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末政 >> 惨不忍睹的爱滋病患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
惨不忍睹的爱滋病患

  【大纪元2005年7月2日】中国爱滋病传播的特点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同,爱滋病患者呈局灶性出现,不是一人一户,而是一大片,一个村几个村,几十户几百户,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故称为“爱滋病村”。

  我走过数百个这样的村庄,调查过数以千计的爱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1995年前后,中国各地兴起了“血浆经济”,当时各县防疫站、妇幼保健院都办起了创收血站,乡村血站建成了,物资、煤炭、工厂等单位的血站成立了,甚至连某些县的政协、人大也加入了办血站的队伍。

  一时间,成立了230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



公路上站满了搭车去城里卖血的农民,赶集一样成群结队地去血站,90%以上都是青壮年男女。

  有些血站就是一台小拖拉机上放一个离心机和几个反覆使用的胶皮管子和针头,采血后血站只要血浆,用离心机把红血球分离出来后,仍输还给卖血者,这称为单采。每次抽800毫升,给卖血者40-50人民币,血站把这些血浆卖给制药公司。

  医院、防疫站门口或广告栏里贴着“献血光荣,救死扶伤”的标语;血站总是宣传“采血好处多,单采比全采好处多”、“血跟井水一样,抽几桶还是那么多”、“多采血可以不得高血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原地区的一些乡村,卖血成了一种生存方式。还有的私人血站干脆进村抽血,上门服务,现钱交易。

  由于消毒不彻底和未按规定程序操作,在单采后,将红细胞回输过程中,已经埋下了爱滋病的祸根。

  疫区不少村民们都说,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血浆经济”致富造成的病,这病太怪,啥药也治不好,花钱很多,家庭生活日益穷困。他们焦虑自己死后,孩子怎么办?有没有粮食吃?谁为他们缴学费?房子这么破还能支撑多久?……他们埋怨自己当时太无知,走上了卖血这条不归路。
 


老人儿子被爱滋病夺取生命,孙子也是病毒携带者

  对输血医院的渎职,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求赔偿,但这些赔偿又如何能抵得上一个鲜活的生命呢?在生命面前,法律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作者简介]中国河南省妇产科医师、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退休教授高耀洁年届八旬,退休后,自1996年展开五年的爱滋病防治教育工作,2001年5月获全球健康理事会颁发“乔纳生.曼全球健康和人权奖”,但遭官方阻挠,无法出国领奖。

  高耀洁称之为爱滋孤儿的孩子们因父母罹患爱滋过世,而不知如何过活下去,有的村民找她托孤,有的交代给自家高龄奶奶;不少孩子辍学在家,在校的孩子也备受敌视。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