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三章 不祥之兆 3-1 “假证”3-4 放血试疯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
第三章 不祥之兆 3-1 “假证”3-4 放血试疯

  电视快完的时候,兰哥回来了,大家马上安静下来。

  兰哥被伺候着脱了行头,换上拖鞋,坐到了盲区的隔台。韩哥上前通报“居士”的情况,兰哥吐了口烟,“弄过来!”

  “居士”被拽过去,蹲在后门口儿,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茅台儿。兰哥大喝一声,他还是没动静。老六上去用左手抓住他头发,使劲儿往后一拉,他依旧还是面无表情。

  “‘居士’,我给你出一主意:你出去以后把那个傻嫩律师办喽!你一边办她一边说:‘叫你丫给我惹祸,你丫赔我青春……”

  韩哥搞得哄堂大笑,连整天吊着脸的兰哥也乐了起来。再看“居士”还是傻傻的。

  韩哥叹了口气,“完了。”

  大家都不笑了,一股沉重的抑郁压了下来。

  兰哥冷冷地说:“丫要装疯——想撞出去[1],你可掂量着点儿!你这样的,我见多啦!”

  老六扬起手,抡圆了狠狠抽了“居士”脖子一掌——啪!

  “居士”晃了一下,一切照旧。

  “打没用,裤子拿来。”兰哥转到“居士”身后,从裤兜儿掏出一个曲别针,掰直了一段儿给了老六,做了个钻的动作,又回了“宝座”。

  老六站在“居士”身后,用曲别针的钝尖对他右膀子一扎一拧, “居士”右臂抽搐了一下,眼神儿没有丝毫的改变。

  “完了,魂儿飞了!”韩哥道。

  难道这就是“魂飞魄散”?

  “算了,等明儿调小号儿去。”兰哥要回来曲别针儿,别在自己裤衩前边的商标上,这违禁品是不能留在号儿里的。

  大、小猫[2]开始盘道。韩哥说:“兰哥,我真见过往外撞的。”

  兰哥说:“这我见多了,8筒小号儿有个小崽儿[3]疯了。怎么揍,怎么扎都没反应……”

  韩哥说:“我见过俩装的:一回在天堂河[4]当老大的时候,有个小子被我们收拾得太狠了,他丫装疯,跟真的似的,把我们都吓坏了。他吃大便,还跟我说呢:大肠!恶心死了。电他丫也不怕,眼一点儿神都没有。后来就放了。临走他跟我笑了一下,我一看丫那眼神又回来儿,这才知道他丫装的,真象!”

  老六问:“韩哥,那你没‘点’[5]了他?”

  韩哥说:“干那缺德事干啥?那不是谁都能装的!你装装试试?怎么打都傻乐!”

  见兰哥感兴趣,韩哥继续说:“还有一个,是我在789[6]的时候。789走板儿最狠,小哥们儿,天不怕地不怕,把一个穷鬼打得——最后他装疯,天天大闹,吃纸喝尿,半夜怪笑……后来鉴定说疯了,最后都要签字走了,所长亲自来鉴定,漏馅了。王所儿问他8+2=?,他说了十几个数,就是不说10,一脚叫王所儿给踹那儿了。”

  兰哥问:“要说10就放啦?”

  韩哥说:“王所说了,他要说一个10,就给他签字走人!”

  陈哥说:“前边的听见没有?将来考你们的时候可不能不说10啊!”

  韩哥问前边:“‘假证儿’,你怎么样?”

  “假证儿”回头说:“俺没事儿,不就11年吗?10万块钱,拍出去了。”

  铃声长鸣,大喇叭命令各号儿关电视,大家起来准备铺板儿[7],兰哥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谁叫你们动啦?!”

  韩哥马上喝道:“都坐那儿!”

  兰哥冷冷地说:“带班儿的都给我过来!”

  几个班头绕过来,纷纷叫着:

  “兰哥。”

  “兰哥。”

  ……

  跟电影里黑社会的架势真象!

  兰哥露出了一丝得意,“舵主也过来!”

  三位舵主分别是:地被被垛垛主(舵主),板儿被被垛垛主(舵主),总被垛垛主(舵主)!

  兰哥说:“你们今儿晚上可给我把‘居士’盯好了!绝对不许出事儿!‘居士’要起来你们必须陪着!谁的班儿要是出了事儿,我扒他三层皮!”

  几位高声答道:“是!大哥!”

  “铺板儿!”兰哥令下,大家才得以休息。

  小龙凑过来嘱咐:“昨儿没夜提,今儿没跑儿了!记住:不让见律师,不让见大使,不能给他们签字!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躺在床上,思绪重重。坐牢第二天,亲见了两桩冤案,大长见识。“居士”的案子,太震撼了!这无辜的‘居士’姐弟俩,老实巴交,辛辛苦苦挣了点儿家业,转眼就被一个官儿的亲戚夺了,无罪判重刑,被公检法树了政绩。这么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这么本分的佛教徒,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就傻了,他姐不会也受刺激吧?他妈就是现在不疯,见儿子这样了也够呛了。

  “居士”的案子——就像一面镜子照着我。兔死狐悲,同病相怜。他们是姐弟俩,我和杨义是兄弟俩。他俩互相揽事儿,想让对方解脱,可是双双重刑加身——本来可以解脱一个的。我和杨义现在要是也双双判刑怎么办?必须先走一个。如果我先走了,那可是10年起,15年算公检法立功的案子啊!杨义自己扛他不会疯了?!这本来就是杨义受我连累啊!他不疯,他老婆洪霞不疯了?

  想起洪霞,顿生恻隐。方明啊方明,那可是你当年最心爱的女友的妹妹啊!洪云你已经是够对不起的了,再伤害了洪霞,怎么对得起洪云的在天之灵啊?

  让杨义先出去,我自己扛,然后利用美国身份把我保出去,这是最好的结果。可是韩哥的意思是让我先出去,把罪推给杨义,再出去买他——不仁不义?还是折衷吧,先按小龙说的,不再留口供,以静制动,见了律师再说。

  又想起韩哥讲的那两个装疯往外撞的犯人,仿佛战国时候孙膑装疯的重现!如此高压残酷的环境里,为了捍卫自己的人权——不,按中共的叫法是——“发展权”,不惜装疯卖傻、吃屎喝尿、挨电受冻——居然能面不改色,真比孙膑装疯还难。

  别想了。还得养精蓄锐,准备夜战呢……

  [1] 撞出去:用自残、装疯等的方式逃避牢狱监禁。

  [2] 猫:扑克里的王牌;大猫:监号儿里的牢头;小猫:二牢头。

  [3] 小崽儿:未成年犯人。

  [4] 天堂河:北京天堂河劳教所。

  [5] 点:举报。

  [6] 789:北京少管所,因为它以前的通信地址是北京789信箱。

  [7] 铺板儿:看守所里犯人睡觉的时候,往通铺的床板上铺褥子铺被。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