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人物秘辛 >> 温家宝全传 >> 能够成为“政治不倒翁”秘诀何在?

|<< <<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
能够成为“政治不倒翁”秘诀何在?

  温家宝在中办主任这个位置上谨言慎行,埋头苦干,任劳任怨。

  但也有评论指出,温家宝是个极有城府的人,在中办主任这个位置上先后服务过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三位中共最高领导人,无论政坛顶峰如何更换“大王旗”,他都能岿然不动,成为中南海核心圈子中周旋的不倒翁,不得不让人称奇。

  事实上,温家宝能够成为“政治不倒翁”,并非他的权术和心计多么高明,而确实是因为他敬业尽职到难以让任何人挑剔的地步,以至于最后谁都有点离不开他,而且也不愿这种人离去而伤到自己。他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几乎没有节假日,无论对上级还是对下级,都保持尊敬谦虚的态度,对任何人都一样,既不过分也不欠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他作风始终如一,只公干不私交。所以政治风波来临,他总能不偏不倚的面对一切是非,之前不见风使舵,之后也不会势利从事,以不变应万变。所以,温家宝的一身正气,竟似武林高手中的无招胜有招,让对手根本找不到破解的招数,最终站稳脚跟成就一番霸业。

  总结其历程可以这么说,温家宝的脱颖而出,成功秘诀就在于善于抓住机遇,也很会以谋制胜。

  1986年5月,只当了不到七个月中办副主任的温家宝,就接替王兆国升任主任。此时,温家宝还不满44岁。然而,这一年中南海发生的权斗,已让温家宝感受到中国政治争斗的残酷性,尤其是目睹了自己的“恩人”胡耀邦下台的整个经过,他只能如履薄冰地应对着中南海难以捉摸的政治风云变化。

  对于胡耀邦的下台,香港《亚洲周刊》这样评论称:在中国拨乱反正、平反冤狱、改革开放的史册上,胡耀邦作为有功之臣、有恩之人,是当之无愧、毫无疑义的。中国民众都不会忘记,在“四人帮”垮台、“凡是派”当道、政治情势阴晴不定的时刻,为争取邓小平复出、为背负“叛徒”污名的彭真、薄一波等中共元老伸冤,胡耀邦呕心沥血、殚精竭虑,更冒着党内任何人都不曾遇到、危及政治生命的巨大风险。

  但是,在1986年底及1987年初,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却与薄一波、彭真和王震等连手,将党总书记胡耀邦赶下台。邓小平、胡耀邦这对延安年代的师生、战争中的上下级、文革时的难兄难弟、拨乱反正的并肩战友,最终在中共是否要落实民主政治的争议中分道扬镳。

  导致胡耀邦下台的原因虽然复杂,但据中国著名记者胡应南研究发现,其中决定性的因素是“邓小平是否全退”的争议。问题是,胡耀邦当时的总书记地位是在中央全会上产生的,要罢免,也应按正常程序,由中央全会作出决议。可是,胡耀邦的政治命运却由师出无名、所谓的党内“民主生活会”、几个政治老人拍板决定,党内产生质疑,许多党员都认为不合法。

  被禁出版的官方《胡耀邦传》透露,1986年5月,邓小平约胡耀邦到家中谈论中共十三大人事安排。胡耀邦说:“我已年过70了,十三大一定要下来。”邓小平说:“我、陈云、先念都全下,你要下就半下,不再当总书记,而再当一届军委主席或国家主席,到时候再说。”

  同年8月22日,邓小平过81岁生日,在北戴河摆了几桌酒席,表示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信以为真,在与香港记者陆铿交谈时将邓要退休的消息透露了,不料引起轩然大波。

  同年10月,胡耀邦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说:“党中央领导班子要不要年轻化,已不再是口头上讨论的问题,而是必须马上着手实行。如果说过去我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含糊,不太明确,容易使人产生误会的话,那么,今天我就十分具体和坦白的讲,我赞成小平同志带头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只要小平同志退,别的老同志的工作就好做。我的总书记任期满了,也下来,充分给年轻的同志让路。”

  胡耀邦讲话后,邓小平没有任何表示,但神情严峻。胡耀邦的讲话得到了人大委员长万里、中央书记处书记杨得志、人大副委员长聂荣臻、倪志福和国家副主席乌兰夫的赞同。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还在会上发表了支持胡耀邦的专门讲话。

  但中共元老王震却被激怒,说:“你们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权威,承认不承认小平是我们党的最高权威。”

  万里这时插话说:“王老啊,你不要激动。要小平同志掌舵,我没有意见。我只是想纠正一下,我们要树立权威,不是个人,而是集体。民主才是我们的最高权威。”事后,邓小平曾问万里:“耀邦为何偏要我下?”万里答:“可能是失言。”邓小平说:“要树自己。”万里说:“耀邦不是那种人。”

  从此以后,胡耀邦的权力开始被削弱,他失去了中共十三大的人事主导权。这个人事权居然交给了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在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邓小平安排由薄一波等七人组成的小组,分头找有关人员等征求十三大的人事安排意见,尤其征求对总书记胡耀邦的意见。

  同年11月,由安徽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的学潮蔓延至北京。12月23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一千多名学生与校长、党委书记辩论民主问题,并且上街游行。学潮有扩大的趋势,给中共高层“倒胡耀邦”行动找到了借口。

  12月30日,胡耀邦打算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书记处拿出的关于处理学潮的意见。邓小平不同意开会,并要胡耀邦到他指定的地点谈话。邓认为学生运动是“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的结果”,并责问胡耀邦“你难道没有责任?”胡耀邦回答说:“我保留我的意见。”

  邓小平说:“不是保留,而是要你马上站出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否则就放任了资产阶级自由化。”邓还说:“没有专政手段是不行的。对专政手段,不仅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

  1987年元月初,北京学潮进一步发酵,北大学生烧了《北京日报》,指它为“造谣”的报纸,这一场面激怒了不知反思自己的中共“左派”。10日,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主持的“民主生活会”在中南海召开。薄一波一上来就要胡耀邦作检讨。

  薄一波说:“胡耀邦整天到处乱跑,全国两千多个县,你都快跑遍了,你是党的主席、副主席、总书记中能跑的最高纪录。这不叫指导工作,而是游山玩水,哗众取宠。”

  杨尚昆说:“胡耀邦,你如果想要亡党亡国的话,你就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结成联盟吧。”王震则说:“你胡耀邦要是不愿意和我们走的话,你就不必呆在这里了。”宋任穷说:“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胡耀邦对待邓小平的态度。”

  有充分准备的邓力群对胡耀邦作长达五、六小时的批判发言。连续多天的“生活会”上,发言者矛头都指向胡耀邦,斥责他只讲“反左”,不讲反右。薄一波、彭真要求胡耀邦辞职,王震表示:“薄一波、彭真代表了我们大多数的意见。”面对如此场面,习仲勋忍无可忍,指着薄一波等人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吗?”说着说着,习仲勋激动起来,说:“这不正常!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这违反党的原则。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做法!”胡耀邦没让习仲勋说完,就站起来劝说:“仲勋同志,我已考虑好了,不让我干,我就辞职。”

  1月15日最后一次“生活会”散后,胡耀邦出门坐在台阶上大哭。田纪云默默站在旁边,久久不愿离去。万里回到家也难抑心中不平:“耀邦没有错。”为了安慰胡耀邦,万里叫厨师炖了一锅胡最喜欢吃的狗肉送到胡家。“生活会”开过不久,胡耀邦被迫辞去总书记职务。他回家对夫人李昭说:“我没有错,顾全大局,我只能辞职。”

  其实,胡耀邦对罢免总书记并非无精神准备,提醒者也不乏其人。1987年的元旦来临,邓小平在家中与薄一波等人商量。听到风声后,习仲勋对胡耀邦说:“耀邦,我为你担心啊。”

  赵紫阳也提醒胡耀邦“还是马上找小平同志谈一谈,向他承认错误。检讨一下自己工作中的失误,争取主动为好”。胡耀邦说:“我并没有犯什么错误,我检讨什么?”赵紫阳急了,“你还是尽快向小平同志认个错,越快越好,过几天就晚了”!

  胡耀邦终于听了赵紫阳的劝说,于第二天来到了邓小平家。邓先是为耀邦评功摆好,大讲成绩。谈到思想分歧,邓摆摆手说:“那是工作的正常范围,我们没有必要再纠缠了。”

  邓小平继续说:“我打算召开一次‘民主生活会’,有什么问题,大家摆在桌面上摊,好好沟通一下思想嘛。”临走时,邓小平的手和胡耀邦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但这一刻他们彼此都明白:这是政治上最后的道别!




|<< <<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