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3 地狱之祭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3 地狱之祭

  周六了,犯人们盼来了暂时的宽松,双休日不坐板儿了。看电视、打牌、下棋,努力投入娱乐,好忘却这地狱的处境。

  象棋一副棋子是圆纸片,一副棋子是两色的可乐瓶盖——翻过来塞上纸片写上字。我十几年没下棋了,开始手还生,等进入了状态了,他们都不是对手了。一下棋,不但时间过得快了,精神暂时也有了寄托。

  吃饭时,“唐山”坐在床板儿的那头儿盯着隔台儿发呆,隔台儿上搁着他的菜碗,上面架着馒头,半天不见他动窝儿,旁边犯人都自顾自地吃饭,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我碰了碰韩哥,韩哥说:“又想他哥了!”

  “唐山”和他哥到北京玩儿,跟一个小子锵锵起来了,他哥把那人小手指头掰肿了。那家伙叫来几个保安,把这哥俩儿抓了,到派出所才知道——那小子是个便衣!其实这连打架都算不上,可是愣把他俩刑拘了,说那小子“小指顿挫伤”,打了个“妨害公务”(罪)。一拘留哥俩就分开了。后来“性病”调进来,说他们号儿走板儿打死个人,一问名儿,是“唐山”他哥!

  海淀看守所内部有个“内部规矩”:号儿里死人了,立刻把这号儿的犯人拆散了,销毁证据,但这样也把消息也传开了。

  “唐山”找了几次管教,管教都推了,最后让他出去再想办法告。还禁止他在号儿里宣扬。

  饭后烟茅时,韩哥特别安慰了“唐山”一整根烟。“唐山”说:“韩哥,今儿7月28,唐山地震25周年哪。”

  韩哥道:“哦,你刚才是祭祭先人?”

  “唐山”点点头,韩哥又说:“当时我也在唐山!拣条命啊!那年夏天北京忑热,我上唐山我姨家去了。差一点儿就把我埋墙里去了!头几天我热得都睡地下,挨着墙根儿凉快。那天晚上,我就不想睡那儿!非上外屋睡去,结果幸免了!”

  “唐山”说:“唐山的房还有没倒的?”

  韩哥说:“唐山东矿,我们住的是当年英国人的铁瓦洋房,三排,就我们中间那排没倒。你们那儿死的多吗?”

  “我们青龙预报了,一个没死!唐山的亲戚,几乎都砸死了!”

  “啊?”韩哥学着唐山话问,“青龙预报咧?”把大伙都逗笑了。

  “唐山”很诧异,“你知不道?”

  韩哥又学唐山话,“我知不道哦!”

  “唐山”又问:“老美,唐山大地震预测出来不让报[1],你知道呗?”

  我摇摇头。“唐山”苦笑一下,“唐山地震斗[2]我们县预报了,青龙震塌了18000间房,7000间四墙落地,县里一个伤的都没死!县长冉广岐,恩人哪!当时上边斗压着不让报,怎么都不中!冉县长说斗是‘蹲法院’[3],也得报!我爸是县政府的,知道这事儿。地震前两个礼拜,唐山市里开的‘地震群防群测经验会’,有专家预报的是7月22~8月5号,唐山一带要地震,可是斗不让传达!斗我们县传达咧!

  “当时县里通知我们都急了眼了,说:‘要有大地震,谁也不行进屋睡觉!’风风火火地连夜串对传达。我们学校上课都上当院儿,大喇叭整天讲防震。斗是冉县长啊。别的县呢,唐山市呢?唐山八大矿呢?我在唐山的亲戚,就剩我老舅了,二十来口都没咧!”

  我说:“我看过《唐山大地震》这本书,说震死了24万多。”

  “唐山”忿忿然:“真有多少,我看是不敢报。那叫400颗广岛原子弹的一块儿爆炸!”

  我说:“唐山地震7.8级……”

  “啥7.8级呀!打我上班以后,报纸上斗说8级咧。现在又改回来咧,为啥报7.8?到了8级,国际红十字会就进来了,毛主席怕特务进来!”

  隐情如此!我定了定神儿说:“当时中央不要外援。国际的评价是‘中国太骄傲了!’闹了半天,这么回事儿啊!”

  “不要外援,死多少人哪?伤员哪救过来喽?多少人瞪着眼等救、等药等死的!”

  木然,木然。大家无话可插,连韩哥这个‘老淡’也不扯了。

  顿了几秒,我接着说:“那书上说:地震局有一个叫耿庆国的,他预报出来了,也是奔走呼号儿啊,但是因为他以前错报过,再说也就他一个人嚷,所以中央没让报。”

  “放屁!《唐山大地震》那本书,替共产党放狗屁!!!啥没预报出来?都预报出来了!开滦二中预报的最准!我老舅是二中的老师,他们学校地震组预报的是:7月下旬到8月5号之间,7.3~7.7级强烈地震!我老舅跟我说过多少回了。唐山地区几乎所有的地震检测台都预报出来了,共产党就他妈不让报!就你妈玩艺儿!”

  在愤怒中缓了缓,我说:“我记着那书上写:75年辽宁海城地震预报出来了,7.3级,预报的是7级以上,零伤亡。”

  “唐山”叹息道:“我算看透了,海城地震让你预报,你得感谢共产党,那是党救了你!象唐山地震,不让你报,你还得感谢党,感帮它领导救灾,重建家园。不死人,感谢它,一天死了24万人,还得感谢它!”

  韩哥问道:“那个县长后来呢?”

  “后来我们搬回唐山去了,听说冉县长撤职咧!”

  老陈说:“跟党对着干还有好?!”

  “当官谁为民做主,

  就得回家卖红薯。”

  韩哥这句搞笑,大家也没乐起来,都被党的温暖冻僵了。

  “‘唐山’,咱可真是患难兄弟呀!”韩哥说着又递给“唐山”一根烟。俩人喷了两口,韩哥说:“明儿号儿里可有大喜事儿,你们谁能猜出来?”

  [1] 关于唐山大地震瞒报,我后来查到了更详细的印证:

  2005年7月,凤凰卫视独家节目《社会能见度——唐山大地震29年祭》,详细揭示了唐山大地震的漏报真相。

  2006年1月,张庆洲的纪实报告《唐山大地震漏报真相》,辗转5年后终于出版,更名为《唐山警世录》,该书售出1万册即被查封,为书作序的国家地震局局长宋瑞祥被撤职。

  [2] 斗:就,唐山人发音为“斗”,故这里用“斗”。

  [3] 蹲法院:坐牢。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