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5 一路平安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5 一路平安

  小龙去开庭了,早起时虎子主动去收拾被垛。

  兰哥问虎子:“练法轮功了吧你?”

  虎子很诧异,“神了你兰哥!这也能看出来?”

  兰哥说:“你原来啥脸色儿?印堂发黑,十几年的大烟儿。现在脸色儿变了,又勤快了,准是练法轮功了。”

  虎子一笑,“兰哥,昨儿我小烟都戒了,一抽就嘴苦、恶心。”

  兰哥说:“好好练,等着戒大烟!”

  虎子说:“兰哥,以前说起‘粉儿’来,我心里就瘾得不行!现在戒没戒我不知道,反正谁再说‘粉儿’我没反应了。”

  吃完饭,我没下棋,虎子一直在号儿里,我们都在等待“壮士归来”。

  上周五小龙接了起诉,回来就跟我们慷慨陈词。他说律师给他透露了,他们“大纪元”的大陆记者站“全军覆没”。大纪元的案子是法轮功第一大案,估计平均刑期5~7年。我们一顿苦劝,也没劝住他。

  筒道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号儿里的所有目光都聚到了牢门。

  小龙进来努力地一笑——那一瞬间,我眼泪差点儿下来。

  大家默然进了风圈儿,“小四川”继续埋头刷碗,眼泪啪达啪达掉到盆里。

  “韩哥,打赌吗?”小龙淡淡地问。

  韩哥摇摇头。问那俩,原来“唐山”拘役半年,小武子开庭没接票。

  韩哥向小龙要判决书,小龙说:“不知道,律师没敢给我。”

  “啊?!”

  小龙说:“我在法庭上跟公诉人辩,辩得他们哑口无言。指控我一条,我驳一条。后来我跟他说:我做的那个项目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那里有我突出的贡献!我练法轮功才有了个正常人的身体,要不然我半残废啊!江泽民不让练,想置多少人于死地啊?!真正有罪的是他们!你们给他们当枪使。四人帮党羽什么下场?当年四人帮杀张志新的时候,割张志新喉咙那个警察,现在还在沈阳二监当临时工呢!那可是一辈子跟党走的人,替罪羊!那检爷气得嚷:‘我们都是依法办事!’我说:‘你们滥用法律、歪曲解释,这么做本身就是犯罪!’当场我就把起诉撕了!”

  “啊?当庭撕起诉?!”韩哥惊叫起来。

  “他们也没见过这个,疯了一样,说我蔑视法庭,要追诉一条扰乱法庭秩序罪。”

  “后来哪?”

  “后来休庭。我那律师也不替我辩护——他说上边对律师有政策:

  第一, 律师不允许私自给法轮功辩护;

  第二, 律师只能摆样子,和党保持一致;

  第三, 如果谁给法轮功辩护,所属的律师事务所别想通过年审!

  “审判我都秘密的,不敢通知我家里,见不得人!过一会儿又开庭,背着我商量好了,叫我来就宣判了!

  “他们让我起立,我没动。那个法官又喊:‘起立!’看来还挺维护法庭庄严!你们滥用法律,造了多少冤案?干了多少缺德事儿?还庄严呢?法警过来把我拎起来的。法官念判决,我单手立掌,那法官念着念着就结巴了,大红脸!公诉人大叫:‘不许练功!’法警给我上了背铐儿。法官勉强念完,十年!”

  “十年?!”

  ……

  小龙继续说:“法警把我带下去,他说:‘有种!我就佩服你们这样的!’他正想给我开铐,律师过来拦住了,他说:‘刚才我说了半天好话,法官看也实在扣不上那条扰乱法庭秩序罪,才没给你加罪。你又来个当庭练功!我又求了半天,人家才把判决给我,不然他们要改判决、再加罪!你可千万别把判决撕了,再撕了,至少给你加三年!’他替我在法庭记录上签字画押,说把判决亲自送看守所来。”

  “值吗?小龙,非演这一出,满贯才七年,判你十年?!”虎子说。

  韩哥说:“不,虎子,他不撕起诉,我也猜他十年。他这《大纪元》的案子,法轮功第一案啊!”

  虎子又说:“你说你何苦呢!”

  小龙说:“我们要不抵制它,这个恶棍就跟当年文化大革命似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

  小武子问:“龙哥,那你家里不骂你?”

  “冤有头、债有主啊!小武子你这冤案,要是给你判了,你家里不骂公检法骂你?!我爸妈都是法轮功,我爸他们哥仨都是法轮功,我也没女朋友,亲戚都理解我。自古忠孝难两全。”

  虎子说:“你这也不是岳飞的‘精忠报国’啊?你对抗国家啊?”

  小龙一笑,“虎子,你忠共产党啊?它能代表中国?老百姓才代表中国呢!哪个老百姓不给它当奴才,被它吸血呀?咱争取来自由,受益的还不是全中国人?这还不是‘精忠报国’?!我师父对我恩重如山,忘恩负义的事儿我不干!”

  虎子说,“义气!这法轮功,我跟你练定了!”

  小龙又说:“今天开庭3份儿法轮功,有一个中科院微生物所的硕士生,我认识他,他也10年!他在‘地保’他们家那儿发传单被抓的。我一看他判决书——这不是咱上回唠的石家庄爆炸案的地儿吗?时间正是爆炸案前2个月。他们半夜1:00多在那儿挨家挨户发传单,没一会儿,警车把小区围了,地毯式搜索。后来警察跟他们说:接到报案,没3分钟,5辆警车出动,小区堵门儿,大街戒严。你们说:警察把抓法轮功的劲儿用在正事儿上,石家庄爆炸案能发生得了?!对付法轮功,什么意识都有,反应快得很;对那个靳如超,该监控的不监控,杀人逃跑不通缉,在小区搬了半宿炸药没人管,第1次爆炸了也不戒严……”

  “地保”听着直咬牙。韩哥说:“别提了!我那帮警察‘磁器’,从99年下半年,整天就合计怎么整你们了,有心思干别的,上边也不让啊?我‘磁器’说:安全局所有的人,连出纳、秘书都上阵了对付你们去了!”

  小龙激动地说:“这两年为镇压法轮功投了多少钱!抓一个奖1千块,抓我这样的奖3万,监控所有法轮功的电话,还有卫星定位系统,安全局不够用,江泽民又搞了国保系统,专门对付法轮功。花上百亿买通国外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让他们对中共的镇压袖手旁观,那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啊!”

  “你这博士,你这家,不都让法轮功给毁啦!”小武子说。

  虎子接话道:“小武子你真不明白呀?这不是共产党毁的吗?”

  小龙说:“武子,比如我天天揍你,打个半死,还把你判个10年,这谁的责任?是赖你惹我啊?还是赖我不讲理啊?”

  小武子说:“是,都是共产党的责任!可是你不会不惹它?”

  “武子!你没惹共产党不也判你了吗?!”虎子说。

  小武子眼睛一翻,“共产党哪判我啦?最多弄我个拘役!我可没惹它,它就不判我!谁让你们惹它了?”

  “你丫‘厕所里扔炸弹——激起民愤(粪)’是不是?”

  韩哥一骂,小武子马上歇了。

  我说:“小龙,这十年你干点啥不好?你在里边白废!曼得拉坐牢26年,出来当总统!你以为你 ‘曼得拉’?”

  韩哥说:“共产党的天下,你出来也‘土了咔’[1]!”

  小龙说:“我不信他能关我10年!”

  “别傻了!政治犯不减刑!”

  小龙说:“谁求减刑啊?我还绝食,看我什么时候闯出去!”

  “哎呀妈呀!”韩哥差点儿跳起来。

  午睡的时候,兰哥回来了,他在管教那儿看了小龙的判决书,很惋惜。韩哥悄悄跟兰哥咬耳朵,我躺在旁边,就听见兰哥说了句:“啊?绝食?”

  下午醒来,小龙把自己的东西分给穷弟兄,谁缺什么他非常清楚,大家很是感动。

  “小龙,收拾东西!”兰哥一句话,大家都失了主心骨似的。

  小龙的枕窑已经很薄了,他笑笑对大家说:“兄弟们儿,等你们有机会了,别忘了看看咱‘大纪元’,那可是敢为中国老百姓说真话的‘大纪元’!我们这帮学生这150多年的刑也没白扛[2]!”说完双手当胸合十,给大家行了个佛礼。

  我们送到门口,今儿全筒道就调小龙一个,一定是兰哥和管教怕他绝食才调的。兰哥说:“小龙,我给你找了个好号儿。”

  铁门把小龙和我们隔开了,小龙回头说:“韩哥,没什么留给你的,你那本《岳飞传》我看完了,题了首诗,留个纪念吧。”

  “等你将来成名了,那可值老了钱了!”韩哥的样子还真不是开玩笑。

  小龙一笑,又嘱咐了虎子两句,就此道别。虎子趴在门上喊着:“小龙,一路平安啊!”后边的话,都是哭腔了。直到听不见脚步声,虎子才抹了把眼泪转身上板儿。

  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号儿里,里足有十分钟,大家都跟丢了魂儿似的,没人说话,好几个人偷偷抹眼泪。

  刚毅坚韧的小龙,凭着自己的一身正气和一颗善心感化了每一个犯人,跟他朝夕相处有8天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最大限度地帮助了我的方方面面。以前只是在美国见到法轮功游行,听孩子她二姨讲过,只知道镇压法轮功是文革再现,和小龙一处,才知道这是当年罗马镇压基督徒的重演,共产党真要重蹈罗马帝国的覆辙了……

  忽然想起了小龙留下的诗,我翻开《说岳全传》,见目录的后面有一首七律:

  读《岳飞传》

  世人莫把亏心为,古往今来放过谁?

  赵高祸乱碎尸死,隋炀暴虐恶报围。

  阴霾遮天怎长久?风暴过后彩虹垂。

  风波亭上忠魂泪,万古流芳说岳飞。[3]

  [1] 土了咔:土块儿。

  [2] 我出来后,在大纪元网上,看到了一位刑满释放的大纪元记者的系列报道——《红色炼狱》,其中记述:“这(大纪元)在当时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定为级别最高的一个‘大案’。因公安部2000年12月16日立案,案件代号儿‘12.16’。一共九十多人涉案,三十多人被抓,牵扯了北京、上海、珠海等多省市……我们被抓都或多或少与大纪元一事相关……却将我们分开甚至以不同的理由判刑。”

  显然,中共分开判刑是为了淡化影响,遮遮掩掩,避开国际的目光。

  [3] 此诗我曾反复看了好几遍,当时已经能背了,现在个别字可能记不准了。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