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地狱逃生记 >> 第三章 不祥之兆 3-1 “假证”3-3 灵丹妙药?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
第三章 不祥之兆 3-1 “假证”3-3 灵丹妙药?

  大家当即闭了嘴。韩哥也硬着头皮到牢门儿去接旨。

  “马上叫他们洗澡!全都打硫磺皂!”兰哥的命令把我们弄蒙了。

  韩哥转身说:“听见了吗?兰哥让你们都彻底洗澡!”

  “谢兰哥!”老陈率先大声喊。

  韩哥打着拍子:“一、二!”

  “谢兰哥!”齐声呐喊,蔚为壮观!

  兰哥乐了,“都你丫给我小点儿声啊。”转身又消失了。

  “这抠门儿烂老大,你们用点儿硫磺皂他都翻白眼儿,今儿中暑迷糊了吧?”

  韩哥逗得大家一阵哄笑。

  坐板依旧,轮番进风圈儿洗澡。韩哥和我先来,水头一盆一盆给我们端水。这种硫磺皂是黄色的,很硬,是看守所必备的,有防治疥疮的作用,韩哥说去头屑也特灵。我洗完了浑身发痒,对硫磺皂还有点儿过敏。

  小龙回来了,拎了一袋子牙膏,说要给大家做药,治痱毒。韩哥告诉他“居士”姐儿俩都5年,受刺激了。

  小龙很吃惊,叫“居士”去洗澡,“居士”依然呆若木鸡。小龙给他扒了外衣,他后背满是痱毒,别人都不愿意碰。我俩前拽后推把他弄了出去。“居士”一步一停,不知中了什么邪。小龙亲手给他洗了澡。

  前边风圈儿传来打骂声,老六侧耳静听,乐道:“韩哥,又打起来了啦!”

  韩哥跑进来一听,对着风圈顶上大唱:“加油干哪吗呼嘿!哈哈哈哈……”

  “韩哥!你们上午不也走板儿了吗?”风圈儿隔音效果很好,传来的声音很小,但能听出来那人在嚷。

  “东子!上午刚开演,‘轮儿’就给断啦!”

  “我们现在就收拾‘轮子’哪!”

  小龙正搓得满头皂沫儿,他停下来仰天叫道:“哥们儿!给个面儿,在风圈儿练就别管了!”

  “谁呀韩哥?”前边喊。

  “轮儿!”韩哥对空大嚷。

  “韩哥,让他游我这儿来,立马搞定!”

  小龙玩笑道:“东哥,我一会儿找丁管儿聊聊去,要把你摆平了咋办?”

  “龙哥,是你吧?”另一个声音在嚷。

  “是我。”

  韩哥叫:“东子,丫别瞎管啦!管儿都服他了!”

  “韩哥,你真不管?”东子问。

  韩哥装成一本正经地叫:“我这儿还跟着练哪!”

  东子服软了:“小龙,我可早就听说过你,跟管儿说说到我们这儿来吧,我让你当二板儿!”

  “谢了东哥!”小龙嚷道。

  韩哥对小龙说:“我帮你一回,你可不能走!”

  “哗——”

  “哇!”小龙正点头答应呢,“小四川”就扣下一盆凉水。

  洗衣粉可是宝贝,韩哥严格控制。小龙要来了半手心洗衣粉——这只是给他的,别人没这面子。“小四川”先把一大堆脏裤头用清水淘净,再共用小龙那点儿洗衣粉,用剩的水再给性病用。另一边儿,老六给兰哥、韩哥单洗衣服就随便了,用剩的洗衣粉水,老六洗他切[1]我的那身“倒霉”的衣裤。

  晾衣服也挺有趣。老六蹲下起托儿,“小四川”蹬着他肩膀,援墙抓住了顶栏,抓栏“游走”,单手搭晾大件。小龙把一盆裤衩挨个上扬,裤头们争先飞出了顶栏,落下来自然搭好,有的飞撞到栏杆上打转,也挂上了。

  吃完饭,小龙开始做药治痱毒。盆里倒了点儿热水,黄米粒儿大小的人丹洒入水中,银色包衣破落,一股清凉的中药味儿飘逸开来。泡软捏碎了,再往里整管地挤牙膏。用塑料勺猛搅。

  韩哥问:“牙膏管儿给的?”

  小龙搅和着说:“兰哥从各号儿借的,等买了还他们!”

  韩哥鄙夷道:“呸!兰哥借东西从来不还,要你东西都是给你面儿!”

  小龙说:“韩哥,我今天做药给弟兄们治痱子、痱毒,管儿说好了拿咱号儿做实验,有件事你可得依我,不然这药可不好使啊?”

  “说吧。”

  小龙说:“韩哥,这痱子、痱毒,按中医讲是内毒排不出去,才发到体外的。象他们这样,两天才让放一次大茅,毒素排不出去,身体受不了的,弄不好就落下病根儿。皮肤长毒生疮是个表相,根儿在内脏。两天一大茅,憋毒窝火,这药再排毒也没用!你就让他们每天放一大茅,这药才能管事儿,这帮弟兄将来没这病根儿,这辈子都得念你的好,是不是韩哥?”

  我们听着都笑了。韩哥笑着说:“念我的好?真能给我戴高帽儿。那是念你的好!出去这帮人儿认识我是谁啊?他们肯定都念颂你,念颂法轮儿,对不对?”

  “都念颂!”老陈插话道:“我趟了多少看守所?象韩哥管得这么松的,头一回!”

  韩哥说:“行了,你不就是想让他们天天能放大茅吗?兰哥要是瞪眼了,你可得担着!”

  小龙说:“我肯定担着,还不赶紧谢过韩哥?”

  “谢韩哥!”……谢声响成一片。

  大家高兴得跟过节一样,都太高兴了。有的人说有的号儿三天一大茅,还有四天一大茅的,求大茅就揍,拉裤子,更是往死里揍,憋得那帮犯人都不敢吃馒头,拉了干屎蛋儿藏兜儿里,晚上往便池里丢!

  老陈说:“小龙你真行!又给办了个大好事,我正憋着难受哪!来这儿都把我憋胖了!”

  韩哥宣布:“现在放大茅!今天你们‘解放’了。”

  老陈领了手纸乐道:“这才真叫解‘放’了哪!这就‘解放’去!”

  看电视的时候,小龙又让大家干冲了一遍澡,然后在茅台给大家抹药。除了柳儿爷,犯人们的后背没有干净的,背上疙疙瘩瘩的痱子、痱毒着实恶心。还有长疥疮的,我真怕被传染。小龙挨个给抹药,还不厌其烦地洗手,保证不交叉感染。大家上完药后十分清爽,真不知效果如何。

  [1] 切:看守所里强占他人的东西。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