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1 走板儿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四章 三路反击 4-1 走板儿

在北京这个“最文明、最宽松”的看守所里,我见识了暴力和压榨的血腥。萍萍深入虎穴,催我抗争,律师和预审开始全面交锋。两个小女子的大智大勇,映出了我生性的怯懦,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始反击。

4-1 走板儿

  小龙的药还真见效,一宿功夫,犯人们的痱子、痱毒就结痂了。人丹水拌牙膏外用,亏他发明得出来。管教很高兴,让小龙推广。

  “居士”就调小号儿去了,这个忠厚老实、思路敏锐的大学生,就这么疯了。

  见大使的申请,一份交给了管教,一份自留。韩哥问我夜提的情况,我说预审态度还不错,他们去跟领导请示,争取罚款了事。

  “你家使钱了吧?”老陈问。

  “我猜也是。”

  韩哥问:“你俩谁案头?”

  “我是法人,当然我是头。”

  “你案头……还能放了你?撤案啦?”

  “昨儿那意思,是我揽过来,好让我们经理先出去……争取罚款……”我都底气不足了。

  “你都揽过来啦?”

  “啊。”

  “你留口供啦?”小龙问。

  “留……了。”

  老陈说:“这100万的案子,撤案得花多少钱啊?你又没熟人。”

  韩哥说:“要是给你撤了案,还录什么口供啊?!得主动给你改口供!又上套儿啦!”

  不一会儿,筒道里高声断喝:“念名儿的,收拾东西!……”

  “假证儿”抱着铺盖出去,结束了“逮捕筒”的生活,调到“大刑筒”[1],等着下圈儿去了。

  判刑的刚走,筒道里又赶进来一队犯人。兰哥往号儿里塞了个他的磁器。

  来人叫虎子,三十来岁,一双虎眼,瘦高枯干。他把厚厚的行李往板儿上一撂,主动拉开编织袋儿,洗衣粉、硫磺皂、方便面应有尽有,一看就是牢头级的柳儿爷。贵重物品尽献前板儿,虎子由此成了五板儿。

  饭车一来,宣告下板儿。“小四川”开庭去了,小武子自告奋勇去打饭。这个前武警学着“小四川”,探出盆去哀告着:“阿姨,多给点儿吧,我们号儿儿人多……”

  大家都被逗乐了,小武子二十五六岁了,叫阿姨太不合适了。

  “阿姨没来哪,你丫叫什么叫!”老六和小武子宿有嫌怨,互相不服。

  小武子没理会,叫着叫着就变了调:“阿姨来点儿吧……来点儿阿姨吧,来点儿阿姨吧……”边叫边回头做鬼脸儿,号儿里一阵爆笑。

  “叫什么哪你!”一个三十多岁的“阿姨”嚷了起来。

  “我没……”

  大家不敢出声了,纷纷捂着脸偷看,暗自笑得直哆嗦。

  “怎么啦?!”兰哥冒了出来,韩哥、老六、虎子马上到牢门去“听旨”。

  “我没说啥,”小武子辩嘴道。

  “放屁!刚说的我都听见啦!”那个年轻的“阿姨”一吼,后边推车的“阿姨”也过来助阵。

  “你丫说啥啦?”兰哥喝道。

  “他丫说‘来点阿姨吧’!”老六趁机告发。

  “拿我开心是不是?”那个年轻“阿姨”气坏了,“打今儿起,一个馒头也不多给!”

  “混熟了吧你!让他起飞!”

  兰哥令下如山倒,老六和虎子拖拖拉拉把小武子拽进了风圈儿。

  年轻“阿姨”问:“你们多少人啊?”。

  “24人。”韩哥说。

  “都出来了,过数!”

  韩哥马上让风圈儿的人亮相,号里的都坐下,接受清查。

  “阿姨”气呼呼地数着人头,斥道:“才16头!差这么多呀!”

  “该多少就多少,甭给我多报!”兰哥说。

  韩哥马上说,“小龙不在,‘四川’、‘黄盘’开庭,‘性病’检提,加兰哥你,这就5个了,加这16个,一共21个。”

  “10筒7号儿,记住了啊,21头!一个也不多给!”这“阿姨”愤愤地去拿馒头。

  “你丫飞好了!”老六在风圈儿嚷上了。

  韩哥、老陈快步进了风圈儿。大家在外边等着,饭没人敢动。

  “丫胆儿够肥的啊!敢往这里儿要阿姨!”风圈儿传来了韩哥的声音。

  “啪——啪。”两记耳光。

  “给你脸了吧!你丫把馒头给我们断了!”是老六的声音。

  “啪——啪。”

  “中午馒头给丫扣喽!”虎子也骂上了。

  “你以为你谁呀你?你丫武警——在这儿‘万人恨’!知道吗”老陈也发威了。

  “啊?他丫武警啊?”虎子说。

  “我们号儿儿俩武警哪!”老六说。

  “那个哪?一块儿揍,砰——噗通!”虎子好像来拳击了,“我恨死这帮武警了!差点把我打残喽!”

  老陈从号儿里把搓火儿的布鞋抽了出去,小武子惨叫连连,这就是“鞋底洗脸”!

  虎子探头道:“地布!”

  “地保”迅速地把擦地的脏毛巾扔了进去,“呜呜”的声音传出,显然是用地布堵上嘴了。

  我仗着三板儿的地位,乍着胆子到风圈儿一看,小武子叼着地布,鼻青脸肿满脸血,双臂被老六反剪,老陈手持布鞋,虎子拳脚并用,韩哥在一边儿抱着双臂说:“我们不走你一板,兰哥来了更狠!”

  “韩哥,好戏呀!”后面风圈儿传来叫好声。

  “韩哥,谁这么可恨哪?”前面风圈儿叫道

  “傻×武警!”韩哥喊道。

  “楔死他丫的!这帮狗腿子,就欺负老百姓!”前面风圈儿叫道。

  “让他‘游号儿’吧,到我们这儿接茬儿揍!”后边风圈儿说。

  “听见了吗?你丫‘万人恨’!啪——”老陈轮开了布鞋。

  “呜哇,”小武子一口吐掉了塞在嘴里的地布,大叫:“救命啊!”

  虎子上去就掐住了小武子的脖子:“丫敢‘炸板儿’!”

  “来人啦!”不知谁在前边喊了一声。韩哥一惊,马上回号儿了。

  只有虎子满不在乎,在风圈儿叫道:“丫给我飞着!”

  [1] 大刑:看守所习惯把有期徒刑,不管刑期长短,都叫大刑,以区别于劳教和拘役。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