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九章 信马由缰,走向深渊 9-3 轻松过堂,曙光在望

|<<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 >>|
第九章 信马由缰,走向深渊 9-3 轻松过堂,曙光在望

  “我回去不得干苦役吗?身体不行,就得吐血了,所以就锻炼锻炼。”小金可怜兮兮地说。

  这借口找的,太棒了!队长也慢慢点头。我趁机站了起来, “队长,这蹲着太难受了,咱聊聊啊!”我不得不做出“老油条”的架势,不然这么蹲下去,我这关节炎可受不了,同时也是给小金解围。

  小金蹲着没敢动。我这一痞,领班的队长没辙了,只好叫人把我俩送回去,并嘱咐:不准再锻炼!

  到号儿里我就抱怨:“共产党是希望咱身体越差越好!身体越糟糕他们越安全?!这点儿人权都没有!”

  小刘说:“方哥,您别提人权了。中国人叫党灌输得,你一提‘人权’,他就想到反华,你以后干脆就说‘做人的权力’,这样中国人听着才能不反感呢。”

  正牢骚着,队长来让小金收拾东西,要调他!

  小金眼泪都急出来了,边收拾边哀求我:“方哥,你可得把我要回来啊!”

  我知道他的意思,只有我知道他出逃的“密法”,要到了别的号儿,稍一限制他,他可能就是死路一条了。

  终于盼来了提审。老王、小孙两位预审的态度更加亲切,难道是萍萍给了他们红包?

  这是换预审后第一次给我做正式口供,我极其重视。按着靳哥的意思,把北京移植学会抬出来了,整个把自己洗脱了个干净。

  最初提审,我对移植学会只字未提,原因有三。一是我只是借用移植学会“科研实验品”的名义而已,实际带的产品我直接卖给客户了,怕查出来我冒用,反而坏事。二是我怕跟开证明的人搅合到一起,我担心他们出事了,再把我给他们的5万元的红包搅合出来,就更糟。以前我拿着他们的证明,过海关畅通无阻。这回我闯关被盯,随后被抓,我判断是“证明”废了——给我开证明的人出事了。三是最初没想到有多重,以为罚罚款,就完了。哪成想那个姓刘的预审把案子搞得这么大!

  但后来靳哥跟我说:红包数额不大,算成顾问费就完了,现在都这么处理。我的货就算跟移植学会没关系,他们盖了章就要负责,我就能洗脱。所以,我一翻供,就走了靳哥设计的路子。

  老王很惊讶:“移植学会让你带的科研品?怎么你没跟刘预审提过?”

  我急中生智,反问道:“难道刘预审没跟你们说过?”

  老王道:“没有啊!”

  小孙说:“你口供上可没说过呀。”

  我说:“你们也知道我那口供都是怎么被逼出来的,怎么按着他们的意思编的!我带货过关的时候,”我有意回避了“闯关”的字眼,“刘预审化装成安检,验货的时候,我给他看过移植学会的证明。那证明应该在他手里。你们看,我做科学实验带的样品,不用上税,哪里是走私呢?”

  老王点点头,笑道:“要真是这样,就好办了,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们得核实。”

  小孙问:“为什么杨义的口供上也没提那个证明?”

  “他不知道,下属没必要知道这个。”

  他们相视一笑,笑得我直起鸡皮疙瘩!这俩真让我拿不准,我钻圈套都钻怕了。

  他们详细地问了我那份证明的来龙去脉,来龙我说的清,去脉可不知道了,因为过关的时候,被姓刘的收走了。可是姓刘的为什么要隐匿那份合法证明呢?是丢了?还是为了把我打成非法,进而定罪呢?这我可想不出来了,也没有想的必要了。

  “要是这属实,我看就没什么事儿了吧?”老王一问,小孙点点头。

  我就此判断:萍萍已经分别把红包给他们递到了。看来,我曙光在望了!



|<<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