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六章 出虎穴,入龙潭 6-5 回马三枪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
第六章 出虎穴,入龙潭 6-5 回马三枪

  小王去追送领事,姓刘的大骂:“行啊方明!真能演戏啊!”

  我仗着领事的余威,和他以眼还眼。该轮到这个卑鄙小人害怕了!

  管教解围说:“不用我翻译了,这架势你肯定都明白了,回去想辄去吧。”

  姓刘的呼地站起来,“方明,你给脸不要!叫你见大使[1],丫给我来这套!看不给你办成铁案,你等着瞧!”

  姓刘的摔门而出,管教向我点点头,“走吧。”

  我赶紧拿着领事留下的英文报刊,匆匆出门,一心想着快点儿回去冲澡。

  “慢点儿,急啥?”管教这一说,我只好放慢了脚步。

  出了律师楼,管教问我:“能跟家里要多少生活费?”

  “我刚写明信片要了1000,这回还能再送1000吧。”

  “还用写明信片?”管教说,“你要能要3000,我叫你马上当二板儿!”

  “行啊!”我不答应也不行啊。

  “那你把家里的电话告诉我吧,我给你捎话儿,你钱放我这儿,保证比你在里边实惠!”

  进了监区大楼,在楼梯口就听见女人的骂声和尖叫声,越上楼时喊叫声越大。路过五区女号的筒道口,只见一个女警歇斯底里地吼着:“叫你丫练!看你‘法轮儿’厉害还是我电棍厉害!”

  一个年轻女囚躺在地上,被那女警用电棍杵得不由自主地撞地,咚咚作响!我吓得一哆嗦。太恐怖了!

  “走哇,看这干啥!”管教都司空见惯了。把我押进办公室,我可紧张了。这么热的天,后背都湿了,要让汗把硫磺皂沫流眼角去,我不又得“痛哭”一场?赶紧脱身吧!我请管教记了大姐的电话,就说:“管教,我想回去喝点儿水。”

  “喝点儿热水出点儿汗好!”管教说着就给我倒。

  啊?“管教,我憋半天啦,我想赶紧回去放大茅。”

  “那你先回去,等我先给你家打个电话。”

  “太谢谢您了。”要是能跟家里沟通上,花多少银子都值啊!

  管教把领事给我带的报纸杂志扣下了,说要详细检查,然后他亲自送我回去,在门口当着老大钦点我为三板儿。

  管教一走,我请示了老大,一头扎进了厕所,又冲又擦,反反复复半个钟头,身上、头上,才好受了点儿。这硫磺皂,帮我演了一场哭戏,赚得了领事的深切同情,功不可没!

  洗完出来,“假金庸”正在登记。调进来俩人:中年人,姓林,一看就是个柳儿爷;还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儿,姓文,文质彬彬的,有点儿胖,人很精神。

  老大对新来的小文说:“你丫混得够鼠眉[2] 嗒,牙刷都没有,水台儿有俩没人用,你挑吧。”

  啊?!那俩牙刷都是刷大便池的!毛都刷翻了,竟然要施舍给这小孩儿刷牙?

  “谢谢大哥。”这小文说话笑眯眯的,挺招人喜欢。

  “丫连被褥都没有……”

  我怕老大又给他烂被套,就接茬说:“大哥,把我那被子给他吧,这大热天,用不着盖。”

  小文笑呵呵地道谢,一幅稚嫩的学生像,怎么看怎么不象罪犯。

  下午饭前,先送的小炒菜,10块钱一份儿。今天是狮子头——10公分大小的一个大丸子,10块钱。这号儿真富裕,提前订了8份儿。

  开饭了,老大把我让到了前板儿,我们刚尝了口美味就咧了嘴——极咸!

  他们用勺把丸子切成小块儿,用热水拔盐,泡了倒,倒了泡,反复四遍才能吃。兄弟们是边泡边骂七处黑,只有一点大方——菜里放盐。

  饭后,“假金庸”的笑容让我发怵。“假金庸”记性真好,第三局棋竟能从头记到尾,我想赖也赖不掉了。这家伙拿老大诱我上圈套,这局输了,我要替他值15天班!加上我自己的班儿,还睡什么觉?跟预审斗什么智?等死吧!

  我一直对着棋盘发呆,就是不认输,可是也看不出活路。

  “假金庸”很是得意,“没救了吧?”

  我嘟囔着:“你们4个下我一个……”

  “你也找帮手啊!”

  墙倒众人推,都这败势了,谁还帮我呀?无奈,再撑撑。我手伸向了中卒,在上边盘旋了两圈儿,这要挺卒弃炮挡战车,子力就更悬殊了,恐怕就是对方失误了,我也无力回天。我手降到了中卒上,突然,胳膊被拽住了。

  是新来的小文,他让我等等,说可能有好棋。我一阵欣喜。

  “假金庸”说:“我们赌棋呢啊!这可是决胜局。输了值班儿。”

  “怎么值?”

  “输了替我值半个月班,你们俩可以共享!”

  小文问我:“你赢了呢?”

  我得引诱他尽全力解围,“你要能下赢他,你说了算!”

  小文笑着把“黑砲”往前推了一步,吓大家一跳,这要唱空城计啊?!

  有人问:“你会下吗?这双车错死了!”

  “不是,想跟你拼车,还不想丢子,没戏!”靳哥讽刺道。

  “没事儿,输了大不了都我值班儿!”小文胸有成竹。

  “假金庸”双眉紧缩,想了有3分钟,还是把红车平到了2路,成了右图的阵势。

  我们都以为小文马上要走“车六平八”拼车的蠢招儿,没料到小文大胆弃车——马踏中宫——单车沉底——回马三枪,一气呵成,绝杀!

  我们一个个都傻了眼,叹为观止!

  “假金庸”道:“哎呀,难中逢贵人啊老美!命真大呀你!”

  我乐坏了!原来算命的就说我“难中有贵人相助”,要能应到官司上就好了。

  靳哥自言自语,“要是变招儿平帅?……马后炮!好棋!”

  小文又给大家拆解一遍,旁观者个个心悦诚服。[3]

  “假金庸”悻悻地说:“我替谁值班儿?说好了。”

  我拍拍小文的肩膀,小文一笑:“我可没说我赢了让你值班儿?我的赌注可不是这个。”

  [1] 警察、看守所习惯把见大使馆的领事等人员都叫做见大使。

  [2] 鼠眉:囚徒在看守所里混得不好、没地位、穷,眉,读轻声。

  [3] 黑棋取胜的招法:(象棋术语很简单,进退数格子,平拉数路数,但是,各方以自己的颜色的路数为准)

  1. 回马三枪取胜:车六进一,仕5退4;马三进五,仕4进5(三变,斜体);车三进七,帅6进1;马五退三,帅6进1;车三退二,帅6退1;车三进一,帅6进1;车三平四,黑胜。加上前图走出的一个回合,共八步棋。

  2. 勒马车取胜:车六进一,仕5退4;马三进五,帅6进1;车三进六,帅6进1;车三退一,帅6退1;马五进三,帅6退1;车三平四,黑胜。

  3. 马后炮取胜:车六进一,仕5退4;马三进五,帅6平5;车三进七,帅5进1;马五进三,黑胜。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