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十章 绝处逢生,背水一战 10-1 一语点醒梦中人

|<< <<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 >>|
第十章 绝处逢生,背水一战 10-1 一语点醒梦中人

  恐怖,寂寞,压抑,无助……我越来越体味到了坐牢的滋味儿,难道我真在等待宰割吗?

  难逃此劫了——老林的分析也是这结果,谁让我是公司法人呢!最好的结果,看来只能是等待判刑,然后驱逐出境了,那样最快也得半年——这待遇只有美国间谍才能享受啊,我一个学者,一个儒商,哪混那身份去呀?

  原来以为牢里只有两大寄托:一是睡觉做梦享受自由,二是下棋摆脱烦恼,现在我发现了更大的寄托——白日做梦,沉浸在幻想中度过煎熬。

  8月都快过去了,大家的故事几乎都聊完了,就剩下无聊了。

  这一天,他们问起了我的创业史。我随便讲了讲,最后说:“学业到头了,博士后都做完了,拿点儿积蓄回来报效祖国,就这下场!”

  小刘问:“方哥,你是外商,不应该再是中国公司的法人了。”

  “我刚入的美籍呀!他查我前边儿的事儿,那时候我还是老内呢。早知道,不把法人变给我好了!对了,你们记住啊:预审给我出个主意:以后开公司,找个80岁老头当法人,公检法就没辙了。”

  李局说:“未必。我原来那儿有个84(岁)的,他老婆是老中医,中药过敏治死个官儿太太,硬他妈说他们非法行医。他老婆判15年他10年。下圈也没人敢要,保外吧,上边也不批,还他妈关着呢。”

  “假金庸”说:“别得罪红产阶级,方哥,你这招儿肯定好使!”

  “方哥,你说什么?把法人变给你?”小刘问。

  “开始做公司的时候,我托给杨义了,我国内外这么跑,没空管。我是大股东,他们两口子是小股东。他耍了个心眼,他当法人了。我大大咧咧,今年才发现法人是他。就让他把法人给我变回来。”

  老林说:“这等于他把你公司偷走了,他没少抠你钱吧?”

  “是,预审都说了:‘你知道那小子抠你多少钱吗?公司的车都在他的名下’。不过,美国人投资理念跟大陆不一样,三、五年能赚上钱就行,所以,这两年我能持平已经满意了。”

  老林说:“你入了美国籍,国内的公司你就没资格当法人了。”

  “这次回国就想把法人变给我老婆呢,哪成想进来了!”

  老林问:“你有美国护照人家能把你当老内?”

  “我没带,我一直拿着中国身份证儿,冒充老内呢——为了少挨宰。要不他们怎么把我当老内抓了呢!”

  “方哥,你一直拿着你的身份证?”小刘问。

  “啊,一直拿着。”

  “一直没给那个杨义?”小刘又问。

  “我有俩身份证,一个我冒充老内,随身带;一个给杨义,他替我办事方便。后来这小子把我身份证丢了,要我那个我没给他,他说给我做个假证儿。”

  “什么时候丢的?”小刘再次追问。

  “你还审我一堂啊?”我半开玩笑道。

  “不是,方哥,我是说没有身份证什么也办不了,练法轮功的身份证都叫派出所没收,弄得我啥事儿也办不成,你的身份证要丢的早,你就不是法人,你就没罪了!”

  “啊!”我身心一振,接着像醍醐灌顶一样,傻傻地问道:“我不是法人?”

  小刘继续说:“他不拿你身份证儿,就没法把法人变给你,如果他用假身份证把法人变给你,那无效!”

  “太好了!”我差点跳起来,“杨义早把我身份证丢了!在我让他把法人变给我前,就丢了!我不是法人!闹了半天我不是法人!我没罪呀!”

  弟兄们都乐了!我简直想把小刘抱起来!太高兴了,绝望了这么多天,一下发现自己没罪了!

  “假金庸”提醒我:“还是先找胡管儿核实一下好!”

  “对对对!”我现在心里象敞开两扇门似的,豁然开朗。

  “813”问道:“公司有你签字的决议、票据、合同之类的东西吧?有了就麻烦!”

  我努力地追忆了半天,确定地说:“还真没有。”

  邹处说:“这叫什么老板啊!甩手掌柜的!”

  我完全沉浸在这天大的惊喜中。老妈曾经找人给我算过命,说我难中逢贵人,看来今天是应验在小刘这儿了。真是一语值千金!我咋早没跟他聊这个呢!

  不过,杨义可惨了。弟兄们说这是他自作聪明,贪心太重的下场,偷了我的公司,也自然得承担法人的责任。我倒不全这么看,毕竟他是受我连累。不过,海淀看守所那“居士”和他姐的悲剧明白地告诉我:如果两个人都承担,任何一方也轻不了,如果先脱身一个,另一个也重不了。

  后天就是见大使的最后期限了,如果预审明天不提我,就先跟领事控告他们,叫他们更难收场!




|<< <<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