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4 萍萍探监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4 萍萍探监

  我穿好背心大裤衩过去报到。兰哥破天荒地笑着说:“老美,你‘托儿’来了,来头不小啊!”

  忐忑不安的心掉进了肚里,我喜上了眉梢。韩哥、小龙凑了过来,兰哥说:“这老美的托儿是个女的,你俩把后边的小裤衩们都挡住,听见吗?”

  韩哥眉飞色舞,“太好了兰哥,见了几个月‘阿姨’了,这回可开荤了!”

  “少贫嘴,人墙啊!”

  老陈在板儿上起哄:“兰哥,人墙俩人儿不够!算我一号吧!”

  “丫给我歇×!”兰哥笑骂着下了第四道令:“听着,往这儿斜眼可以,不许歪头!老六,谁歪头楔谁!”

  一阵哄笑。我插空说:“兰哥,等我换换衣服……”

  “这身儿多柳儿啊!他们不也这样吗?甭换了!”兰哥又发下第五道令:“不许放茅!”

  “是,大哥!”号儿里齐声呐喊。

  “托儿”是谁请的?问她点啥?咋翻供?咋“打关系”?加码多少?……一时间,我心乱如麻,不知从何问起。

  筒道口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敲得我的心脏砰砰猛跳。一位身着制服的女“检察官”出现在牢门口——“啊?!萍萍”!?

  萍萍一头乌亮的披肩发,淡淡的红唇彩,没带首饰。上身浅蓝色短袖衬衣,胸脯双峰高耸,左胸佩戴检察徽章,藏蓝色制式筒裙,肉色长丝袜,高跟皮凉鞋。天生丽质的她在这身制服的衬托下,更显得亭亭玉立,英姿飒爽。

  竟然乔装改扮,混入虎穴!

  也难怪如此,大陆的制度,犯人不判刑不让见家属。

  萍萍双眸晶莹,泪花溢落,那娇楚动人的样子实在不象检察官。一定是我这身大裤衩、大背心、乱胡子的惨象让她伤心了。我赶忙傻傻地说:“萍萍,我现在,挺好!”

  萍萍擦了一下眼泪,问道:“挺好?”

  “我三板儿哪!”话一出口,顿觉太傻,萍萍哪能懂这黑话?

  萍萍叫围观的撤下。兰哥倒退着走,好像生怕少看看萍萍一眼。韩哥张口结舌,小龙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人墙不能撤。

  “这都是我铁哥们儿,没事了,他们帮我出了不少好主意。咱就在这儿说吧,他们挡着监视器!”我说着贴近铁门儿。

  萍萍凑过来小声说:“我二姐在外边哪,给你送衣服存钱了。”

  “王茜茜也来啦?!”

  “嗯,刚才她给你存了1000,这是收据,够吗?”她说着掏出一张给我存款1000元的白条。

  “足够!有这我能吃香的、喝辣的!”这1000换点儿榨菜尝尝,可不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吗?

  “衣服是我二姐夫的,你凑合着穿吧。没去你那儿拿,怕你妈知道。律师是我的老同学杜红,政法大学的的十佳律师,去年硕士毕业,你放心吧。”

  我诺诺连声,心里却想:这初出茅庐的律师会打关系?

  “审你的空当,你还买通个警察?”

  “那当然!”

  萍萍苦笑了一下,“你还挺能!他礼拜一晚上,把你大姐约出去的。最先给了消息,把底都透给我们了。”

  “我大姐给钱了吗?”

  “那姓谢的说他找的律师关系硬,你姐没敢用。给他3000,算辛苦费呗!”

  “萍萍,我这事儿可先别让你大姐知道啊,她脾气大,肝火旺,身体也不行,别急坏了。”

  “嗯。我前天一早就接到你二姐的电话了,就开始托人。小谢说先抓的杨义,杨义太滑,自己洗脱了个干净,全推你身上了!好像你还想大包大揽?”

  “这事儿你说怪杨义吗?他受我连累。”

  “别傻了你!”萍萍生气地戳了一下我的脑门。

  自打萍萍长大,我还没跟她这么近距离,但是隔一道铁栅栏门,她姐这个醋坛子知道了也说不出来啥。这一指头,弄得我还真不好意思。

  她真生气了,“杨义这么坑你,还替他说话?小谢说你俩得跑一个,别都坐牢。”

  “我是美国人了,也能让我坐牢?我记得一个美国人让中共判了15年,不是同时给驱逐出境,等于没判吗?”

  “那是政治犯!驱逐出境,就不能再回来了!”

  “推给杨义,那他不得疯了?10年起步哪!他老婆不得疯了?”

  “你还想着他老婆哪?我告我大姐去!”

  “别别别,萍萍,我……你咋进来的?”

  萍萍诡谲地一笑,一笑百媚生,跟她姐当年可真象,不过要漂亮得多。嗨,现在还瞎想!为了不走神儿,干脆低下头。

  萍萍凑到我耳边,“我用的‘假证儿’。”

  啊?!“假证儿”可被判了11年——萍萍却用假证件骗过层层看守,堂而皇之地钻到地狱深处来!

  “检察院的朋友给办的,别人的身份,我的相片儿。”

  她有内线保驾,我才宽心了,“跟我姐说,预审那儿得给钱。”

  “给了,主审的5000,副手3000。托的人说那预审特黑,有时候收钱不办事儿!”

  “怎么给这么点儿啊?”

  “成了再给。你二姐问他们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他们说怕家里销毁证据。”

  “呀!我还有试剂盒放我妈家冰柜冷冻箱里,你能不能……”

  “我拿我同学家去吧,不过……那老太太就知道了。”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想见美国大使,你看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

  “好主意!不过……那我大姐就知道了,大使会通知家属的。”

  “你想得真周全。让你姐放心吧,我这儿挺好。”

  萍萍问我下一步咋办,我随口说:“翻供呗!这回再不上他们当了!”

  “好!咱们三路反击:我们一路,给你托关系;律师一路,打官司;你自己一路,该拼就得拼啊!不能叫人家就捏你一个!”

  我一拍胸脯,展现出英雄气概,“没问题!”

  “受得了吗?”

  “我当年插队差不多就这样,放心吧。”

  “姐夫,既来之,则安之。你也想开点儿,就算是体验生活来了,或者替我体验生活来了。你知道我一直想写作,这儿的素材可难得。现在这种背景的影视文学,都是歌颂警察监狱的,太假。你也多聊聊,开开心,也算帮我搜集点素材,也不荒废,不白来一回。”

  萍萍这巧妙的安慰,给我这个“闲不住”的人找了安心的理由。不过这也挺好,萍萍是个纯粹理想主义者,我这么帮她一点儿,说不定真能帮她圆了作家梦呢。我要在这里长了见识出去,更是“资深”人士了,可以当最全面的“大陆问题专家”了,也更有跟朋友们侃的了。我欣然应允。

  “他们打你了吗?”

  “我是老美,预审哪敢啊!”我豪气十足,心里窃想:它要知道我被预审整的满裤子拉稀的惨象,我的光辉形象就完了,这纯属个人隐私——有本事就叫它烂在肚子里!

  萍萍一笑:“小谢都跟你姐说了,我们多带了条裤子。”

  啊?无地自容!

  这个小谢!竟然曝光我的“超级隐私”,还传到了萍萍这儿!我故作镇定地狡辩:“那天我闹肚子了……”

  “还说呢!那天我们都吃坏了,怎么赔?”

  “我……咋赔都行。”

  萍萍叹了口气,“犯人欺负你吗?”

  “没有!我这儿排老三!”我伸起三指做手势。

  “这儿怎么啦?”萍萍指着我的右胳膊肘。

  糟糕!那是昨晚上夜审出号儿时,值班警察踹倒我留下的伤——竟在我抬手做秀的时候,自揭老底!

  片刻我就编道:“我关节炎犯了,跌了。”

  “有药吗?”萍萍似乎信了,可挽回了-次面子。

  “没事儿!我们这儿有个法轮功,可好了。他给我弄辣椒酱治关节炎,现在好了。”我看她不信,继续说:“这法轮儿真有两下子!会做药,药到病除……”

  筒道口传来钥匙响,我听了一下步伐的节奏,“我们老大来了。”

  兰哥对萍萍嬉皮笑脸之后,对号儿里叫:“小龙!出来!”

  人墙要撤!我赶紧全方位挡住了萍萍的视线。

  兰哥跟我们客气地说:“管儿又找小龙做药去。”

  我让萍萍转到墙后边让开门,实际上是怕她看到号儿里那些身着一点式的囚犯。小龙出了牢门儿,我指着小龙说:“这就是我们的法轮儿。”

  萍萍问他:“你是法轮儿功啊?”

  “啊!”

  “什么事儿进来的?”萍萍问。

  “我是《大纪元》在国内的义务记者兼编辑,《大纪元》你知道吗?美国的华人媒体。”

  “了不起呀!我上网绕过封锁,第一就看你们《大纪元》,很棒啊!”萍萍说着双眼放光。

  “欢迎投稿!”

  “你是哪儿的,怎么称呼?”萍萍落落大方地问着,还是她记者的习惯,忘了自己现在是“检察官”了。兰哥在一边恭候,也不敢催。

  “我清华的博士生,龙志平。”

  萍萍点点头,“了不起呀!清华博士!将来我给你们树碑立传!”

  “哗——”,监号儿里一片掌声!

  小龙眼睛里闪烁出泪花光芒,他双手当胸合十道:“谢谢!”

  在那一瞬间,萍萍那几句女高音和犯人们的掌声,刹那间震撼了我的灵魂,想不到,在这地狱之中竟然能升起如此的庄严。这小丫头不简单啊!这个小时候就爱跟我这个大姐夫闹着玩儿的黄毛丫头,这个平时爱说爱笑的大记者,竟然有如此的胆识和正气,真让我刮目相看。

  “嘿!”监控的喇叭里传来警察的吼声。“门口儿干什么哪?!”

  我吓得一哆嗦,号儿里的掌声顿消,空气凝固了一般。

  “快走,小龙!”兰哥低声道,“外边来人了!”

  “没事儿,兰哥。”小龙镇定自若,兰哥拽都没拽动。

  “嘿!门口那几个!” 监控的吼声高了八度。

  紧跟着跑动的皮鞋声压了过来。

  糟了!假证儿要漏馅了,可要判刑的!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