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人权之旅 >> 二、网上中国人“爱国没商量”

|<< <<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 >>|
二、网上中国人“爱国没商量”

──记“北欧华人网路”围攻瑞典人事件

  一个叫皮特.安德勒的瑞典人在《北欧华人》电脑网路发了一则小通知。通知是用英文写的,不长。大意是通知在北欧生活的中国朋友,在12月的某日某时,瑞典的“支持西藏委员会”将在斯德哥尔摩的某个场所举办一个演讲会,邀请来自西藏的老喇嘛帕勒登.嘎亚特索谈他在西藏的经历。这个老喇嘛因为和平抵抗中国的统治而入狱三十三年。他将在演讲中介绍监狱里的严刑拷打等侵犯人权的情况,以及西藏佛教哲学怎样给予他力量活下来。

  皮特的通知还告诉大家,这个老喇嘛将有一个英语的翻译,因此欢迎所有的人来听演讲,并告知需要购买门票的价钱。在附注中,皮特还好心好意地补充说:事实上,这个老喇嘛并不是要反对中国。如果中国政府让西藏人自由选择怎样管理他们自己,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将会更骄傲地站立在世界上。

  这则简单的小通知被电脑服务器转发了好多次。这不奇怪,在北欧华人的网路上,平时有不少中国人哪怕只为了出售几把厨房的旧椅子,也会把与自己荷包有关的通知一发再发。

  §§皮特这下惹“网”烧身了

  然而,这个叫皮特的头脑简单的瑞典人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他在华人网上发的这个小通知是如何地触动了网上中国人的某根特殊的神经。

  蜂拥而上的电子信,声声指控“居心不良”的瑞典人皮特:

  ──你是想要制造中国和西藏之间的种族矛盾吗?看看前南斯拉夫吧,请不要因为几个疯狂的自私的政治家,而让我们落到那样的处境。

  ──这个喇嘛因为反对中国的统治而坐牢,我不是也可能因为反对瑞典的统治而坐牢吗?一个真正的佛教徒不应该介入政治问题。

  ──如果你真的关注人权问题,那么为什么你没有兴趣关心中国妇女在印度尼西亚被当地人残杀的处境呢?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人权斗士,而只不过是个故意玩弄政治游戏的政客罢了。

  ……

  一封封愤怒的义正词严的信件,充分显示了中国人(大都是中国留学生)对祖国大一统传统的坚定信仰,表现了他们即使在外国也毫不忘本的爱国热情。虽然这些怒火万丈的爱国者们很少有愿意离开北欧回国定居的,但是,远离中国反而使他们觉得他们曾经千方百计、不择手段要离开的共产党中国更加可敬可爱,更不能容忍任何洋鬼子在中国和西藏的问题上说三道四。

  他们群起挥戈奋战一个孤独的瑞典人的英勇行为,使他们有资格成为使用英文的“中华本位”的卫道护法之士,成为不肯住在中国的“中国民族英雄”。

  §§一个中国人民需要的朋友

  被围攻批斗得招架不住的瑞典人皮特,没有再在华人网上吭声。不管中国人如何呼啸叫战,他好久没有出现。这时,一个叫章雨(音译)的中国人出来说话了。

  其实这个章雨自己什么话也没有多说。他只是在《谁是皮特.安得勒》的题目下,回答了这么一句:

  “他是一个中国人民需要的朋友。”

  然后,章雨例举了一系列有根据、有出处的事实材料。限于篇幅,笔者只能择要翻译介绍如下:

  (一)1998年夏季中国发生大水灾,瑞典环境研究机构的专业人员皮特.安德勒个人捐款的数额是一千瑞典克朗。这次捐款的名单曾经多次在北欧华人网上公布。人们可以从中看到,中国留学生中个人捐款数额较大的也只是五百瑞典克朗。而那些围攻皮特的中国人,大部份榜上无名。

  (二)在瑞典华人组织的抗议印尼虐华的活动中,皮特作为瑞典大赦国际中国小组的召集人,积极组织其小组成员参加中国留学生在印尼驻瑞典大使馆门前举行的抗议活动。章雨出示了皮特的联络信件。虽然那天皮特本人因出差不能亲自参加,但由他联络的其他瑞典人都参加了抗议。其中一位瑞典朋友将抗议现场的彩色照片上网。

  (三)作为密切关注中国环境问题的专业人员,皮特曾经于1998年6月23日在《北欧华人》网路上发布了一则有关中国环境问题的消息,谈到中国将在美国的帮助下在云南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国家公园的环境保护计划。章雨将皮特发布过的这则消息再次转载,让一个热爱中国、关心中国的瑞典环境专业人员的拳拳之心跃然于上。

  §§网上“爱国者”令中国蒙羞

  这一下,一味在网上爱国的北欧中国人沉默了。好久,才有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Nonesense(胡说)”。但是,这个说“Nonesense” 的中国人,并不是针对章雨所例举的有关皮特帮助中国的事实资料,而是针对章雨在其文章的开头引用的一句圣经上的话:“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据了解,自章雨的的公开信发出后,皮特私下里收到了几封中国人表示友好的信件。那些信令被批斗得不知所措的他感到莫大的安慰。

  也许是因为北欧的环境比较洁净的缘故,在北欧生活的中国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讲道理的。所以,这个围攻瑞典人皮特的事件,以气势汹汹的围攻开始,而以攻击者自动偃旗息鼓的结局告终。然而,在世界其它地区的一些中国大陆人办的《自由论坛》上可就不一样了。那里三字经“国骂”泛滥,肮脏如同下水道。那里的中国驻外“业余外交官”们,从不轻易放过任何“有损祖国尊严和统一”的言论。更有甚者,一些新型的中国纳粹份子在网上经常叫嚣要杀死这个、杀死那个,尤其是针对民运人士、西藏人和台湾人。说那些中国纳粹比较“新型”,是因为他们不太愿意象当年希特勒的党卫军那样去实地冲锋陷阵,而是一边在网上喊打喊杀,一边不误在外国挣美元的功夫。

  因为在海外从事人权活动和关注西藏问题,近年来,笔者本人好几次幸运地被列入网上“爱国者”们的批斗对象之列。遗憾的是,很少有人对笔者的观点进行哪怕一点点讲道理的分析批判,那是笔者愿意诚心接受的。几乎所有对笔者的批斗,大都围绕笔者是个女人这一点进行。因此,在“爱国者”们网上,笔者一会儿成了遭辱骂的台湾女人,一会儿嫁给了瑞典人,此外还有情节出奇浪漫的婚变故事。林林总总,叫已过不惑之年的笔者纳闷:为何自己的女性魅力如此经久不衰?

  由于深知本国同胞一味“爱国”、而不惜践踏社会公道和个人尊严的劣根性,所以笔者对所有的辱骂和离奇故事全都付之一笑。然而,一个旁观网战的台湾朋友却很为之难过,他对笔者说:“孔子曰:暗室不欺。在一个使用化名的网络社区里,你们中国大陆人这样的文明程度,真叫人看不起。”

  网上爱国者们的“爱国没商量”,使得他们对无辜入狱33年的西藏老喇嘛毫无恻隐之心,使得他们在瑞典人眼里沦为不知人权为何物的奇怪人种,使得本来就踌躇的台湾人越发视“回归祖国”为畏途。……

  使中国蒙羞的,不是瑞典人、西藏人和台湾人,也不是被指骂为“招摇撞骗”的笔者,而是中国的网上“爱国者”们自己。

  (1999年1月)

 



|<< <<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