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人权之旅 >> 二、评邓带来的惶恐

|<< <<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 >>|
二、评邓带来的惶恐

  政治家的肉体死了,但他的政治还在。君不见中共15大“邓记”招牌愈加高悬?因此,对邓小平真正的“盖棺论定”,没有半个世纪不行。

  世事大多经不起细细琢磨。海内外“评邓”高论中,除了胡平先生一类的文章,叫人觉得这个世界多少还有点公道外,其它一些众口一词的高论,听多了叫我这个心理素质欠佳的人无端地生出许多惶恐来。

  §§一、权衡论

  这种观点承认邓小平犯了错误,如“6.4”不该开枪杀人,但把这点小错误和他改革开放的“千秋业绩”各放天平的一头,这点小错误无疑是太轻了。所以,看问题要用辩证法去看,权衡功过,小平同志的功绩是主要的。

  这种非常非常公正的观点笔者听起来似曾相识。当年中共《人民日报》在《关于斯大林问题──二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中,就号召国际共产主义者“全面观察问题”,再三强调:

  “斯大林的功绩同他的错误比较起来,是功大过小的。他的主要方面是正确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30多年过去,中国人评价政治人物的尺度依旧。对批准逮捕和枪杀成千上万优秀诚实的苏联公民的斯大林要“全面看”,对逮捕和枪杀成千上万无辜的中国公民的邓小平也是如此。

  我怀疑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者是否会接受这种评价尺度。把功过拿来权衡这个提法本身就暗藏着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一个人有伟大的功绩,那么历史就应该宽恕他的杀人罪行──亦即伟大的功绩赋予某人犯罪的权利。

  谁能说邓小平在下令杀人时对自己身后将获得“功大于过”历史评价没有充分自信?世间既然有这样“公正”的评价尺度,无怪乎他杀人时眼皮不眨,杀人后绝不悔过。

  这将给所有后来的政治家树立榜样。

  我无法不深心惶恐。

  §§二、角度论

  有人说,从人道和自由角度看,邓小平当然不够伟大。但是,从中国历史的角度看,邓小平首倡改革开放,使落后的中国快要实现强国梦。为了这个目的,他的一些悲剧性的错误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难道所有的经济发展和强国梦不是为了人?或者至少不是为了那些死在长安街头的普通中国人?除了“人是目的”这个角度外,世界上还有多少更重要的角度?

  人们秉持的这个很实在的历史角度甚至还暗含了一条“真理”:如果讲人道、讲自由,在中国这个庞大落后的国家就建不成经济成就。

  中国的经济发展必然要践踏人权?这是否是我们中国特色的试验结果交出的答案?难怪江泽民们抓起异议份子来越来越不手软。

  我无法不深心惶恐。

  §§三、颂歌和丧钟

  中国大陆吊唁死者的“国祭”,和当年吊唁斯大林的场面比较起来,是小巫见大巫。1953年3月斯大林脑溢血去世,他的几百万崇拜者涌进莫斯科中心,据说,在悲痛的哭泣声中,至少有几百人被踩死了。尽管在苏联几乎没有一个家庭不是或多或少地承受了斯大林人为的饥荒,以及遭受大镇压的牵连,但人们仍然盲目地崇拜他。

  中国人对主宰过自己命运的独裁者的歌颂,也毫不逊色。大半年来,笔者在海外既看到过有摹仿当年流行的《周总理您在哪里》抒写的“怀邓”颂歌,也听说有异议份子阵营里发出的向邓小平“致敬”,还有历史学者称邓小平是“在毛之后上帝能够给予中国的最好领导人”。

  这几乎象一个滑稽的寓言。一群强盗夺走了贫苦村民的所有权利和自由,后来其中一个看到如此下去“村将不村”,就将挣几个小钱的权利退回,于是他便成了村民心中的“大救星”。

  看来政治家要得到赞颂的诀窍是:先夺之,后予之。

  邓小平是吸收中国这块土地的营养成长的政治家。他赢得尊重,是因为我们有尊重“窃国者”的传统。

  一切颂邓的赞歌都意味着人们对残忍行径的默许。

  过去的海明威问过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们大家而鸣。

  将来的海明威也许要问:“6.4”究竟是谁开的枪。──是我们大家开的枪,是我们默许残忍的文化传统开的枪!

  我无法不深心惶恐。

  (1997年9月)




|<< <<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