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6 傻蛋Vs倒霉蛋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6 傻蛋Vs倒霉蛋

  小龙走没一会儿,“小四川”也调看守所西区劳改去了。

  筒道里又赶进来一队犯人。兰哥放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哥。韩哥跟来人还是磁器,热乎得不行。

  这位也带了一大堆行李,也是牢头级的。

  故友重逢,韩哥非常高兴,帅哥坐到了原来小龙的位置。

  帅哥问:“韩哥,你杵几下[1]?”

  韩哥说:“拘役6个月,后天我当劳动号儿去!” [2]

  帅哥惊叹道:“我们以为你怎么也得五、六年呢!”

  韩哥问:“你咋折的?”

  “我老人家不倒煤吗?倒煤倒煤真倒霉!”

  “倒煤倒折的?”

  “对!就那帮‘河南’!我老人家原来在山西倒煤,怎么倒煤都没事。后来一帮‘河南’,让我从他们那儿倒煤,一倒煤就倒霉这儿来了!”

  韩哥笑着问我们:“明白了吗?”

  我们都摇头了。韩哥说:“这‘倒霉蛋儿’,是倒卖煤炭的。”

  帅哥说:“就倒了他妈50吨,打我一‘销赃’,谁知道煤是偷的?!真他妈不讲理,我老人家也算一路好汉,给这帮‘河南’当‘案屁’!丢人!你说,我又不是他们一伙儿,花钱买东西,干嘛打我销赃?国家丢了那么多钱,叫那帮贪官挥霍了,给二奶了,怎么不从二奶身上追?说句挥霍了就完了!从我这儿穷追不舍,我赔了钱还得判我!?”

  帅哥说的还挺深刻。

  韩哥问:“那你‘押几判几’吧?”

  “销赃的案屁不都‘押几判几’吗?他们这盗窃集团,案子太大,取保难啊!现在刚逮捕我,这得熬啥时候去?”

  我捅捅他,“帅哥,什么叫‘押几判几’呀?”

  他一听叫他帅哥,特高兴,说:“你刚出道吧?”

  “啊!”

  帅哥说:“押几判几,就是判刑的时候,押你几个月,就判你几个月。是凡‘押几判几’的都没罪,就是因为已经坐牢了,不能无罪释放你,那样就办了错案了,得赔偿,党才不赔呢!他就给你安个罪名,‘押几判几’,反正没几天你就该放了。这样党就永远没错案了,可你这‘劳改释放犯’的帽子戴一辈子!”

  “这儿‘押几判几’的多吗?”

  韩哥说:“太多了!大案的案屁,经常‘押几判几’,这样的每个号儿都有二、三个,象我们这些拘役的,象“唐山”,实际上也是‘押几判几’,不过拘役比他们轻,不算‘科儿’,一般‘押几判几’都10个月以上,因为审案子拖到最长期限是9个月!象我们砸了钱,他才给提前到半年以里哪!”

  我又是一声叹息,这中国一年得多少冤案哪?这‘押几判几’这么普遍,但绝对不会算作冤案的。因为判的不重,被冤的当事人也就不追究了,追也白追。

  “韩哥,那我也差不多是‘押几判几’吧?”小武子问。

  “你不‘当庭释放’吗?咋‘押几判几’啦?这多掉架儿啊!?”韩哥拿小武子自诩过的“当庭释放”来损他,大家都乐了。

  “这小丫的怎么回事儿?”帅哥问。

  小武子满不在乎,傲慢地回头又跟帅哥自诩了一番。帅哥要过他起诉看了起来。

  这帅哥儿真是个活宝!自打他进来之后,他嘴就没停过,也不在乎监控。刚安静一会儿,看完起诉他又说开了:“嘿!是你们哪!知道谁抓的你们吗?”

  小武子说:“不知道啊?”

  “是我一磁器!他还跟我聊过你的案子呢!告诉你吧,我磁器在‘后八家’抓的他们!”

  小武子说:“起诉是这么写的。”

  帅哥乐了,“韩哥,我给你学学啊。这几年查暂住证儿都查疯了!这帮警察,只要你三证儿不全,抓住就讹钱,没钱就收容遣返!可把外地农民吓惨了!他那帮同案,都是派出所的保安,偷着查三证儿捞钱,专门到那些村儿里去找外地人。查暂住证的警察,贼尖溜滑;这帮保安,农民出身,学警察哪学的象啊?还没有警车,他们每次查都有报案的!可是报案的人就是打电话,不敢去派出所立案做证人——三证不全,怕给收容喽!

  “那次是我磁器领着一帮保安去后八家查‘三证儿’,捞外快去。到了他们的辖区一看,怎么这帮农民都不跑啊?原来他们一见来查暂住证的,撒丫子就跑,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这次不但不跑,都不正眼看他们!

  “我磁器心里这个气,让保安截人,开查!民工还挺横:‘你们不刚查了吗?怎么又查一遍?交两份钱哪?’他一想不对呀!问谁查的,说一个警察,领着一帮保安,已经查过去了。他这个气!他以为他们派出所,有人先来‘抢食儿’来了,找丫算帐去!往里没走多远,碰见那帮‘李鬼’[3]了。一看,不认识,他以为别的派出所的办案来了。警察有时候打着‘查三证儿’的幌子抓犯人。他还以为是‘李逵’呢!主动招呼:‘哥们儿!办案哪?’

  “那帮‘李鬼’一愣,转身就跑。‘李鬼’!这么嫩?追!他追出去没50米,就坐地下了,他说他心脏都快跳出来,看东西都发兰了!他的保安倒是追下去了。他掏出手机,勉强跟他搭档打电话,他搭档从村子那头往这边查,俩人说好中间汇合的。这么着,对面把‘李鬼’们堵住了!”

  我问:“帅哥,警察体质这样?”

  帅哥说:“嗨!我那磁器跟我‘吃喝嫖赌抽,肚子滴溜溜’,能跑50米不错了!

  “我磁器说,把这帮假警察抓警车上去,先把他们的钱分了,然后到派出所儿,一顿飞脚一顿扇,一顿凉水一顿电!一招,清河派出所的保安!给清河派出所打个招呼,拘留完事了。谁想到礼拜一,有个傻蛋给清河派出所打电话,说:你们那个谁谁谁在吗?我想找他。’‘什么事啊?’‘他借了我好几套警具走。’——那玩艺儿能随便借吗?那边说:‘你来取吧。他执行任务去了’。那傻蛋就去了,进门儿就给按了!”

  大家哄堂大笑,小武子脖子都胀红了。

  我问:“武子,你为啥要找上门去呀?”

  小武子说:“谁知道他们干那事儿啊?他们说训练用,借我好多回了!”

  帅哥问:“武子,你以为你走得了啊?”

  小武子说:“我没犯罪啊!”

  帅哥说:“你这是上‘七处’的大案!我磁器说了,抢劫罪有六款儿10年起步,你们占三款儿:入户抢劫、冒充军警抢劫、多次抢劫数额巨大,案头要判无期以上!知道吗你?”

  “那我们咋没‘悠’去?”

  帅哥说:“你同案打托了呗!!”

  小武子说:“那我就跟着沾光啦!”

  正说的热闹,兰哥来叫了,小武子颠颠地跑了出去。

  没一刻钟,小武子回来了,脸跟吃了八个苦瓜似的,嘴咧得跟黏鱼似的,下嘴唇颤抖,好像随时准备着嚎啕。

  大家看着小武子的样子,不住地乐。我真怕他成为第二个“居士”,赶紧上前把他扶回了座位。

  韩哥说:“这小武子还挺重感情啊!要无罪释放了,还准备哭一鼻子嘿!”

  老六说:“准备好了吗?”

  韩哥进了盲区,让我去念结果。“预备——出!”

  我一扫,大家猜得都在3年以上,韩哥猜7年是最高的。

  我拿起小武子的判决书,找到后边念道:“案头是……14年,常向党……哇!”目瞪口呆!

  [1] 杵几下:判几年。

  [2] 海淀看守所的犯人还有一个月的余刑时,到东区做劳动号儿。

  [3] 李逵Vs李鬼:故事出自《水浒传》,李逵回家接老母,路遇一脸上搽墨,手持板斧,冒充李逵打劫的强盗,假李逵真名李鬼,开始被李逵放了,后来再害李逵时被杀。如今,李鬼成了假冒的代名词。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