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2 龙虎斗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2 龙虎斗

  原来是小龙回来了,虚惊一场。

  “不飞是不是?!”风圈儿里虎啸再起,接着就是拳脚和干嚎。小龙蹿进去,大声叫停却没叫住。

  “地保”探过头去看热闹,大叫:“他打小龙啦!”

  我们立刻跑了进去制止,小龙已经被虎子踩在了脚下。

  “韩哥,我豁出去趟链儿[1]也得收拾这帮武警!”他把小龙当“武警”了。

  韩哥赶紧拽开了虎子。小龙嘴角破了,别无大碍。小武子可惨透了,身上多处青紫,脸也肿了。虎子过来给小龙道歉,小龙拍拍他肩膀,笑着化解了干戈。

  韩哥下令:“打今儿起,断小武子烟茅!今儿中午扣他馒头!”

  吃饭的时候,小龙端碗去风圈儿了。韩哥问:“你们猜小龙干啥去了?”

  “还用说,给小武子分饭去了呗!”老陈说。

  “好像谁都跟他亲弟弟似的。这法轮儿,真没的说!”韩哥感慨道。

  下午坐板儿,虎子挨着小龙聊得还挺来劲。虎子对法轮功很不理解,小龙就让虎子看他身上的几处枪伤和刀口,吊起了我们的胃口之后,小龙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94年我到清华的一个公司实习,我一邻居也在那儿上班儿。有一天我找老板,听办公室里动静不对——绑票!我一下就把门撞开了。撞进去一抬头,哇!一把枪对着我,我立刻投降,老板在椅子上都吓傻了。”小龙做了个投降势。

  “嗨!是我那邻居!他说:‘没你事儿,你赶紧走。’我劝他,他不听,我嘻嘻哈哈上去想给拦下来。他一紧张走火了,当——这儿中了一颗钢珠。”他一指左膀的小疤。

  “那是火药钢珠枪,每个子弹里6粒钢珠,钢珠打出来外散,劲儿不大,当时也不疼。我急了,上去一夺,他枪口一指,我一闪,当——钢珠顺着我脸就过去了,火药喷我半脸,这儿镶了颗钢珠。”他一指腮上的小疤。

  “我真急了,伸手一抓,攥住他手腕儿。这时候就有人来了,他害怕了。我一拉,他顺势枪往我肚子这儿一顶,当——全打进去了,我身子一震,没倒,我一下子把他胳膊从上边撅过来,这时候我有点使不上劲了,他一靠一肘把我砸地上了,撒丫子就跑,没人敢拦。”

  虎子问:“那会儿你练功了吗?”

  “没哪。我坐地上,老板在桌子底下,跟我正对脸儿……到医院,我这半脸黑火药,大夫都盯着上边,我说:‘上边没事儿,这儿。’”小龙指着肚子的刀口,颤巍巍地说,把大家又逗乐了。

  “透视一看,肠子漏了,腹腔出血,里边还有钢珠。赶紧手术。后来大夫说:‘你小子命真大!我把你肠子都抻出来了,一点点儿透视——捋,总共找出来仨钢珠,小肠打漏了,截了这么长。”小龙两手一比。

  “这么长?”虎子瞪圆了虎眼。

  “小肠五六米哪!截一尺没事儿。他把我腹腔用生理盐水洗喽,再把肠子摆回去。”

  “有一粒找不着了。另两粒镶进了腰锥神经两边,一边儿神经皮都蹭破了,再往里偏一点儿,我就瘫了。这两个钢珠没法儿取,一取我就得残废。就是不取,哪天扭了腰都可能再也起不来了。钢的东西化不了,周围组织会把他包上,越包越厚,挤压神经早晚还是残废。”

  虎子问:“你上电视了吧?”

  “上啥上?人家要问——那小子跟老板有什么仇?老板咋说?他把人家女朋友撬了。那小子自首去了,15年。

  “原来我好运动,这回比老头还老头,走路都慢镜头!腰总疼。我这个恨哪!这辈子都毁了!我发誓要挣大钱,然后把那小子打残废了,再养着他,天天折磨他!”

  老陈说:“你也够阴啊!”

  小龙一笑:“那会儿咱没练呢。出国也没戏了,这身体只能在国内养着。可打那以后,就交好运了——三喜临门!”

  “毕业找工作,那老板不能不管我,但他又不想要我,谁愿意养个半残废?他跟清华的熟,就做了个人情,把我推回清华保送研究生了。这算第一喜。”

  “上研究生,我的老板[2]没钱,我就不忙。我想挣大钱,就自己到外边揽活,半年挣了五万。可把我累坏了。隔三差五就腰疼,腰一疼,我就害怕,就得歇半天,越来身体越完蛋!94年底放假回家,我都快起不来了。

  “爸妈心疼坏了!他们练上气功了,叫我也试试。我妈还给我表演了一下,我一看要就说:‘妈你知道我腰有毛病,还让我抻腰?这蹭着神经咋办?’我知道练功得重德,我整天想着报仇,练不了。

  “可是那天晚上奇了怪了:累,腰痛,就是不困!躺床上烙饼,翻来覆去睡不着!电脑坏了没修呢,起来看书吧,我那些武狭小说、杂志、漫画一本都找不着了,我妈清理蟑螂都堆她屋阳台去了,我也不好进去翻。厅里有本《转法轮》,随便翻翻吧。这一看——我这辈子冥思苦想、上下求索的所有问题,这本书都给我讲透了!我一口气看完了。

  “学功可发愁了。第一套功,8个动作都‘抻腰’!第四套功还弯腰,不敢练。我就先练不动腰的。后来才慢慢敢抻了!不抻早晚也得残废。抻了还真没事儿。越来越好,腰都不疼了!原来我真是活的有今儿没明儿的,连女朋友都不敢找,说不定哪天就坐轮椅呀!可现在我没事儿了!能象正常人一样活着了!这是第二喜!

  “工作累,身体全靠练功撑着。95年底体检,透视没见钢珠!我当时就找给我动手术的大夫去了,他带我去X光室给一看——真没了!调出我病例档案一看,片子上就是有俩钢珠,非常明显。我当时乐得都蹦起来啦!练法轮功把钢珠练没了!第三喜!”

  虎子张嘴瞪眼,“真的?”他又把小龙的三处伤疤看了个遍,“要是听别人说,打死我也不信!”

  我也是深有同感。

  “现在你信吗?”小龙问。

  “我……”虎子说,“小龙,那大夫信吗?”

  “大夫后来一家子都跟我练功了。”

  虎子说,“那我信了!小龙,我一直捏把汗呢!给你那一顿暴揍,这你要瘫了,我得加刑!现在可放心了!看来法轮功还真是真的!”

  小龙说:“学真善忍了,无怨恨就解了。后来我去监狱看那邻居,还给他留了本《转法轮》。

  “我不报仇了,还是想挣大钱——挣大钱我要报恩!后来我哥们儿找我,说他听说到首都机场高速要上一个‘不停车收费系统’——开着车划卡,就把钱交了,那是从美国引进的。他爸的公司要自己做一套,抢摊中国市场,这弄好了能挣大钱。我学无线通讯的,这我本行,我就说服我老板,让我改做这个课题,算清华和我哥们儿的公司合作。我老板挺高兴。我负责这个项目的一小块,从95年干到97年底干完。96年机场高速天竺站引进的那个系统我们看了,我们改进以后比老美的那个更实用!98年底清华拿我们的项目评了个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这奖可不好拿,这不象社会上的奖花俩钱就买来了,这个奖多少研究所几十年都争不来一个!这个奖,技术上可有我突出的贡献。

  “我94年上研究生,97年底课题就赶完了,98年6月做完论文了,按规矩是最晚99年6月毕业,我老板出国了,他8月才回来,让我8月答辩。我都准备好了,7月镇压法轮功了。

  “学校要挟我,不放弃就不让我答辩,不给学位。领导软硬兼施,我说咱做事得对得起良心,要没有法轮功我身体什么样你们也知道,现在法轮功落难了,让我反咬一口甭想!哥们儿还讲个义气哪!”

  “好!佩服!”虎子挑起大拇指。

  小龙说:“清华让我无限期休学。前前后后,拘了我三回了!第一回我们三个功友一块吃饭,警察扣帽子说‘聚众’——三人为众,拘30天;第二回,上天安门请愿,想劳教我,我绝食,30天放了……”

  “这回什么价?”虎子问。

  “《大纪元》,可能你们没听说过,方哥,你知道吧?”

  我问:“是美国那个《大纪元时报》吧?”

  “对,还有‘大纪元新闻网’。”

  我说:“知道,挺不错的!”

  “那是我们国内外协调运作起来的,我们出了不少力哪!”

  “啊?你们在国内怎么可能哪?”

  小龙自豪地说:“初期的网页设计、记者编辑,国内的部分都是我们!”

  我赞叹道:“真了不得!”

  虎子最后感叹道:“龙哥,我真服了!你们老师能教出你这样的学生来,真了不起!不过说实话,有些事儿我还是不明白,法轮功咋‘自焚’啊?你说你师父这么好,改什么生日……”

  小龙说:“咱先说‘自焚’吧,这事我们号儿里讨论过多少回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的镜头你肯定看得不细,你注意那个自称法轮功的人自焚以后,他怀里一个塑料雪碧瓶,里边装了一大半汽油,不但没爆炸,塑料都没变形……后来记者招待会上,外国记者提问自焚的种种疑点,国务院发言人张口结舌,这你不知道吧?[3]”

  我原来只是从医学角度看出了破绽:自焚者气管切开了,还能说话唱歌。现在小龙从那些角度点醒,就更清楚了。

  讲到后来虎子服了,“打今儿起,我跟你学功!”

  老陈直摇头。虎子说:“陈哥你不信?我要是早学法轮功,还能进来?江贼民太黑了,把咱骗得一愣一愣的,尽给法轮儿造谣了!”

  韩哥说:“你不知道啊!共产党那是陕北住‘窑洞’发的家!造窑(造谣)——那是看家的本事!”

  [1] 链儿:脚镣。

  [2] 老板:研究生称导师为老板。

  [3] 分析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影片《伪火》(False Fire),2003 年 11月8日,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