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3 “集装箱”传奇

|<< <<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 >>|
第八章 闲闲扯奇案,悠悠斩预审 8-3 “集装箱”传奇

  管教纠集外籍号儿的老大,到管教室里开一周一次的例会。

  我们9个牢头靠墙蹲了一溜,我初次参加还挺不习惯。胡管儿挨个给大家发烟,真象给狗喂食一样;大家道谢的样子,真象……我不抽烟,也要了一根塞兜儿里。胡管儿又递过电动剃须刀和指甲刀,这可太好了。我不敢拔胡子,又懒得撕磨指甲,早该修饰一下了。

  胡管儿问各号儿的情况,大家的回答真可笑——形势一片大好!胡管儿再次强调杜绝隐患,特别是越狱,而且说了七处对越狱号儿老大的处理意见——加刑2年。

  大家一时大眼瞪小眼,我问管教:“那老大串通越狱?”

  “不是,他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加他的刑?”

  “谁让他不知道呢!”

  “什么罪名啊?”

  “你看你,知识分子抠死理儿!反正是要加刑,什么罪名不行啊?”

  别看管教的回答蛮不讲理——完全是中共法院的逻辑!多少法官都是这么玩冤案的?我陡然感到了当牢头的压力。

  回号儿我就看到了隐患——新来自称比窦娥还冤的“链儿”。他那双望眼欲穿的求助的目光,充满求生的渴望——虽然“鸨母”也跟他一样一审死刑,等着二审活命,可“鸨母”胸有成竹,满不在乎。不能再耽误了,于是问他:“你叫什么来着?”

  “叫我‘集装箱’吧,这名儿好记!在三区儿他们都这么叫我。”

  原来他是被大陆的海外特务用‘集装箱’抓回来的。他在意大利一家中国小公司任职,做女老板的秘书。别看公司小,他老板有大后台。今年年初接了一单大买卖,老板跟他到埃及验货。一到酒店,他老板就被叫走了。第二天老板来电话,说生意不做了,让他赶紧撤了,他出门就被“热情的服务生”请上了计程车,开了没一会儿,又上来两个人,和司机一起把他绑架了!他被堵嘴蒙头地押到了一个车库,三个中国特工轮番审讯,让他钓他老板。

  他给老板去电话,按特工编的话,没想到那老板说:“早有人给我送信了!你告诉他们,只要江泽民在,咱们‘老板’就在!叫他们别玩火!”结果那些特工只得作罢。

  一天他被晃晃荡荡地晃醒了,发现自己双手被铐着,被塞在一个黑咕隆咚的纸箱里,脖子上挂着个东西,一摸是个手电。打亮一看,周围有食品和水,纸箱子留着大洞,旁边有张纸写着:“你要敢闹就做了你!”

  顶开箱子,发现自己竟在一个集装箱里,忽忽悠悠地已经出海了。他敲来了人,是一个特工,铁链拴着箱门开了道缝,算是换气。就这样,在集装箱里吃喝拉撒睡,便溺用瓶子和垃圾袋。熬了一个月才泊到广州,然后直飞北京进七处。

  审讯让他摸不着头脑,刑拘的罪名是【合同诈骗罪】,逮捕的时候变成了 【介绍贿赂罪】,起诉、审判阶段又变了,把他老板的罪都压他身上了——【贪污罪】、【受贿罪】判他死刑!

  我对这个是一点儿不懂,大家见我没发表高见,就议论开了。

  李局看着“集装箱”的判决书说:“贪污100万,索贿200万,这么点儿钱就‘帽儿’?开他妈玩笑呢吧?”李局肯定担心,他贪污受贿近1200万,还没判决呢,真这么严,他也活不成。

  邹处说:“褚时健贪污2870万,还有450多万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才判了个无期[1],你他妈才300万就‘帽儿’?!你老板得罪谁了?”

  老林问:“反腐败敲山震虎?你老板上边是谁?”

  孟老板急了:“再不立功就活不了了!你知道的大事儿,尽管揭发,先拖下去,活命再说吧!”

  “我已经开始写揭发材料了,原来那号儿有一审判死的就这么活了!他们也让我写。”

  “停!别说了,再说该出事儿了!卖主求命,必领极刑!”老林一下镇住了大家,“下午开风圈儿再说。”

  下午开了风圈儿。我把“集装箱”叫了进去,“我们的阵容你也看见了,你觉得谁能帮你?我把他叫出来,装着洗衣裳,叫多了可不行。”

  “集装箱”想了想,点了老林和孟老板。

  孟老板进来就说:“我可没啥经验。不过你这案子可够蹊跷的,前后仨罪名,都不沾边儿!”

  我一狠心,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支烟。“集装箱”说:“刑拘打的【合同诈骗罪】,说我老板和我诈骗970万英镑,这是‘无期’的罪;没一个月,逮捕阶段诈骗罪不提了,变成了【介绍贿赂罪】,最高刑才3年,我乐坏了;可是起诉、审判阶段,罪名又变了,让我扛老板的贪污受贿,那么点儿钱就‘帽儿’我?!”

  孟老板说:“无期——3年——死刑,抽疯哪?”

  老林问:“你老板叫什么?”

  “徐萍。”

  老林道:“果然是她!你们老板的‘老大’谁呀?”

  “我哪知道?”

  “你不说实话我不管啊!你要写揭发材料立功保命,你肯定死!”

  “集装箱”马上诚惶诚恐地讨好。

  老林轻蔑地问:“徐大管家……可有来头儿……她傍着谁?”

  “集装箱”憋了一会儿,憋出了李岚清。

  孟老板都吃了一惊!老林却毫不意外,“你整个口供,撂了你老板的烂事儿没有?”

  “没有,我撂了就把我套进去了,那我老板也得弄死我。”

  老林再问:“那你现在准备点她了?”

  “不检举她,我咋活命啊?!”

  老林说:“开始打你们‘合同诈骗’970万英镑,那是徐大管家给李岚清在海外收的钱,对吧?”

  “集装箱”点点头。

  老林说:“朱镕基反腐败,要碰李岚清了,所以才动你们!徐大管家跑了,应该是李岚清派人送的信儿。抓你回来,李岚清那边赶紧保你,所以逮捕才给你换成了一个可以缓刑的轻罪……”

  “嗯。”

  “可是朱镕基那边儿不干了,他们插手了,用贪污、受贿的重罪起诉你。谁要整死你?”

  “朱镕基呗,打不着老虎拿猫撒气呗!”

  老林摇头,“老朱没傻到那步,他要打老虎,把猫灭口?”

  “啊?哪……”

  老林说:“应该是你老板怕你扛不住刑咬她,李岚清也怕最终捯出他来……”

  “集装箱”冷汗下来了,“我没出卖她啊?她怎么……”

  老林道:“李岚清先插手,朱镕基再插手,李朱交手,李强朱弱,一审才要灭口的!”

  我不解地问:“李岚清怎么压过朱镕基了?”

  老林说:“靠镇压法轮功啊!李岚清老滑头。原来他支持法轮功,你们知道吗?镇压法轮功前,他视察内蒙,大加赞扬法轮功,都录了相了。老江要镇压法轮功,六大常委开始都反对,李岚清是第一个被江泽民拉过去的,他把柄在老江手里,他儿子案值10个亿呢[2]。

  “江泽民赦免了李公子,李岚清就成了江泽民的铁杆儿,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中国的盖世太保,李岚清是总头。这一下李岚清就硬起来了!朱镕基同情法轮功,他可惨了。”

  孟老板反驳了,“老朱在电视上不还是挺牛的吗?”

  “那是表面!你看他到公安部视察、到信访办视察,都是给法轮功说话去了,那帮警察就应付他,拿总理当猴儿耍!”

  我说:“闹半天,贪官靠整法轮功还硬起来了?”

  “硬起来的何止李岚清一个?你看罗干视察天安门什么派头?新闻联播上怎么给他播?多少人想靠着运动往上爬!江泽民这一镇压法轮功,公检法、军武特不够,还新成立国保局、610,原来的闲人可找找事儿了,要整人了,有经费了,有奖金了,玩儿吧!开足马力对付法轮功,什么反腐、什么治安,都次要的了,多少贪官高举大旗整法轮功去了?那是向江泽民效忠啊!”

  “集装箱”拉回了话题,向老林求教活命之道。

  老林说:“你想想:你要再写材料揭发你老板,想用出卖李岚清的人立功,这能活命吗?”

  “林哥,我明白了,我马上撕了。”

  孟老板问:“那要按他揭发材料,引渡他老板还费事啊?”

  老林笑了:“引渡?启动国际刑警组织,平均费用50万美金!中国哪花得起呀?为啥用集装箱抓他出埃及啊?中国外逃的贪官多少!引渡回来的屈指可数!”

  孟老板问“卷钱太多了引渡也上算啊!”

  “贵是理由,也是借口。引渡回来,牵扯中央,中央谁愿意啊?都给自己留后路。”

  孟老板又问:“这借口也说不出口啊?”

  “更好的借口是——怕造成国际影响,有损党的形象!”

  我恍然大悟之后,看着老林百思不解。他什么来头啊?这么多“真知灼见”,还知道那么多内幕啊!?

  “那……我咋活啊?”

  老林长叹一声,“我咋跟你说了这么多呀?”

  “集装箱”抓着老林的胳膊,“林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啊。”说着就跪了下去。老林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老林叹道:“别看我这么说,我要有辙也到不了今天。你就记住‘卖主必死’就行了。你都一审了,不会再拦着你请律师了。你现在写明信片儿请律师,方哥,管教哪儿发没问题吧?”

  我说:“没问题,我那找律师的明信片,胡管刚都给发了。”

  老林转身对我使了眼色,手贴在胸前指了一下他后方的孟老板——他是提防孟老板。

  打开水了,我让孟老板、老林都回去。然后向“集装箱”转达了老林的“哑语”。“集装箱”眼睛一亮,看到了生的希望。

  [1] 褚时健,红塔烟草集团董事长,1999年1月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以贪污罪(折合2870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403万元、港币62万元)判处无期徒刑,没收财产20万元了事。但2002年褚时健就保外就医了,判贵族的无期徒刑,不过掩人耳目。

  [2] 济南中国重型汽车集团,95年与瑞典合资,投资41亿人民币,有40亿洗来洗去蒸发了,其中的10亿元跟李岚清的独生子有关。



|<< <<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