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人权之旅 >> 三、联合国讲坛上的半分钟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
三、联合国讲坛上的半分钟

──瑞典副外长皮埃尔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的发言

  半分钟,仅仅是半分钟的时间,在3月19日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日内瓦会议上的发言,使得皮埃尔.肖利(Pierre Schori)──一个正直高贵的瑞典外交官的名字,大写在人类为人权而抗争的史册上。

  在这短短的半分钟里,这位一贯温和的副外长毫不客气地带头批评中国政府。他历数中国政府所犯下的一连串侵犯基本人权和自由的罪行:虐待孤儿院的孩子以致死亡;一个恶劣运作的法律制度如大量判处死刑,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用武力威吓、干涉台湾的民主选举;迫害西藏人民,毁灭西藏文化……。

  他没来得及说更多,就被那位气宇轩昂的中共代表敲着桌子打断。这是几十年前的一幕重现。虽然傲慢的中共外交官用牌子敲桌子的姿态,远比当年赫鲁晓夫脱鞋敲桌要来得文雅,但他所代表的政权,却比那个粗鲁无礼的俄国人更叫人不齿。中共代表以皮埃尔.肖利的发言内容不合会议程序为理由进行抗议。我们的老外交官被迫中止他的发言。

  他没来得及说更多,但是这已经足够──皮埃尔.肖利对地球另一边的人类的一片真挚关怀的心意,已经尽到了。

  难道还用多说吗?在那个用坦克、大炮向自己的人民说话、以国内巨大市场的经贸利益做诱饵、在国际上蛮不讲理的政权统治下,无助的人民流出的血泪还少吗?皮埃尔.肖利,只要你说得是真理,半分钟就是永恒!

  今天,每一个国家的外交官,当他走上联合国人权会议的讲坛,他和他的政府必定做过一番艰难的选择──在道义和利益之间,他必须严肃地面对人类的正义良心──坚守还是背弃。

  君不见,被认为是“自由、民主、博爱”精神的发源地的法国,如今竞沦落到要热情拥抱满手血腥的屠夫李鹏的地步。垂涎中国大陆市场而罔顾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法兰西昔日的荣光不复存在。

  把受欺凌的弱者当作祭品献给强权,只会使强权者更蛮横肆行。见利忘义、姑息纵容邪恶的人,终将付出代价,受害者也会包括他们自己。

  而对于皮埃尔.肖利来说,在所有的经贸利益算计之上,还有一个最高的人道主义。在这个正直高贵的外交官身后,站着全体富有正义感的瑞典人民──他们在去年夏天曾经因为英国电视片《死屋》所展示的中国孤儿院儿童的悲惨处境,而掀起过一场感情风暴和抗议浪潮。皮埃尔在人权会议开幕伊始的短短的半分钟,展示的是瑞典人长期以来所尊崇的民族传统──他们不会去歌颂帝王将相穷兵黩武开疆拓土的“光辉史绩”,而是纵情讴歌那一片宁静欢乐的绿色国土,而这绿色国土哺育出的优秀儿女,大都是一些和平民主和人权的捍卫者。

  在现代史上为世界和平作出很大贡献和牺牲的一些瑞典人,却很少为一般中国人所知,虽然他们的名字早已显扬于世。他们是:在二战期间担任瑞典红十字会会长的贝纳多特伯爵,他从纳粹集中营救出过成千上万的战俘和平民,后来在为联合国安理会调停巴勒斯坦纠纷时遇难;今天已被拍成电影的瓦伦贝里,他曾在布达佩斯广设“瑞典之家”,为十万犹太难民提供避难所,这位勇敢可敬的年轻外交官最后死于苏联监狱中;1953年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哈马绍,他在任期内建立了联合国和平维持部队;终身致力于裁军谈判及世界和平,因而获得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米达尔女士;坚持在国际上反对殖民主义和武器竞赛的瑞典已故前总理帕尔梅。

  至今还名不见经传的皮埃尔.肖利先生,他的个人历史也值得在此书上一笔。这位今年五十七岁的老外交官,在他长达三十多年的外交生涯中,致力于国际发展和合作。作为副外交部长和援助部长,他奔走于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地。当他风尘仆仆地从那些第三世界国家回到北欧,他告诉瑞典人:“欧洲可以向拉丁美洲学习”,“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合作使我变得非常富有,我从他们那里学得很多,我也经常分担他们的命运和梦想”。

  笔者熟识的一位大姐,曾志愿参加过一个由瑞典政府出资的拉丁美洲“教育援助项目”。她告诉我,她曾在那里与皮埃尔.肖利这位援助部长合作。他们这些瑞典人去拉丁美洲做什么呢?他们做的只是一个个小项目。比如说那位大姐所在的尼加拉瓜,其89个小项目中,包括教当地人民使用厕所,以清洁饮用水避免疾病流行;一个一个村庄去跑,向当地人民提供瑞典的义务医生;此外还有兴办学校,并给那些无法摆脱童工劳役的孩子每天提供一顿免费午餐。这些小小的援助项目中表现出来的是对当地人民的最真诚的关心。皮埃尔.肖利和瑞典人民永远是穷国、小国人民最可贵的朋友。

  由此我们中国人可以知道,在这次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为什么是一个瑞典外交官,在一群噤若寒蝉或暧昧低调的各国外交官中率先挺身而出,直指人间不平。

  从现实处境看,今天的瑞典国内也有比较严重的经济问题。它似乎不再有余力关注它国事务。为了摆脱困境,瑞典工商界正在紧锣密鼓地开辟中国市场。瑞典女外交部长瓦伦曾公开承认:“瑞典需要中国更甚于中国需要瑞典”。但是生意归生意。无论经济利益如何诱人,这世间总有一些看不见的理念与原则,那是包括肖利在内的瑞典人所不愿违背的。

  谢谢你,皮埃尔.肖利!在半分钟的时间里,你让我们透过国际间各种错综复杂的政经利害关系,看到这个世界还存在一种对抗邪恶的力量──那就是真正的公正、真正的仁慈、真正的同情、真正的博爱。

  (1996年4月)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