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人权之旅 >> 五、“反动大众”与西藏文明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
五、“反动大众”与西藏文明

  “我们追求的民主,主要是汉族人的民主。”“你的那些写西藏的文章,对我们的民主运动造成了损害。”

  我谔然良久。当面对我讲这些话的,是旅居海外多年、攻读博士的年轻朋友,据说还是矢志追求民主的,但他们所持的“爱国民主观”,居然可以把西藏等少数民族“分裂”到中国的民主之外去。由此,我突然悟出了,那么多泣血的流亡藏人,他们苦难的根源不仅仅是一个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还有这样一些认为他们根本不配平等享受民主权利的大汉族主义者。而这样的“爱国主义”理论,目前正在中国年轻人中盛行一时。

  当然,比起“绞死曹长青,杀光西藏人”的网上一片喧嚣叫骂之声,比起将台湾女记者林照真和笔者本人判决为“骗子”和“妓女”的网上爱国者,上述那些当面向我提意见的民运朋友可文明多了。

  “爱国主义(Patriotism)……是一个词,它总是在纪念一次抢劫。”马克.吐温辛辣地道出了盲目爱国主义的本质。哈维尔则理性地定义大多数国家是那种“类似邪教团体、诉诸情感的实体”。萧伯纳对人们揶揄说:“爱国主义意味着,你确信这个国家比其它一切国家都优越,因为你是在这里出生的。”

  §§中国的“反动大众”已经萌芽

  达赖喇嘛最近说,只要能够使得西藏人民得到实实在在的自治,中国政府要他留在国外,他也会很高兴这样做。他并且呼吁汉族的兄弟姐妹们拿出真正的人道的情感来,在看待西藏问题的时候不要情绪化,要抛开偏见来看这个问题,然后再找出一个比较平顺和人道的解决方法。但他的这些真诚的呼吁仍然不被中国政府理睬。而海内、外中国人中,造谣诋毁达赖喇嘛的文字到处可见。……这一切迹象,显示着中国的“反动大众”已经初现萌芽。

  “反动大众”一词是日本知识份子津田道夫提出来的。津田道夫先生在他的著作《南京大屠杀和日本人的精神构造》中文版的序言里,提出今天普通的日本人都必须对南京大屠杀承担道义责任。他谈到近年来日本的反动政治家们“暴言”不断,即不承认大东亚战争是侵略战争。而日本草根层面的反动化也急剧发展,年轻一代开始赞同“大东亚战争肯定论”的观点,他们“就是要颂扬为祖国拼命战死的祖父的功绩。”为此,日本正直的知识份子津田道夫先生痛心地宣告:“在日本, ‘人民’主体已经解体,反动‘大众’业已形成。”

  “人民”是温暖的字眼,而“大众”则是令人怀疑的群体。不管统治者如何,是什么把代表土地、母亲和家园的人民,变成狂热、挑衅的暴众?我们只能将此归因为极端的“爱国主义”这种孵化激情的邪教。

  我因此为被我们中国欺负了的西藏深感难过。在这个庞大、强横、大汉族主义化了的“中国”──政府和反动大众形成的巨大阴影笼罩下四十年了,西藏人的真正自治仍然遥遥无期,西藏的文化、信仰乃至生存方式在在受到致命的威胁。

  原来被中共愚弄了的一些中国大众,例如我前面提到的那些年轻人,即使他们在西方已经了解到西藏问题的一些真相,却仍然执意地和中国政府唱一个调子。弱小的西藏还会有什么希望?一想至此,我心里充满了悲哀。

  §§西藏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契合

  西藏在物质上确实是贫穷落后的地方,但它的濒临灭绝的精神文明,却是我们这个地球上最值得珍视和保护的一种。20余年在西藏生活工作、因此被喻为“西藏的马丽华”的汉族女作家马丽华,在她的人类学著作《走过西藏》中说:“这个民族的精神领域永远值得惊异地注视。”

  不少汉人对西藏文明的精华毫无所知,或者根本不愿意去知道。但是他们指责起西藏的愚昧落后来,俨然以给西藏带去现代化的施恩者自居,其偏见之严重令人惊讶。笔者自己虽然没有去过真正的西藏,但近年来在西藏流亡社区与藏人深入接触之中,了解到西藏文化中许多传统的东西,它们竟然和当今最现代的文明理念不约而同地契合。

  比如“国际特赦”等人权组织所持的反对死刑的理念,对喜欢“看杀头”的中国汉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但这对于西藏人却完全不成问题。我在采访中曾经了解到这样一个案例:青海有一个因为一时冲动杀了人的藏族青年,被汉人主持的司法机关判处死刑,但是被害者的家属──也是藏人──却苦苦哀求司法机关不要处死凶手。因为,承受失子之痛的他们,不愿意看到另一个家庭也失去儿子。他们藏传佛教的观念使他们相信:减少杀生、让凶手有忏悔改过的机会,会使死者的灵魂得到安宁。

  女权问题似乎在当代已经成为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无论东、西方国家,都经过长期努力来争取妇女的解放。然而在西藏,人们并不需要特别强调妇女解放。因为,西藏妇女早就确立了她们的家庭和社会地位。她们一直就是按照西藏传统掌家主财,健康而且能干。比起西藏周围一些信仰儒教、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地区,信仰藏传佛教的西藏从未要求妇女为其亡夫殉葬,也不曾要求妇女束胸裹足、佩戴面纱。藏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少重男轻女观念的民族。

  此外,西藏传统提倡的和平、慈悲、忍耐、知足的精神,以及“不杀生”的佛教教义,都和现代世界的和平理念、生态平衡、动物保护有惊人的相会相通。和弱肉强食的现代功利主义相比,它们都体现更符合天理人性的本质。

  §§恢复华夏文明的优良传统

  在中国历史上,藏传佛教和达赖喇嘛曾经是相当被尊重的。清顺治年代,五世达赖喇嘛被顺治皇帝尊为“国师”,崇奉优待之极。乾隆皇帝也曾下御旨,说要好好保护“兴黄教”的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二人。清代史学家魏源这样记载达赖和班禅两位喇嘛:“世世永生西土,维持教化。”

  而今天,年迈的达赖喇嘛流亡四十年,仍不能回“西土”去“维持教化”;年幼的小班禅失踪,成为世界上最小的政治犯。是谁在背弃我们的华夏文明?是谁在破坏我们尊重他民族文化的华夏传统?

  历史是不能以短暂的成败论英雄的。如果我们不信来世的汉人不听劝善戒恶的教诲,一味地依仗强权欺负弱小,谁能保证不会有那么一天,在物欲掩盖了精神之后,我们会在人心堕落、环境污染、冲突激烈的现世,就毁灭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

  “干预与帮助之间的区别在于对方是否在寻求。”一位把心灵之家建筑在西藏的美国女人类学家这样说。智慧的西藏人原本可以证明他们自己是能够发展现代化的。但是,他们被强行进入的“帮助者”剥夺了他们自由发展的可能。我真诚地希望今天中国的年轻一代意识到这一点。只有当我们一起去促进对西藏文明的尊重、给西藏以自由选择的机会,我们汉民族才不至于继续被世人视为摧毁他民族文明的破坏者。

  (1999年7月)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