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七章 青葱烂酒论英雄 7-6 越狱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 >>|
第七章 青葱烂酒论英雄 7-6 越狱

  简直是一声炸雷!贼喊捉贼?逃窜出牢的犯人竟然喊着“有人越狱”!?

  隔壁门口响起了打斗声,但瞬息即停。筒道口杂乱一片,有人冲了进来。

  “站住!谁动我就扎死他!”隔壁门口一声大喝,筒道瞬间声息皆无。

  门口挪过来一个人,坐在地下倒着往后蹭,是队长,鼻青脸肿!他惊恐地挪退到了我们门口,迅速转身向筒道逃去。

  难道大夫被挟持了?我在门口吓得不会动了,只有两腿在抖。

  听声音,筒道口聚的人越来越多,筒道外边的小院里也来了武警,荷枪实弹,刺刀亮闪闪。斜对面的窗外,一杆枪瞄向了隔壁。突然有人一按我肩头——靳哥凑了过来,斜身向外看。弟兄们都惊了,躺在那儿,三十多道好奇又惊恐的目光都射了过来。

  “放下凶器!号儿里的都给我趴下!”隔壁的大喇叭发出了命令,马上传来一片卧倒声。

  “退下,闪开!”隔壁门口一个声音吼道。

  “放下凶器!你跑不了了!”筒道口一个声音喝道。

  “你再动一动,我穿了他脑袋!退下!”

  “别动,他是散打冠军!”筒道口一个声音颤抖着叫道,好像是逃出去的那个犯人在汇报。

  “哗啦——咣当——”脚镣声,难道凶犯还戴着脚镣?

  “退后!!!把枪放下!!!”

  我们牢门口出现了一只紧握的拳头,然后是一把牙刷把磨的匕首,尖端直指被劫持的大夫的眼睛,大夫被凶犯勒着脖子,凶犯那只手还抓着“流星锤”——一副打开的脚镣。而对面窗户外边,一杆枪悄悄抬了起来!

  “哇!”我和靳哥迅速侧扑,瞬间离开了牢门对面的枪口,接着后面也哎呀一声,值班的“鸨母”也重复了我们的动作,连人带镣子砸着了床板上的人。地下睡觉的弟兄,也都抱起了脑袋。太可怕了。

  “哎呀,你看看,何必呢!你最多判死缓,加3年还是死缓。能活你何必……”

  “少废话!退后!!!”

  听声音,人质已经挟持过了我们门口,两个犯人抱着头,乍着胆子往外看。看来对面窗外的枪口已经转过去了。

  “电影看多了吧?你还真玩越狱啊?!”筒道里又一个劝解的声音。

  “退后!!!”

  “再走,开枪我可不管了。主动投降,我保你不加刑!给你1分钟考虑,1分钟!”

  紧张的对峙,无声的恐怖……

  “想好了吗?算了吧。”

  “别开枪!一下穿俩!”听语调儿是大夫在大声央求。看来凶犯是孤注一掷了。

  “别开枪——”

  “当——”一声巨响在监区通道回荡起来。

  我差点儿吓昏过去。听声音就是对面小院开的枪。杂乱的脚步声扑了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没事就好……赶紧给他拖下去……”看来是一枪命中,人质平安。

  我们惊魂未定,靳哥赶紧恢复了号儿里的秩序。筒道里乱了老半天,才消停下来。

  我还没从惊恐中舒缓过来,几个队长就到隔壁提人。犯人刚出来就被踹趴下,让他往外爬。一会儿,又来提一个,又被踹倒。这样踹爬了一个又一个,直到把隔壁提空。看来是要个个刑讯啊。

  次日一上班,筒道里开进来五、六武警,到隔壁的越狱号儿去清查——这里的名词叫清监。清查完毕,犯人们才一个个地被押回去,都戴了脚镣。原来把他们从昨晚一直折腾到现在。

  “越狱号儿”被拆散了,一个犯人塞到我们号儿——靳哥当即给他起了外号儿,叫“越狱”。

  “越狱”说击毙的那个越狱犯只有个代号叫2080,案子是保密的。他们就知道2080是散打冠军,有警方背景,开着警车抢劫,其它一概不知。他们也不知2080怎么弄开的镣子。那天晚上他装病求医,队长和大夫刚开门儿,背2080的犯人自己冲出去跑了,不知他是越狱的同谋临时变卦,还是看出了越狱的企图。如果他不这么跑,可能在号儿里就被2080弄死了。

  靳哥说死镣子是有不牢靠的,但是少见,所以看守所每天查两遍链儿。

  正说着,查链来了,这回查得可细,所有上锁的活脚镣都换成了铁销子砸的死镣,而且砸得特别死,前后脚环没有一点儿活动余地。

  靳哥问我:“从电影上瞧,好象在西方劫持人质挺容易?”

  我一笑:“这就看出来——大陆和西方的理念差多少了!在西方,所有警察都得保障人质的安全,劫匪如果威逼人质的性命或者可能重伤,哪怕只有一个劫匪,他让警察放下抢,所有警察都得把枪放下。如果谁不放下武器,伤了人质,他又没有特殊的理由,那个警察得判刑!人质的平安是第一位的——这样纳税人才愿意花钱养你警察,养警察干什么呀?花我钱不给我服务?”

  靳哥说:“这才叫为人民服务呢。”

  我又说:“你们看过《第一滴血》吗?史泰龙演的?匪徒拿枪顶着人质的脑袋,史泰龙一枪就把劫匪打死了,那人质马上大骂史泰龙。大陆人肯定不懂了,这神枪手!救了他怎么能这样?西方不这么看,你再神枪手,我没给你暗示配合你开枪,你万一失误一点儿,我就没命啦!”

  靳哥道:“中国特色!这要走火没打着,那一发狠,‘牙刷匕首’捅了眼睛进脑子!”

  “假金庸”道:“靳哥,记得上礼拜那电视吗?不有一个这镜头?匪徒用枪顶着一孕妇的后脑勺,那个刑警举着枪步步紧逼,那劫匪抓着人质退到门口,那刑警瞄准了,一枪——就打那孕妇脑门儿上了,那匪徒反而没开枪,跑了。然后那警察赶紧把孕妇送医院,孕妇死了,把孩子剖出来活了,结果还歌颂那警察……”

  “所以中国人质死亡率高啊!”靳哥说:“人质死了白死,警察照样立功,我当预审的可知道这个。”

  杂乱的脚步声进了筒道,一队武警开了进来,虎视眈眈地来到了各号儿门口。不好!清监来了!

  怎么这么快?管教也没通知,都以为得明天周一才清呢,全无准备!



|<< <<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