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1 色眼的代价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
第五章 三个贵客 5-1 色眼的代价

看守所里,判的刑期重称为“贵”,判的轻,称为“贱”。随后的几天,我又目睹了三位难友晋升“贵客”,都是十年以上的冤案。

5-1 色眼的代价

  坐牢到了周末,估计见不到大使了,就算萍萍、律师从昨天下午一出看守所就开始运作,见大使最快也得下周一了。

  劳动号给我送来一包衣服,签收鬼子票——500元?!昨儿萍萍给我看的收据明明写的是1000元!法轮功绝食抗议给犯人换来的权利——自己拿钱的权利,竟被这样无形地打了折扣。要不是我昨儿看了警察的白条,被这“黑社会”扒了皮,还得赞美文明管理!

  知足吧,拿了总比不拿强啊。我可明白看守所环境为什么这么“酷”了——想舒服点儿吗?交钱吧!

  我把200鬼子票儿给了韩哥,剩下的300塞给了小龙,他推脱了半天,直到我说这是帮他以后给人治痱毒的,这他才收下。

  装衣服的塑料袋儿已经破了。小龙从坐垫儿里抽出个新“枕窑儿”给了我。这个半截子衬衣缝的枕头皮儿,真不错。

  韩哥让大家准备好了打赌——“新疆”和小武子开庭。老六查了《刑法》后宣布:“新疆”的贩毒不到3克,3~7年;小武子是团伙抢劫,10年起步,不过他是案屁。

  中饭后二位回来了。新疆满脸哭相,蔫头耷脑;小武子不可一世,摇头晃脑地问:“怎么着?打赌不?我俩可都贵客!不打我们吃饭了啊。”

  这神气劲儿把大家都搞蒙了。小武子这么趾高气扬,也自称贵客?

  韩哥说:“武子,这儿盛不下你啦!风圈儿去!”

  一到风圈儿,“新疆”一屁股坐到地上,往墙上一靠,闭目不动了,仔细一看,“新疆”眼圈儿发黑,看来是偷偷哭过了;小武子活动筋骨,好象要练趟拳脚似的。

  老六说:“都谁打?”

  呼啦一下,十几个都举起了手。

  韩哥说:“行行行,都跟着起哄!是不是都猜‘新疆’满贯哪?”

  大家纷纷点头,韩哥说:“那甭赌了,这脸哭相指定满贯!赌小武子。”

  大家看着小武子犯难了。

  韩哥问:“武子,想跟谁‘单挑儿’啊?”

  “没没没,没那意思。”

  韩哥说:“看你这劲儿,我都没底了。预备——”

  “等等韩哥,我没开庭呢!”小武子话刚出口——“滚你丫的!”老六一脚就把他贴到了墙上。

  韩哥强压怒火:“丫耍我们啊?”

  小武子没在乎,从兜里掏出了一大把烟屁。自夸道:“桌儿上的烟盘,叫咱给劫了!”

  老六心花怒放,“小武子,有尿[1]!”韩哥也怒气全消,赏了他半根整烟。

  小武子已经断了两天烟茅了,大口吸着,一点儿烟都不吐,全吞。享受完了,说道:“韩哥,我快出去了,出去给弟兄们捎家信儿,我这还不是贵客?”

  大家马上对他刮目相看了。

  小武子又神秘地说:“韩哥,我们开庭临时往后拖了。我同案‘二告儿’[2]说,他亲戚刚托上人,打好了关系再开庭。”

  韩哥问:“说放你了吗?”

  “没明说,我猜差不多给我弄个拘役。”

  “你猜呀?!”虎子说。

  小武子振振有词,“我们七个同案哪,就算案头满贯‘14年半’[3],我身为案屁,也差不多拘役!”

  “你都他妈‘快生了’[4],还拘个屁役呀!”老六说。

  小武子真不含糊,“拘役最长可以1年!”

  韩哥骂道:“你懂个屁!双拘役才能1年呢!丫给我歇!”

  小武子没在乎,哼着小调,横着膀子进了号儿。

  韩哥要过“新疆”的大票一翻,“我的妈呀!10年半!”

  “不是3到7(年)吗?”老六问。

  我凑过去一看:“新疆”这三个维族同案,案头携海洛因9.5克,二告儿携4.5克,他是三告儿,携2.5克,打成了共同犯罪,不分主犯、从犯,三人合计携带毒品16.5克……每个人都是10年半。

  “还有这么判的?真新鲜!”老陈说。

  韩哥疑惑地说:“头回见!共同犯罪也得分主犯、从犯哪!哪有案屁、案头一般儿沉的?单位犯罪才能不分主犯、从犯哪。”

  虎子说:“当年我们贩毒也打的共同犯罪,案头10年,我6年,案屁3年!‘新疆’咋这么倒霉呀?”

  “新疆”这才睁开眼睛,用洋式普通话大吼:“我要上诉!”

  “你丫诉个屁!”虎子说,“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谁诉下来过!”

  “新疆”说:“那你49克粉儿能判几年?”

  虎子说:“我这是‘非法持有’,跟你那不一样,我这情节不恶劣,最多3年!”

  “地保”恍然大悟似的说:“是不是老‘新疆’那天,色迷迷地看那美人儿,把那检察官惹火啦?”

  茅塞顿开!老六当即跑到号儿里去,不一会儿就眉飞色舞地跑了回来,兴奋地说:“就是那个‘检爷’诉的他!他没见那美人!”

  几个柳儿爷都乐了。韩哥说:“‘新疆’这色眼够贵的啊,瞅了几眼,加了7年半!”

  “新疆”冲进来问:“韩哥,你说我这么贵,是因为看那个靓妹?”

  “法院凑刑期,贵了是业绩!”韩哥说着递给“新疆”一根烟。

  “新疆”终于得到了“安慰”,跟大家喷了起来。

  偶一抬头,我的天!一个警察正在头顶的马道上虎视眈眈!我碰了碰韩哥,他扯得正起劲儿呢。我指了指头上,大家霎时傻了眼!

  大家马上捻灭了烟,韩哥这个老油条开始耍花招了,“李科儿!”

  高高在上的李科长哼了一声,“烟掏出来。”

  韩哥马上掏出烟,继续赔笑。

  “三5?!”李科儿双眼如鹰,瞧得倍儿清,“丫面儿大呀?”李科的语调有所缓和。真是“打狗看主人”,这烟价就是犯人的身价,那‘托儿’当然也不一般了。

  大家贱贱的等着发落。李科食指往上勾了勾,韩哥会意地把把烟平着旋向顶栏,啪地一下被弹了回来。顶栏钢筋之间只有10公分宽、50公分长的间隙,这么扔烟分明是不想扔出去。

  “丫岔[5]我哪?!火儿呢?!”李科儿发怒了。

  韩哥弄巧成拙,只好掏出了一次性打火机,这还是虎子带来的新家伙呢。

  “摔炮儿!”

  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韩哥把打火机抡圆了一摔,“啪——”一声爆响——

  “啊!”老陈一声大叫,捂住了眼。

  那一瞬间,有人往我裤头后边别了一把东西——烟。

  [1] 有尿:有种,有本事。

  [2] 二告儿:第二被告。

  [3] 北京判刑上15年的案子都要交给北京中级人民法院,犯人也要押到“七处”,各区的法院审理15年以下的案子,所以海淀刑期的最高权限是14年半。

  [4] 快生了:(坐牢)快10个月了,象十月怀胎一样,临产了。大陆公检法的诉讼程序漫长,常规的案件要坐牢9~10个月以上,刑拘、起诉、判决都要拖到适用于特大案件的最后期限,因为拖延的时间就是公检法向“犯人”及其家属展现权力、讨价还价的砝码。

  [5] 岔:打岔,开玩笑。



|<< <<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