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末政 >> 农村减免税赋真相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
农村减免税赋真相

  政府宣布从2006年开始,将对所有的农民减免农业税。官方媒体称之为是农村经济改革的深刻变动,实际上是国税免了,地税照旧,再加上政府机制运作的各种弊端,农民的负担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乡镇政府收入将减少三分之一

  早在减免农业税之前,中国绝大部分乡镇的政府财政早就破产了,绝大部分乡政府欠债都在几千万以上。地方政府一面借钱度日,一面加强对农民的摊派,因而中央不得不被迫减免农业税。

  但是农业税只占农民交纳税收总额的三分之一,这笔钱中央不拿走,是留在乡政府使用的。这部分税免掉,每个乡的乡政府实际上收入就会减少三分之一。如果不减少支出,就无法维持。也就是乡镇政府早晚有一天还是会以各种税收的名义来增加农民的负担。实际上,国家减免农业税在过去几年中屡次试行,屡行无效。

  地方政府变相勒索中央农民受害

  乡镇政府还有更狡猾的手段。以安徽省为例,2000年朱熔基还任总理的时候,曾经决定在安徽省试点减免农业税,结果乡镇政府收入减少了,但支出却无法减少。特别是用于干部及干部子女所属机构的开支。于是地方政府把当地农村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停了。理由是中央让我们少收税,我们没有钱办办学校了。变相向中央政府勒索,逼着中央这边减免税收,那边拿钱出来补贴乡镇政府。

  基层党政机构庞大无比 农民不可能摆脱负担

  中国平均二十六个农民就要养一个政府官员,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高的,在全世界也是最高的。乡镇政府并没有财源,农民就得拿钱出来养活官员和他的子弟亲属,这个所谓农村精英人群的规模大约每隔十年扩大一倍。这些人不想工资被减少。不交农业税了,他们就会向农民收别的钱,农民还是得交同样的赋额。农民负担越来越重。只要看一件事就能判断农民的负担是不是真正减轻:农村有多少官员失业?如果一个官员都不失业、不下岗,农民的负担一分钱都没减少,只不过换了一个名字,不叫农业税,叫别的东西了。

  (根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整理,节目嘉宾:《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