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一章 审讯之妙,不打自招 1-4 逼供妙招,两肋插刀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
第一章 审讯之妙,不打自招 1-4 逼供妙招,两肋插刀

  初次审讯,精彩纷呈。我追记这段经历的时候才发现:预审的每一组问话都是圈套!

  “接茬装蛋是不是?”姓刘的开审了。

  “我交待,我交待。”我学着电影里的镜头说着,可是我到底交待什么呀?在湿裤子的包裹下,两腿不停地发抖。

  “这还差不多。带的什么东西?”

  “一种诊断试剂盒,这是肾移植配型用的,没有这个,移植的肾一年就坏死,以前大陆就不用……”

  “放明白点儿!干什么用的我不管,肾死不死我也不听。只要是闯关逃税,我就整你!”

  “可那是救命的呀?”

  “这儿不是慈善机构!专政工具懂吗?!为什么闯关?!”

  “我们一直申报,还没批呢,医院又要得太急,只能……往里带。”

  “往里带?往里带叫什么?”

  “就是……往里带。”我不敢表明我知道“闯关”的意思,那就明知故犯了。

  “你不知道啥叫‘闯关’?”

  “不……不知道。”

  姓刘的忽地站了起来:“少装蛋!刚才我问的闯关,你回答的‘往里带’!再装蛋我抽你丫的!”他示意小王记录,又问:“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当时不知道。”

  “废话!我问你现在!”

  “知道。”

  “犯了什么事啊?”

  “闯关,走私……偷逃税。”我按着他的意思来。

  “这还差不多,为什么闯关?”

  “因为……批文还没下来,医院手术等着用,只能……这么往里带。”

  姓刘的咬牙切齿:“你丫真高尚啊?!没好处你能干?!到底为什么?!”

  这一下戳中我的要害,谁不想多省出点儿辛苦钱啊?

  “你这么闯关,缴税吗?”

  “可以不……不用缴税。”

  “偷逃税总额多少?”

  我故意转移话题:“我们公司还没盈利哪,所得税……”

  “啪——”姓刘的一拍桌子,“关税!少打岔!”

  “我……也不太清楚。”

  “又你丫装蛋!”他从包里抽出一叠打印纸,对着我晃了晃:“你丫不见棺材不落泪吧?这不光是这次的,你们以前的底子,卖给朝阳医院、协和医院、友谊医院……听着!偷逃关税超过100万了!”

  我瘫到了椅子里,欲哭无泪。

  “偷逃关税总额多少?说!”

  “100万左右吧。”

  “什么左右?!”他忽地站起来。

  “一……一百多万吧。”

  “谁的公司?”

  “我的。”

  “法定代表人是谁?”

  “是我。”

  姓刘的得意地笑了,问我:“你什么时候是法人[1]的?”

  “我也不知道。”我这傻话一出,他俩气乐了。我赶紧解释:“本来就该我是法人,都是我出的钱,可注册的时候,杨义怕我常去美国不方便,就自己当了法人。我今年才知道,就让他把法人变给我了,具体啥时候变的,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杨义冒充你当法人,本应该你是法人,对吗?”

  “对,原来是杨义当法人。”我说[2]。

  “杨义是谁?”

  “我聘的总经理。”

  问到闯关和公司的运作,我全扛了下来,并按原定计划对移植学会只字不提,把杨义洗脱了个干净。小谢说过,我这美国身份好办。

  “你们公司还做过什么其它走私活动?”

  “没有!”

  “别滑头!抗拒从严!瞧瞧杨义,口供一大摞,现在还主动写交待材料呢!”他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叠纸摆在桌面。

  “别逗了,中午杨义还给我打电话呢!”我抓住机会开始试他们。

  他俩笑了,姓刘的十分得意:“杨义没他的手机打吧?”

  “你怎么知道?”

  “他用我的手机钓你呢!他已经在里边恭候你多时了!”姓刘的得意地笑了。

  原来小谢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早抓了杨义,然后诱捕我!怪不得电话里他也吞吞吐吐呢!

  “看看,这是他这两天的口供!”他把其中一叠笔录纸的最后一页立起来,给我看签字。我向板鸭一样努力抻脖探身,看见果然是杨义的签名,还有红手印,真傻眼了!这一傻眼,小腹痛上了,还得拉一次?

  “你知道闯关逃税的性质吗?”

  “我们已经申报药品进口了,国家药监局批得太慢了,批下来,我们才能正常进口上税。不是我们不想上税……”

  “放屁!好像你们愿意上税?!现在谁不逃税?有吗?”

  “那为什么就抓我呀?法不责众啊?”我怯怯地问道。

  “对!法不责众,所以只抓少数分子!”姓刘的冷笑着说:“为什么抓你?你好好想想吧!”

  他竟然这么理解“法不责众”?难道,真是我黑道白道没走?一时肚子疼得来劲儿了。

  “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你已经触犯了刑法第153条,明白吗?”

  “我,当时不知道哇!”我本能地申辩。

  “现在明白吗?!”

  “明白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1条,对你实行刑事拘留。你可以请律师,明白吗?”

  “啊?你们不说交待完了就让我回去吗?”

  “少废话!请不请律师?!”

  “我认罚还不行?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我认罚,”我一幅乞丐像,就差说:可怜可怜我吧!

  “少装蛋!你认罪吗?!”

  “我……”

  “抗拒从严!”

  “认罪认罪,争取从宽。”

  他笑了:“认罪了那还说啥?”

  “你们也太不讲理啦!”我以为他看我态度好,能网开一面。哪成想他套我!

  “怎么整你都有理,懂吗?!这叫共产党专政,不然我们吃啥?盖监狱干啥?!”

  这一害怕,腹急加剧了。我并紧了屁股问:“什么时候能见律师?”

  “你请,还是你家人替你请?”

  “通知我家人请吧。”

  小王好容易开口了:“如果不存在转移、销毁证据的可能性,我们会在24小时内通知你家人。”

  “谢谢。”

  姓刘的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还想说……上厕所!”到这份上了,缓缓再想想对策吧。

  “签完字再说!”

  小王拿来笔录,我一看,上面常规的开头,接着是姓名、年龄、住址、职业的问答,我没回答他能编下来,显然是照身份证和名片儿抄的。然后是简历,再往下,吓了我一大跳!只见有几行写着:

  问: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答:知道。

  问:犯了什么事?

  答:走私,偷逃关税。

  问:为什么闯关?

  答:可以不缴关税。

  问:逃税总额有多少啊?

  答:100多万吧。

  问:公司法人是谁?

  答:应该是我。

  ……

  问:闯关逃税是你策划的吗?

  答:都是我。

  问:“还谁参与了?”

  答:没了,都就是我的责任。

  ……

  问:你认罪吗?

  答:认罪。

  这成了明知故犯了!我忙问:“怎么把我中间的解释都给省了?这不是故意犯的呀?”

  姓刘的眼一翻:“谁有空给你记那么多呀?!这是不是都你说的?!签字!!”

  “我……”肚子更疼了,那也得使劲憋着,再看后边,都省略了中间的解释,整个是蓄意犯罪!这姓刘的太坏了,不仅仅是诱供,这是断章取义、歪曲编造!

  “先让我方便一下好不好?”

  “签完字再说!给丫脸了吧?!”

  加急的腹痛,让我无暇多想了,我是实在受不了再一次拉裤子,再一次便池洗裤子的罪和屈辱了。又一次全身肌肉总动员时候,我心底里活动了,可是人心就是很怪,还得给自己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也许大陆的口供都这么记?这借口显然骗不了自己。还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吧,这个理由太美妙了。你不是希望杨义早点出去吗?天塌下来我自己扛吧。

  我抓起沉重的笔,小王说:“在每页下签名……在最后写:以上看过全对,签名。”我在改动处、在每页的签名上按了手印。然后,又在一张填好的刑事拘留证上签字画押。然后才得以缓缓挪向厕所。

  “拉完啦?吃点儿吧?”

  我方便回来,姓刘的竟然这么损我!?

  小王圆场道:“这儿有方便面。”

  我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吃了方便面,还去得方便。”

  [1] 大陆的法人是指组织或公司,但口语中,常把法定代表人(一般是老板)简称法人,本书所说的法人都沿用了这个习惯性口语。

  [2] 直到我追忆这段问话时,我才想明白,我和姓刘的说的这两个“原来”,不是一个意思。姓刘的说的“原来”是“所以”的意思;而我说“原来”,意思是“以前”。正是这一系列阴错阳差,我才进了圈套。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