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7 投我一票不白投

|<< <<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7 投我一票不白投

  警察的断喝凝滞了号儿里的空气。小刘过来毫不含糊地说:“队长,我们真讨论‘三个代表’呢!党官阶层——红产阶级——强行代表人民,把老百姓一切权利和利益都‘代表走’了!你说是不是?”

  队长打量了一下小刘,竟然一挑大指,“有种!小点儿声!”说完走了。

  我跟松了弦一样,回身宣布:“论坛结束,洗漱!”

  晚上值班儿,小刘在门口数趟。我躺着无聊,孟老板心事重重,邹处为自己内定的判决兴奋不已,前三板儿睡不着,聊吧。

  孟老板对党既抱幻想,又骂不绝口,“现在党是拼命外援,西部、老区、老工业区穷成啥样了……”

  我说:“中国外援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世界第一!建国之初就到了7%,62年前外援的1/3要用在国内,3年大饥荒,救活那4000万人没问题!

  邹处说:“接受中国援助的,都跟咱翻脸,党净交狐朋狗友!”

  孟老板说:“最失败的援助就是援助阿尔巴尼亚[1]。62 年,大饥荒延续还在饿死人的时候,阿尔巴尼亚——这盏‘社会主义的明灯’向中共要粮食,中共刚从加拿大进口了大批小麦。党一道命令,几船小麦半路就调头奔阿尔巴尼亚了。后来阿尔巴尼亚拿这些粮食喂鸡!中共当时帮老阿建的大企业,基本都停产了,中国用奇缺的外汇买的设备在阿国成了废铁。”

  我也抬上一杠,“我看最失败外援,应该是援助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简直是包养了柬共,从经济到武器,还指导他闹革命。75年柬共打下政权的当天,就开始杀老百姓。它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把中共20多年的政治运动合成一场运动,打下首都的第三天,就开始彻底消灭城乡差别,屠杀知识分子,消灭家庭,轮奸妇女——共产共妻。”

  邹处道:“我去过柬埔寨,展览馆里放着柬共用骷髅拼的地图!钻活人的脑子进补,拍下照片吓唬老百姓。”

  我说:“中国不敢提,就知道盛赞柬共革命!可是柬共政权只活了44个月。国际上要以群体灭绝罪审判红色高棉,中共一直阻拦[2],怕把自己咬出来。柬共领袖波尔波特,自称是毛泽东学生,他杀了柬埔寨1/4的人,里边有20万华人。”

  孟老板说:“党从来不给华人撑腰,70年代末越共排华,98年印尼残杀华人[3],中共在国内都拼命封锁消息,国际上根本不表态,怕得罪那些小国。”

  小刘插话道:“海外华人算什么?中国人的血汗算什么?红产阶级第一位的是媚得外国政府的好感,这是党的立足之本——不管你怎么灭绝华人,只要你支持我,我就给你外援。海外华人,都得为中共在联合国的选票献身!”

  “假金庸”躺在那儿插话了,“最失败的援助我看还是50年代开始的援越南,200亿美金、无偿劳务、牺牲2000人。援助完了,就跟中国翻脸。”

  我说:“其实中越开战,实质原因,不是越南排华,还是越南灭了柬共!越南排华从75年越南统一就开始了,没收150万华人的财产30多亿美元,把他们赶出越南。50万华人被迫乘着破船从海路外逃,葬身大海的不计其数。陆路逃往中国100万,中国又把50万转到世界各地,只收留了50万,发配到老少边穷去开荒务农。中共怕得罪越共,让华侨以大局为重!

  “可是78年圣诞节越军攻入柬埔寨,中共急了,中共一定要保住柬共,那是中共扶植的样板儿。邓小平在美国扬言:‘小朋友(越南)不听话,该打屁股了’。中国调兵还没全部到位,柬共就完蛋了,又进山打游击去了。

  “79年中国攻入越南,想‘围魏救赵’,逼越南撤军,好让柬共复辟。国家打出‘自卫反击战’的旗号,我当时插队回来待业,差点被忽悠着参军上前线呢!没打几天,中国遭到国际上的强烈谴责,撤兵!咱的伤亡几乎是越军的两倍。越南98年才最后从柬埔寨撤完军队。”

  邹处问:“那越南攻占柬埔寨就不是侵略?”

  我说:“柬埔寨人民热烈欢迎越军,一起反抗柬共,越军灭掉柬共这个杀人机器,是代表正义。你再看看中国侵入越南,引起的是越南人的血海深仇。后来共军不得不见人就杀,连抢带炸,这何止是侵略,都是灭绝了。打完了又建交,靠割让领土拉拢越南[4]。”

  台商在床那头发出了声音:“红产阶级的外援,就是为了买国际的支持啦!中国的常任理事国席位,是国民党打败日本打出来的啦。直到民国60年(1971年),台湾还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啦,后来共产党在联合国顶替了民国,是这么用外援、用割地换选票买来的啦!”

  小金起来放茅,在厕所门口说:“我看中共最失败的外援,还是援助朝鲜。你们‘抗美援朝’,不止是25亿美金的直接耗费,借苏联14亿美元的战款,还有少说70万条人命、无数的人力、世界45个国家对你们的经济封锁、周边国家都欺负你们这个战败国,中共才不得不四处割地、大量外援,挽回形象,买选票!”

  这回没人抬杠了,孟老板也点头赞同了。

  小金又说:“中国现在还秘密援助朝鲜呢,每年50万吨粮食,100万吨石油,250万吨煤炭……中共援助了个什么东西呀?金家政权!朝鲜饿死250万人他不管,红产阶级,一丘之貉。”

  小刘说:“共产党的生存,需要一个国际环境。它不疯狂外援,就没有国际上的支持,外援一停,那帮小穷国就得跟中共翻脸——实际上是中共花钱求他们!这帮小穷国也都是专制,中共拉着他们组成红色阵营,跟自由世界对抗。”

  我说:“中国现在是非洲国家的头儿了,中国援助亚非拉,有求必应,主动减免他们的债务。靠这个在联合国拉选票。中国已经把联合国里的小穷国收买的差不多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就是这么换来的。”

  “假金庸”说:“‘六四屠杀’,美国在联合国人权会上谴责中国的提案,都没通过,中国剥夺生存权,大谈发展权,那些穷国照样支持!”

  小刘说:“2000年联合国人权会不也一样?美国那是第9次谴责中国了,当时共产党残害法轮功已经震惊世界了,中共用美女说客,游说谄媚所有代表,结果中共以4票优势免予制裁。可是,党不敢报道哪些国家投票支持了它[5]!丢死人!西方国家就俄罗斯一个支持中国。后来我才知道,那还是江泽民两个月前,用大片国土换来的[6]!”

  孟老板说:“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外援输出国(占GDP比例),还是世界银行最大的借贷国。一边偿还贷款,一边免除小国欠中国的债务几百亿美金,也就是红产阶级能干的出来。”

  今天聊得很“升华”,也很沉重。愤懑、惆怅之际,睁眼又看到墙上那首打油诗,那个加拿大华人根据《诗经》的名诗改编的:

  硕鼠硕鼠, 无食我黍。

  三岁惯汝,莫我肯顾。

  誓将去汝,适彼乐土。

  一回故土,拘留逮捕。

  前面四句骂贪婪的统治者,最后两句好不吉利哟!可别一语成谶!

  [1] 援助阿尔巴尼亚: 当年耿飚部长透露,1964~70年代末,曾援助阿国90亿元人民币,根据当时人民币含金量、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1000亿元。

  [2] 国际上一直呼吁审判红色高棉的灭绝屠杀,中共一直在阻挠。2002年中共免去了柬埔寨欠中国的全部2.2亿美元债务;2005年中共又向柬埔寨投资2.4亿美元和6艘海军巡逻艇,2006年温家宝又宣布向柬援助6亿美元,以修建豪华的办公大厦。

  [3] 1998年5月,东南亚金融风暴席卷印尼后,印尼爆发举世震惊的排华暴乱。华人的公司、超市、工厂被砸毁、洗劫,近1000多华人妇女被轮奸,被奸死、烧死,男人、儿童被砍头,共1200多华人丧生。暴徒事先被培训过,幕后的政府组织者甚至许诺:“每强奸一名华人妇女,就可得2万盾(约2.5新元)奖赏。”中共对此完全封锁消息,也不表态。

  2004年12月26日,印尼大海啸,29日李肇星宣布4日内对印尼援助超过12亿人民币。随后中共政府又再次宣布向灾区追加5亿元人民币和200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中共号召中国民间向印尼捐款,国际上一片嘲笑之声。

  [4] 1999年签订的《中越陆地边界条约》,中共将我军用巨大牺牲夺回的法卡山(至少是南坡)划归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对记者的质问避而不答。

  [5] 2000年4月18日,联合国第56届人权会议,美国以迫害法轮功等问题提交谴责中国人权的提案,投票结果如下:

  支持中国:中国、不丹、尼泊尔、刚果(布)、苏丹、尼日尔、孟加拉国、博茨瓦纳、布隆迪、古巴、印度、印度尼西亚、马达加斯加、摩洛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秘鲁、卡塔尔、俄罗斯、斯里兰卡、委内瑞拉、赞比亚。

  谴责中国: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法国、瑞士、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卢森堡、挪威、捷克、波兰、拉脱维亚、日本、哥伦比亚、萨尔瓦多、危地马拉。

  弃权:巴西、智利、阿根廷、厄瓜多尔、利比里亚、毛里求斯、墨西哥、菲律宾、韩国、卢旺达、塞内加尔、突尼斯,罗马尼亚代表表决时缺席。

  [6] 1999年12月9~10日,江泽民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北京签定了《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将海参崴、尼布楚、外兴安岭、库页岛、江东六十四屯……这些按照国际法属于中国的领土,永久划归俄国。上述100万平方公里都是沃土,面积等于7个台湾岛。

  根据1969年联合国《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唯一讨还上述领土的办法,只有公审江泽民,废除江政府签定的不平等条约。



|<< <<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