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3 地狱鬼子票,宰人不用刀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3 地狱鬼子票,宰人不用刀

  入狱第四天,程序化的生活再也不新鲜了。下午刚坐板儿,筒道里传来叫名的声音,韩哥说:“鬼子票儿[1]来了!”

  号儿里有几个答到的,在门口排队。不一会儿,一个穿黄马甲的劳动号儿过来发钱票和衣服。

  鬼子票一般是全交给韩哥,小龙交了一半,自留200,也有给韩哥交一小半儿作公费的,剩下自己留着的,韩哥很烦他们,都让他们睡地铺,统称“地瓜”。“性病”最后一个交钱时说:“韩哥,我这第一次来钱,就200,都交了吧。”

  韩哥乐了:“行!懂事儿!有啥要求?”

  “性病”说:“韩哥,我这坐板,这屁股已经磨烂了!你看……”

  韩哥说:“那没辙儿,你丫有性病,就得坐前板儿,睡水台儿。”

  我赶忙说:“韩哥,这‘性病’要是流血、流浓,可传染啊!”

  “啊?转过来我看看!可不是嘛!咋办啊?”韩哥吓着了。

  小龙说:“得了,韩哥,不能再让他坐板儿了!韩哥,以后坐板儿,就让他坐风圈儿门口,开了风圈儿就让他出去,韩哥你放心,谁问我扛着!”

  韩哥说:“行,你扛着就成。”

  小龙又说:“韩哥,给他几块专用的硫磺皂吧,他不洗不行啊。”

  韩哥问:“有毛巾是吧?”

  “性病”说:“早烂了,还是小龙哥给我那块哪。”

  韩哥说:“等回了给你买。”

  “性病”乐坏了,连连道谢。

  我指着“性病”坐过的地方说,“韩哥,这儿得刷了。”

  韩哥四下看了看,那几个干活儿的都往后缩,谁也不愿意去擦“性病”的血污。还是小龙给刷了。

  虎子家里不但送了钱,还送了衣服。他在后门儿口,拿着衣服,对着外边亮处透视,看看里边夹东西没有——宛若《三国演义》国舅董成研究“玉带诏”。这个社会最底层,为了生存,使尽了浑身解数。最后他在一件破夹克里,摸到了“宝贝”。拆开里子,抻出一块白布,上面有字。

  虎子看罢,和韩哥嘀咕了一会儿,“我老婆能干吧?”说着把布扯成了条。

  韩哥挑起大指,“有本事!这回你贵[2]不了喽!”

  我拿过小龙的钱票见识见识,问他:“为啥叫‘鬼子票’?”

  “这哪儿是人呆的地方?地狱!化的钱是鬼钱,当然叫‘鬼子票儿’了。”

  现在这儿的犯人能把鬼子票拿到自己手,听说还是那些抓进来的“法轮功”给争取来的。以前这儿和北京其它看守所也是一样,鬼子票无条件交老大,老大拿一部分鬼子票儿孝敬筒道长,筒道长再孝敬管教。管教暗中卖烟,外边最次的烟,到这里得600~1000元。管教和看守所里卖货的勾结,因为卖货的能定期把鬼子票换成现金。小龙被抓到朝阳看守所的时候,那个吸毒筒的筒道长,临走说漏了,说他坐了一年牢,挣了20万——这还是卖货的、管教扒皮后剩的,那家伙说他在外边几年都挣不来!

  除了这些,各号儿还得给管教、班长孝敬矿泉水、饮料、内衣、秋衣、袜子、保暖内衣,一个警察得两身儿!有的管教,平时还得孝敬他早点。

  “牙膏10块,毛巾15……”筒道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钱票到手,立马抠走!”韩哥刚一抱怨,兰哥来了。一问有2000块,直接要走了600。

  一个“大姐大”到了门前,两个劳动号儿推拉着货车。我凑过去看,兰哥又来了,狮子大开口,买了2箱矿泉水、2箱饮料、1箱饼干……显然他都是给管教、值班儿警察买的,全让韩哥买单。我听着报价——奇贵!他们说至少比外边贵1~5倍!五根黄瓜一袋儿10块,六个西红柿一袋儿10块!“大姐大”拿着计算器不断算钱报账,谨防我们透支。

  兰哥买完了,韩哥一口气把鬼子票花完,看来他是怕兰哥再勒索。

  韩哥买完了,小龙上前,几个“地瓜”缩到了小龙身后。

  小龙说:“兰哥,我刚给韩哥交了200,我自己买点儿东西。”

  兰哥笑了,“买吧,咱哥俩儿还说啥呀?”

  小龙把我叫到了门口,他先买了10筒大牙膏,然后就是给我买了内衣、布鞋和洗涤用品。

  兰哥象狼一样,盯着“地瓜”们骂上了:“不给号儿里买点儿牙膏、肥皂啊?你们他妈的没长痱子啊?!”

  “地瓜”们刹时变了脸色,不知如何是好。

  韩哥喝道:“你们几个‘地瓜’,一人给号儿里买5块儿硫黄皂!不然别给我洗澡!”

  回去坐板儿上,小龙给我递过一本没头没尾的杂志,指着两首元曲叫我看。那是一个朱元璋私访的故事,曲子是朱元璋在茶馆儿里,卖唱女唱的:《正宫?醉太平》:

  第一曲:“堂堂大元,奸佞专权。开河变钞祸根源,惹红巾万千。 官法滥,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钞买钞,何曾见?贼做官,官做贼,混愚贤。哀哉可怜!”

  第二曲:“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好妙的小曲儿啊!我反复玩味。那故事是借元朝灭亡的教训点醒朱元璋——不要滥刑、不要苛捐杂税刮尽民财——当今社会,不就是元末的气象吗?

  第一曲好像是对当今官场、民生的预言,第二曲中对刮尽民脂民膏的比喻,真是绝妙之极。在这社会的最底层,管教、班长压榨犯人,每级牢头巧取豪夺,卖货的高价盘剥,直到榨尽犯人最后一滴血。

  社会上,表面的“文明”和虚假的宣传掩盖了种种血腥,在这无需遮掩的地狱里,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

  “方明!”

  “到!”牢门外一喊,我神经质地大叫。

  “穿衣服!”

  糟糕!又提审?这回我可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啊!我赶忙找大裤衩、大背心——这回可得穿这身儿柳儿爷的衣服了——省得叫人看不起挨揍。

  “韩军儿,你也过来!小龙,还有你,穿衣裳!”

  兰哥这三道令好奇怪!提审我叫这俩干什么?

  [1] 鬼子票:看守所内部供犯人使用的钱票。

  [2] 贵:判刑重。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