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十章 绝处逢生,背水一战 10-6 检察官的交易

|<<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 >>|
第十章 绝处逢生,背水一战 10-6 检察官的交易

  监区外接我提审的,竟然是一位检察官。看来是我漂亮的“翻供仗”,更是美国使馆的压力,才把6个月的补充侦查期,提速到了现在的3周!

  我已经听老林给讲过了,案子到了检察院,有四个出口:起诉、“不起诉”、退捕、取保候审。对我这冤案起诉到法院是不可能的了,美国也不会答应。“不起诉”,是认定我罪行轻微的一种处理,还是维持逮捕的结果,这和我那绝对无辜的案情不符。退捕是退回侦查机关重新侦查,海关是可以保释我,但是,如果他们死要维护原来的决定还可以再次申请逮捕我——这是大陆最常见的处理方式——最后检察院也不能驳这个面子,也就维护了冤案。取保候审是来的最快的,也是我应力争的结果。

  审讯室,中年的戚检审问,年轻的严检飞笔记录。等我都陈述完,戚检丢过来一句:“你这份口供确实是很无辜,翻供也是很合情合理,这样说来,走私是和你无关,可是……如果认定你是真正的老板呢?”

  我打了个寒颤,旋即镇定下来,“预审没有证据,猜测能当证据吗?”

  “法人不是你,只能证明你不是表面的老板,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真正的老板?”

  “他们可是把公司翻了个遍,没有任何我签字的协议、合同、报销单据,怎么还能说我是真正的老板呢?”

  他点点头,又问:“那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幕后老板?”

  “啊?”这不是胡搅蛮缠吗?我反问:“预审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幕后老板?”我有意把矛头指向预审,以缓解我和检察官的对立。

  “要是在法庭上,你这么反问,法官可是要让你吃亏的哦。” 戚检这句大实话,鲜明地反映了大陆法制的特色——法官丝毫“冒犯”不得。

  “我说我不是幕后老板的证据,就是他们拿不出我是幕后老板的证据来,所以我不是。”

  二位笑了,戚检道:“你以为他们没证据吗?”

  “是啊?有我和杨义私下的协议吗?有我幕后控制这公司的协议吗?有我……”

  戚检示意小严停止记录,然后说:“他们可都说你是幕后老板?”

  “谁?”

  “公司另两个股东的口供,可都认定你是老板。”

  “啊?你们把洪霞也抓了?”

  “没有,两口子,办一个就够了。”

  “他们两口子……早商量好了,当然口供一致了。”

  “你这是猜测,中国现在法制化了,要看‘法律认定’。”

  “怎么认定?”

  “你要明白中国的法律——如果两份口供同时指证一件事,法律就会认定他们的口供是事实——这叫法律认定!”

  随心所欲的司法解释,无往不胜的“法律认定”!这一阴一阳的两根大棒,横扫一切弱势群体啊!想怎么整你,随便这么“法律认定”一下,就是铁证如山了,你的一切无辜的证据,都可以被“不予采信”了。不管你多么遵纪守法,都可以整你、判你,你无罪也能认定你有罪,万一认定不了你,还能新抛出司法解释——把你的行为解释成犯罪。即使你没有行为,还能认定你的思想、你的信仰有罪呢!

  难道他们真的要祭这俩法宝,把我翻供的一切努力推翻吗?

  半晌,我故作镇定地说:“就是认定了,又有什么用?判幕后老板不判法人,有先例吗?”

  戚检一笑,问:“你听说过‘新国大期货诈骗案吗’?”

  嗡!我头大了三圈!新国大的总经理“老高”,那是我们原来的二板儿啊!新国大就是把一个台湾顾问判的死刑,说他是幕后老板,法人却脱身了,总经理“老高”才是第三被告。这就是先例?!

  盯了我半晌,戚检话题一转:“该见大使了吧?”

  “嗯。”

  他开玩笑地说:“你这个案子,都快上升成政治问题啦。”

  “怎么会?”

  “美国领事要是捅到媒体上去,还不是政治问题?要是那样,你想想,共产党能不给你来个法律认定吗?它能不判你吗?不判就打自己脸了!”

  他们是在和我做交易——怨不得后来严检停笔了呢!他们也怕我捅到媒体上去,让党公开丢脸。那样他们一定要反咬一口的,这就是双输的结局了。于是我马上向他们保证:只要他们秉公执法,我绝对会请求领事保密,绝对不捅向媒体。

  得到我这个口头承诺,他们就满意地结束了这次审问——他们就是来斡旋这个的呀!

  这只是他们公对私的交易,私对私的交易呢?这次还要私下“意思意思”这二位吗?以前给海关预审的“小意思”,都没意思了,这回还意思,我家人恐怕都觉得没意思了,疲了。可是不意思,人家凭什么开恩呢?看来只好向老林问计了。



|<<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