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一滴泪 >> 前言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前言

  我用英文以回忆录形式撰写的自传体小说,A Single Tear (《一滴泪》),于1993年初在纽约出版。同年六月英国版在伦敦发行。稍后,日、韩、瑞典文版相继在东京、汉城、斯德哥尔摩问世。多年来,众多亲友一再敦促我为世界各地的华人读者撰写一个中文本,盛情可感。但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未能应命,深感歉疚。

  1986年春,我在英国剑桥大学作客期间,应主人之嘱写了一篇自传性长文,《从半步桥到剑桥》,在《剑桥评论》上发表。在这篇文章里 ,我简略地归纳了我的坎坷平生:“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但我是否徒然半生受难,又虚度短暂的余年?这是我不得不正视的问题。为了不辜负苦难余生,不辜负千千万万同命运的死者和生者,我至少可以把我们一家三代人在中国大陆数十年的亲身经历忠实地记录下来,其中的悲欢离合和众多知识分子家庭大同小异,沧海一泪而已,只不过我们的故事涵盖了整个新中国的历史时期。这样一部纪实作品,尽管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不仅可为当代中国生活提供独特的见证,而且对于以悲悯情怀理解人和历史或有所裨益。

  本书英文原版问世后,英、美、和其它英语国家的媒体发表了不少评论。日、韩、瑞典、法国、哥伦比亚等国和香港、台湾的报刊也有专文评介。在中国大陆,北京的《英语世界》独家刊載了片段摘录,并发表了编者按,《读书》等书刊也有所评论。中外各家评论褒贬不一。 “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这本是健康的文学评论的的正常情况。无论是褒是贬,本书作者都受益匪浅。至于有人又祭起老祖宗 “焚书坑儒” 的法宝,那就超出文学评论的范畴,又当别论。

  全书由我一人执笔,其中有几章是根据怡楷多年来口述整理。英文原著于1991年在母校、印第安纳州曼彻斯特学院驻访时完成,写作过程中全凭记忆,又不可能有日记之类资料可供查考,加以年堙日久,记忆日益衰退,不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差错,在中文版中尽力加以修正。不足之处,请予海涵。

  巫宁坤

  2001年于美国维州猎人森林客中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