衡量生意。”

  小周说:“方哥,我不了解你的案子,但是,我也知道你冤。法律没有公平的前提嘛。你要回国投资?还是继续贸易?”

  我说:“回国投资。”

  小周说:“中国这投资的环境,没有公平的前提,官儿老爷都是吃企业,你摆平了黑白道,才能得到一个相对公平的发展环境,没有这个公平前提,很难。我原来一个老板是台湾人,他没多少实力走白道,结果,钱都扣在大陆了,自己跑回去了。”

  这么不吉利!我听着直皱眉。

  小周说:“我只是从大面上衡量一下,未必符合你。方哥,其实你搞国际贸易比在大陆投资稳当,国际上有公平的环境。”

  这句话说我心里去了,我就想着等进口批下来,再注个公司,用预审的招儿,让我老妈当法人,我还当供货商,这样做“国际贸易呢”。我问他:“你这‘六字真言’,英语教翻成什么?”

  小周说:“译成Fairness-Logic-Proof,简称FLP。方哥你看行吗?”

  我说:“好!那就是公平的、逻辑的前提,再去证实,OK。”

  “公平——逻辑——证实”,不用在细节上纠缠,在源头上就给虚假的东西定性了。这六个字还没人敢否、没人敢批,邪的假的还不敢对照,好象是照妖镜——“无敌宝鉴”。

  人们要是有了这样理性的思维方法,真是不会再轻易被愚弄了。红产阶级的一言堂真没市场了,不公平的“事实”再多,大家也不听了——只要专看他掩盖的东西,一下就看到真相了。那大陆不民主,也得民主了。

  睡到半夜,“咣当”一声吵醒了我。一个凶神恶煞站在了门口!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我吓得一抱头,左手还在床头铐着呢。



|<< <<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