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人权之旅 >> 六、为了不让西藏死掉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
六、为了不让西藏死掉

──第三届支持西藏组织国际大会小记
 
  那里正是柏林墙倒塌的地方。5月12日,在昔日东德的国会大厦里,代表我们“汉藏协会”组织发言的廖天琪女士,以她优雅的风度、标准的英语,向来自全球五十二个国家的三百多位支持西藏组织代表宣称:我们要向藏族朋友伸出友谊之手,要“打破汉、藏两族之间的柏林墙”。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由海外中国人和流亡藏人联合组成的组织,参加“支持西藏组织国际会议”,向世界表达我们对西藏人权状况的关注,和支持达赖喇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坚定态度。

  §§五大洲民间代表的誓言

  几年前,一个中国人访问西藏流亡社区达兰萨拉时,达赖喇嘛对他说:“我给您讲一个寓言。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后,有一个婆罗门会看相。他看出释迦牟尼未来会成为拯救人类的导师。但他自己却哭了。他说:佛祖会完成他的伟大事业,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那么您看,西藏是否有这种可能性,即在未来民主中国出现时候之前一刻,西藏却死掉了?”

  为了不让西藏就这样在强行汉化中死掉,为了给他的那些殷殷盼望的子民一线希望之光,年事已高的达赖喇嘛不顾疲劳游说各国。刚在柏林大会上和他握过手,回到瑞典又接受他对“中国兄弟姐妹们”的合十祝福,我在心里为老人这样辛苦奔波而难过。各国政府顶着中共的抗议欢迎他的到来。坚韧不拔的他,一场接一场地演讲,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他不追求独立而是寻求真正自治的理念,一再表示希望和中国政府友好接触。

  然而那个傲慢冷酷的中国政府根本不认为有理睬的必要,他们在等待这样一位仁慈老人的死亡,这样,西藏问题对于他们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新一代西藏人因此怀疑达赖喇嘛的中庸之道。他们认为羊和狼在一起一定是被吃掉的命运,因此主张不惜采取任何手段拯救西藏。

  这即是我们参加的“第三届支持西藏组织国际大会”召开的背景。来自五大洲的几百个民间支持西藏组织代表,在经过几天的热烈讨论后,一致做出决议,表示极力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建议,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地和达赖喇嘛对话。鉴于中国政府的这种长期拖延和拒斥的态度,大会代表也不掩饰地他们的焦虑和不奈,因此集体表示赞同一个欧洲议会议员的提案,其大意如下:

  “如果在未来的三年内,不能促成与中国政府的谈判,有关西藏真正自治的呼吁没有获得实质性的进展,那么大会代表将采取积极行动,鼓励西藏政府考虑它的独立地位。”

  为西藏动了真感情的各国民间代表,誓言采取各种方式去推动西藏问题的解决,如回去游说自己的政府、尽早促使下一届联合国人权会议提出谴责中国的提案、组织各种游行示威活动、……。所有的这一切,大家全都是在尽心尽力地义务奉献。因为在他们心里,地球是人类的共同家园,对喜马拉雅那片高原雪域和那里的人民,他们有着强烈的同情和爱。

  §§爱国者是关心他民族尊严的人

  作为中国人,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呢?作为汉藏协会成员参加是次会议,我个人的心情复杂难言。在欧洲介入国际人权活动多年,我深知各国民间人权人士为西藏争取自由的无私和真诚,也知道西藏问题如果不这样国际化,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国际舆论压力,那个有着古老绚丽文明的民族,也许就会在汉化洪流中被淹没,消失于无形。

  然而,我也深知,缺乏自省精神的中国同胞,只知声讨昔日欺负中国的殖民者、侵略者,却很难设身处地为被本民族欺负了的他民族着想。西藏问题的国际化,本来是流亡藏人走投无路、求告各国的不得已之举,却被霸道的大汉族主义者“妖魔化”,把它视为西方阵营遏制中国的“反华”行为。

  怀着对一个弱小民族被欺负的愧疚,怀着西藏文明将会在汉化中消失的忧虑,那个达赖喇嘛与之谈起佛祖寓言的中国人薛伟,后来与著名的西藏支持者曹长青等人一道,发起成立了“美国汉藏协会”。我们欧洲的几位同仁:仲维光、还学文、廖天琪与笔者本人,也发起成立了“欧洲汉藏协会”。我们的宗旨很明确,即: “在人权和自由原则下促进汉族和藏族之间的了解,希望能达到互相之间的宽容和互敬。”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促进海内、外学生、学者和华侨,超越过去在中国接受的片面宣传,重新认识和理解西藏问题,并为西藏问题的和平解决尽一份力。

  用我个人的话来解释汉藏协会的宗旨,即是:不涉统独,只问人权,进行沟通和交流。毫无疑问,我们的这些比较理性中庸的主张,在某些狭隘自私的“爱国者”那里仍然是“汉奸”行径;而在激烈主张西藏独立的人们那里,我们又未必很受欢迎。但不管面对怎样的褒贬,我们坚信:爱国者是关心他民族尊严的人,为此,我们甘做一座通向汉藏友好共存的桥梁。

  §§微弱的希望仍然是希望

  《天葬》的作者王力雄曾经断言西藏问题“无解”。面对一个连本民族人权都肆意践踏的专制政权,我们确实不敢存有太大的指望。但是,为了不让历史象东帝汶和车臣那样血流成河地重演,理想主义者们的任务,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没有希望的地方创造希望,即使一个极其微弱的希望仍然是希望。在中国社会内部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的历史时刻,由于宽容、民主和人权这些理念精神的传播,由于人民之间逐步增加的了解和社会发展的推动,加上国际社会持久不懈的人道干预,西藏的未来也许不会如预料的那么悲观。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少有人相信柏林墙会有被坼毁的一天。这次和各国支持西藏组织的代表齐聚柏林,我们相信,中、藏之间的柏林墙也终将被打破。偶然读到我的这篇小文的读者,如果你也同情他人,如果你也赞同我们的理念,请表示你的看法。为了不让西藏死掉,让我们在最能被人听到的地方,发出被官方长期蒙蔽与扼制的声音,以主人翁的态度,去影响现实的进程。我们需要你的支持!

  (2000年5月)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