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七章 青葱烂酒论英雄 7-3 青葱烂酒生日宴,卧虎藏龙案惊天(下)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
第七章 青葱烂酒论英雄 7-3 青葱烂酒生日宴,卧虎藏龙案惊天(下)

  牢门外的断喝只吓着了我,原来又是徐队。

  靳哥笑着上前:“徐队,您也尝两口?!”

  “给我下套啊你?这弄个大红脸还得了?小心监控啊。” 徐队是来提小文去讲历史的,小文一走,大家继续把酒论“英雄”。

  寡言少语的二板儿,喝得话也多了。他姓高,今年才30,在牢里愁得两鬓斑白,都叫他“老高”。他还算坚强,坐牢期间,把厚厚的“英汉大词典”倒背如流。

  老高长叹一声,“我们‘新国大’[1]真冤!李晓勇抢了钱,让我们顶罪!硬说公司诈骗,还说老板没罪!?判顾问死刑!还没结案,先把顾问枪毙了,杀人灭口,死无对证!报纸真能编!说我们纯骗!我们不正规做,能吸引那么多客户?老麦克现场讲期货的时候,亲自买几单,等晚上收盘前一卖,有时候当天就赚,这么吸引的人。判决上说:我们执照是假的,那是正经从工商局办下来的,正规的年审,所有手续都全!硬说‘新国大’是假国企……”

  我问李晓勇是谁,大家直笑。老高说:“那是李鹏的二公子,‘新国大’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李局进来时间不长,说了一些他知道的关于“新国大”的报道。老高听完了哼了一声,“国内报道的就别信了,国外报的还沾边儿。老麦克本想利用李晓勇挣钱,他哪儿玩得过人家呀?后来李晓勇夜里派武警洗劫了‘新国大’,把我们逼跑的。他这招儿真高,他也知道我们跑不了,跑了再被抓回来,罪名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问:“几亿的钱没了,怎么会查不出来?”

  “我律师跟我说了:李晓勇真叫高——他提的现金!他晚上去银行把“新国大”帐户上的几亿现金提空了!不走汇兑,你上哪儿查去?”

  “提几亿现金?!”

  “那叫李二公子,还有他办不到的事儿?5840户投资人,大多数小户都是三家到十几家合一户,估计得有几万家,血本无归!”

  李局问:“那……拿你们顶罪也是李晓勇策划的?”

  老高摇摇头,“贾庆林一手操办的!我律师说了。别看老贾是老江的铁杆,刚来北京也没站稳,就拿“新国大”树政绩。这是一箭双雕!第一巴结李鹏,让他儿子白得好几亿;第二让国家不用赔,投资的老百姓活该倒霉。

  “‘新国大’是国企,老百姓投资钱丢了,国家得赔!可那5个亿哪!唯一让国家不赔钱的办法,就是说‘新国大’非法——不是国企,不受法律保护,国家没责任!损失最大的是大股东‘燕兴北京’,他不干啊——不干不行!把‘新国大’老板郭连章抓起来,他是‘燕兴北京’的人,服不服?不服就肯定判死,逼得郭老板按专案组意见做伪证,给他另案处理——择(音:宅)出去了!说‘新国大’诈骗5个亿,判决里边没判老板!”

  靳哥画龙点睛:“公司非法=客户投资非法=国家不赔偿=没处要账=别来上访!”

  老高说:“对!老百姓自己‘赌钱’赌输了,自认倒霉!”

  “假金庸”说:“谁让你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呢?”

  老高叹道:“‘新国大’判了仨,都是没背景的:老麦克是台湾人,帽儿了;财务总监死缓;我,当摆设的总经理,无期!北京那些头头,从公司拿红包,一人一小皮箱,都是李晓勇安排的,都没事儿。”

  我问:“翻不了案了?”

  靳哥说:“翻什么翻?翻了案,整个专案组,整个办案的检察院、法院的人,都有罪,他们制造冤案了!老贾拿这么多人做‘挡箭牌’?中央谁还敢说翻案?”

  我问:“那中央愿意背这个黑锅?”

  邹处说:“背什么黑锅?封锁消息,老百姓都不知道,哪儿有黑锅可背啊?老江最愿意这样了,他把李鹏的把柄抓住了,敢不听话,敢不支持我?”

  “那你们怎么就没跑了?”李局对这感兴趣。

  老高答道:“我们要真是集资诈骗,还不……跟你似的,早办上几本真护照了!老麦克其实自己能走,他有‘伯利兹’护照。他不想扔下我们,跟我们一块儿偷渡,在石林被抓了。”

  我问:“要是顾问跑了,谁充大头啊?”

  靳哥说:“老高呗!财务总监充案头老百姓不信,帽儿他这个总经理多‘合理’呀。”

  我问:“那没收的你们手里的钱,也没赔那些老百姓?”

  老高说:“我们哪有什么钱哪?就随身带了偷渡的钱!我在这里边看报纸上说我们‘把9000多万现金秘密转到境外’,这不明摆着骗人吗?我们要能秘密往境外转这么多现金,海关是干什么的?得有多铁的偷渡渠道转这么多现金?那我们早跑了,还至于现做假护照?报导说‘2亿多挥霍了’,那么多钱怎么挥霍得了啊?那么多钱我们哪能提出现金来?”

  靳哥说:“‘挥霍’的意思,就是你别找了,这钱没了!”

  老高的愤愤告一段落,我把话题引向了靳哥。“靳哥,多教兄弟们点儿招儿,我们都指望你好打官司哪。”

  “指望我?我还他妈18年哪!”

  原来靳哥放了个越狱犯。那犯人在新疆劳改,搞到了狱警的老婆,帮他越了狱。俩人跑了四年多,在北京因贩毒被抓进崇文区看守所,靳哥在那儿当预审。犯人的姐姐花了十万,靳哥让新疆的朋友用假证件,到崇文看守所提人,放了。犯人后来又犯事,把靳哥供出来了。

  靳哥一肚子不服气,“原来市局一个处长,放过杀人犯!那杀人犯又犯事,把那处长供出来了。结果怎么样?连个处分都没有!换了个分局,照样当处长。要不后来怎么放犯人的多了?真出事儿了就是花点儿钱。还不是因为我上边儿没人儿,才拿我开刀!

  “更倒霉的是:人大抽查案子,李鹏把我的案子给抽上来了,这一下,怎么打托都没用了。踩了地雷还上了报纸!要不然,最多判我5年!”

  李局悲叹道:“共产党就这样,不打老虎打老鼠。”

  靳哥说:“你也该知足了,1100万,看样子能死缓,别看我18年,我得比你晚出去10来年!邹处2亿4,出去得更快!”

  听他们又一讲我才明白,监狱服刑是可以往外买的。判了死缓就是活命,两年改无期,无期改有期,接着就“特批保外”——不用等刑期过半就保外就医了。一般的贪官的钱都存海外,出狱就出国享受自己创下的“基业”了。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原来大陆公检法有这么多“道道”哪!真得好好求求这位“预审”大哥,帮我早日躲过这一劫。

  [1]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简介

  法定代表人:郭连章 总经理:高振宇

  财务总监:龚聪颖(女) 顾问:曹予飞(麦克,倪文亮)

  时间 “新国大”相关事件 客户联名请愿书的阐述

  95~97年 新国大期货公司濒临倒闭,该公司由“北京康达洲际发展公司”和“海南泛亚投资公司”开办。 上述三公司都由武警部队的李晓勇控制。

  98-2-16 新国大被收购重组,“燕兴北京”占股95%,另5%的股份由李晓勇控制。工商局颁发执照,是合法的国企。 前后均为李晓勇一手策划

  98-7-22

  ~7-28 中央颁发了禁止公检法、军警经商的文件。李晓勇要求撤资,并提前抽取亿元红利(挪用客户保证金),与大股东谈崩。 曹予飞在公司告诉同事:“我命难保。”

  98-7-31~8-3 官方媒体:曹、高、龚席卷客户保证金、及全部资产出逃。 常人无法提出巨额现金!李晓勇抢公司,从银行提空了现金。

  98-8-4 国务院门前,“中国燕兴”负责人,证监会、国务院信访办、市公安局等部门领导对千余名上访客户公开表示:“新国大是国有企业,是合法公司、客户的投资是合法的,一定要依法保护客户的合法投资。”

  98-9-3 曹、高、龚三人在石林被抓。 贾庆林领导专案组造冤案。

  00-4-21 贾庆林定案:北京二中法一审判曹予飞死刑,龚聪颖死缓,高振宇无期徒刑。公司非法,不是国企。 受害者疾呼:留下活口,取证查案; 公司非法=客户投资非法=国家不赔偿

  00-6 数千封信上访信不见回音,受害人集体请愿,请愿书上网,遭到媒体封杀 400余访民被警察威胁, 120余人次被搜查、审查, 27人次被拘留,5人气死。

  00-7-31 部分客户游行,穿越北京闹市。

  01-5-29 曹予飞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杀人灭口,5840户客户的赔偿难找对证了

  01-12-14 北京市高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追缴赃款赃物共计价值3059万余元, 已由“清查清理工作小组”按比例清退 2005年绝大多客户仍然不见一分赔偿,仍在上访。

  01-12-11

  唯一的平民获罪 丁占林,北京中慧宏筑装饰集团法定代表人,以介绍贿赂罪(送2万元)、伪证罪被检察院起诉,被法院改判:介绍贿赂罪(1年)、诈骗罪(12年),合并执行12年并罚金、退款共100万元。 丁为双重替罪羊:

  掩盖走上层路线的李晓勇;

  掩盖接收“新国大”账款的的公司。

  相关监管官员获罪 张连成,工商局企业登记处处长,以受贿罪(2万元)被判2年 判张连成,影射新国大非法,故工商局需有人顶罪;2万元,掩盖了层层官员从新国大拿走的巨额好处费。

  宋远,证监会里的小官,判他以掩盖所有高官。

  银行职员被判,掩盖银行犯罪。

  宋远,证监会北京证管办的期货处处长,以玩忽职守罪被判5年——为判他专门抛出了司法解释

  郭敬民,银行职员,以玩忽职守罪、受贿罪(手机+5000元顾问费)被判3年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