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4 义侠“假金庸”

|<< <<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4 义侠“假金庸”

  白天盼提审,晚上盼天亮。这牢坐的只要想到亲人和事业,就陷入了痛苦的泥沼,肯定拔不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忘掉现实、自我麻醉、没乐找乐。

  我当了两天老大,弟兄们可是感受到了美国式的民主了,大家都能畅所欲言。每天晚上“坐板儿论坛”都设一个主题,今天我让“假金庸”讲讲自己的案子。

  这下“假金庸”可来了精神儿,尽显“英雄”本色——口若悬河,唾沫星子都喷到我脚上了。他比小文还健谈,但是废话有点儿多,似乎是他在中央工作,写颂稿的“职业病”。不过,他的案子可是极其生动。

  “假金庸”原来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一个文书, 89年积极参加学潮,是一个痛恨腐败、向往民主的热血青年。他未婚妻是北大的研究生,六四之夜失踪了,死不见尸,他是在长安街拣了条命回来!党员大清查的时候,他好不容易才过关。马上又赶上国家教委[1]的一个研讨会。

  那个研讨会始于赵紫阳当政末期,当时两个知名教育家的倡议:用影视的形式,把中华民族的历史大事的梗概演下来,上历史课放映给学生看,生动形象地展现历史真实面貌,改变现在历史枯燥乏味的教学。这个提议极具创意,东南亚的一个华侨要拿出3亿元来,提供经费、买断版权。“假金庸”参加例会已经是90年了,拍摄的投资协议已然签好,脚本都写了一大半儿了。没想到,被人告密给了江泽民。老江新任中共总书记,亲自批示严办。

  为什么这么好的教育方案,落得如此下场?因为这为中共所不容!展现中华历史盛世的风貌、民风,和当今社会一比,党就现原形了。那些历史的盛世,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衙门清闲得很,一年审不了几个案子。以史为鉴,可知兴亡,现在社会方方面面,都是历朝末期衰亡的气象——学生要看明白这个,还了得!

  拍摄脚本被查没,人人做检查反省,筹备组的头差点治罪。连“假金庸”这个书记员,都深入检讨了三回。上边儿翻出他六四的“劣迹”,把他调离北京,发配到甘肃天水去了!

  “假金庸”气得辞职下海了,靠“攒书”挣了不少钱。那年头还没有互联网,经典小说已经没人看了,武侠、传奇、故事会,这类下里巴人的杂志卖得火。出版社也多,买几个刊号就能出书。“攒书”就是把街上的杂志买来,扫一遍,然后剪剪贴贴,改改名字,交给出版社的哥们就能出版。攒一回书,能挣个万八千的。

  他号称中央办公厅的“笔杆子”,连写带攒,开始生意很好,后来竞争太激烈,就没什么生意了。那年头武侠小说很挣钱,出版社的朋友向他约稿写武侠。他心血来潮——把“六四”写成了武侠小说!完全是“六四”始末,变成了古代武侠的情节。连小说人物名字,都露骨地影射“六四”,比如邓小平,在他的武侠小说里叫“邓小秃”。写完了,他按出版社的意思,署名“金庸”,好挣钱。所以现在号儿里叫他“金庸”[2]。

  92年完稿,到出版社都没人审,书号买的现成的,印上就卖。“假金庸”拿了稿费,给出版设哥们分了点儿,人就蒸发了。书卖出去了,印刷厂厂长才发现,吓坏了,卷了钱也跑了。没俩月,中央派了专案组下来,对出版社、印刷厂的挨个清查。首批判了5个,连排版校稿的都判了!出版社社长判10年,出版社的都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厂长逃了3年,抓着后判了8年刑。“假金庸”逃了8年,现在判了5年。现在他哥们还在韩国漂着呢。

  “假金庸”说:“我跑了8年,以为消停了呢。我妈过世,我从澳大利亚绕道泰国,用假身份回的北京。到家见的就是骨灰了。第二天我给我妈选墓地去,我怕别人认出我来,就凌晨出去。刚出楼门,一下就被按倒了,三把枪顶着我脑袋,嘴一堵,脸一蒙,往后背箱一扔!我还以为绑票呢!”

  我问:“别人判那么重,你是作者,怎么判这么轻啊?”

  “独家秘诀——‘狐假虎威’!”他得意地说,“进七处谁都知道得15年起步,我还是在逃的案头。我进来就打定了主意——狂发明信片儿,30张出手,减刑到了5年!”

  我听得还是一头雾水。

  他解释道:“我给原来中办的同事、其他部门的哥们儿写明信片儿要钱,实际上是通知他们,我折七处了,看谁能帮我。这样的明信片儿,不用通过预审,管教就直接给发了。可是10年了,变化多大,人走茶凉,能找到谁?谁为我说话?不过我还得跟共产党搏一搏!我知道人一旦吃上政治饭,就很难跳槽了——因为没有真本事,跳槽没人要嘛!换办公室也换不远,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个朋友。关键是中央内部同情‘六四’的也多,我就是‘六四’给冤下去的,再说我在‘中办’口碑也好,重义气,说不定哥们儿能给我使劲儿。果不其然,有人给我寄钱了,有人替我说话了。那些敢替我说话的别看才是科处级,那是在中央工作,在预审眼里都是老虎,我就一狐狸,‘狐假虎威’!镇住了办案的,才给我判了最轻的底限——5年!”

  满堂喝彩——简直是弱势群体跟共产党打官司的经典案例!

  “假金庸”得意道:“我可能是这里唯一不上诉,不走二审的!早点儿下圈、早点儿往外买!”

  没想到,明信片真有这么大用啊!怨不得靳哥秘招儿指点小金逃生,用明信片投石问路;老林指点“集装箱”活命,也是用明信片找哥们要钱、找他老板的关系要钱——暗示忠诚、感化主子……也难怪,中共法律制度下,我们这些“未决犯”太无助,见律师太受限制,甚至不可能,只好通过写明信片——用向朋友要钱的方式,示意亲友帮忙找律师去打关系……

  这“假金庸”,在大陆严酷的环境里,能把“六四屠杀”写成“武侠史”,流传那段谱写自由和民主的悲歌,何等可贵!这勇义之举,也是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丰碑啊。

  他36岁了还没结婚,还深念着‘六四’死去的未婚妻,重情重义,真有“义侠”之风。

  第二天一早,门外叫小文收拾东西——小文被踹到海淀看守所了!大家都以为小文在这儿的日子长着呢[3],还想听他讲历史呢!

  这几天,小文讲的太精彩了,“第一美女”、“抗日秘史”、“抗共援韩”震撼了所有懂汉语的人,后来他再讲中共造谣诬陷法轮功,大家差不多还都接受了,都成了他的支持者,包括老外——他用英语跟他们聊过。

  我更是舍不得。给了小文一套好被褥,一些洗涤用品,劝他:“别跟龙志平那么不开窍!他是‘武将’,你是‘文人’,你们不能都一个模子。他学岳飞,你也学?岳飞一死,南宋就完了!学学司马懿不好吗?”

  孟老板劝道:“你现在起的可是启蒙的作用,胜似万马千军,早点儿出去‘替天行道’吧,在牢里耗着有啥用?”

  大家围着劝说之际,邹处忽然说,“小文!别急,走还得会儿呢。别看我老跟你抬杠,我也佩服你!我现在考考你,你要能答上来,我也支持你们!” 邹处现在是三板儿,也牛起来了。

  “考啥?”小文无奈地笑了。

  邹处从坐垫里抽出了那本《风流才子纪晓岚》,问:“文儿,看过这个吗?”

  “没有。”

  “好办了!”他翻到了折页,“考对联,听好了!上联是——

  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这书前几天我也看了一半儿,纪晓岚可是中国历史上对联的泰斗。这是纪晓岚向才女马月芳求亲,马小姐出的第一道难题。

  “纪晓岚的下联没气势,你得对得比他好,我才服呢!” 邹处很得意。

  这纯粹难为人。小文坐在门口,守着行李,紧锁双眉。李局起哄:“文儿,你要能对的比纪晓岚还好,我也服你!”

  小文笑了,“光服不行,得支持我们、支持正义!”

  “只要你对得好!就支持你!”

  小文说着向我伸手要笔——笔是监牢的违禁品,都由老大收藏着。

  我把笔用那书夹着递给他,他背对监视器面朝牢门儿,直接在书上写,写完了说:“要是给你们讲讲《推背图》、《马前课》之类的大预言就好,这下联,你们要是不理解,说我没对好咋办?”

  “再写一个!”邹处又为难上了。

  小文思索片刻,又写了一个,写完刚好队长来提人。

  “轮儿,千万别说再见!”

  “出门别回头!”

  这是号儿里独特的临别祝福。

  [1] 国家教委:98年改称教育部。

  [2]“假金庸”:号儿里叫他“金庸”,本书为了避免和金庸老前辈误会,才加了“假”字。

  [3] 小文是这号儿来的第一个法轮功。大家还按以前的经验,以为到了七处没两年出不来,不知道抓的几乎所有的法轮功人员都要到七处去审查几个月,然后大部分打到劳教所或各区法院判刑,所以当时对小文的“去也匆匆”很意外。



|<< <<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