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人物秘辛 >> 温家宝全传 >> 接到导师来信,温家宝马上作指示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接到导师来信,温家宝马上作指示

  比校友温家宝大两岁的孟华(后改名叫位梦华)生于1940年,但考上北京地质学院却比温家宝晚了两年。两人都是马杏垣教授的学生。

  位梦华1962年考入北京地质学院,攻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1967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从事地震成因及地震预报的探索与研究。1978年归入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所。1981年,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进修,并于1982年10月去南极,从此与两极结下不解之缘。

  在恩师去世后,位梦华撰写的纪念马杏垣的文章,其中间接提到马老与得意弟子温家宝的关系:

  当我考入原北京地质学院时,马杏垣先生是副院长。但他教的是地质构造,而我学的是地球物理勘探,所以无缘听他的课,只听说他是中国地质界的权威,因而肃然起敬。然而,他也正因为“权威”而倒了楣,“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便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关进了牛棚。马先生是做学问的,温文尔雅,从来没有遭受过那样的摧残与凌辱,所以想不通,便躲到湖边去自杀。结果被人发现,方才免于一死。

  史无前例的年代过去之后,马杏垣先生调到国家地震局任副局长,我在国家地震局地质所从事地震成因和地震预报的研究。有一次在黄山开会,地质界几位前辈都出席。劫难刚过,春天将至,老先生们都焕发了青春。就在那次会议上,马先生谈到了重力构造问题。在马先生的指导下,我们组成了一个小组,开始编写《重力作用与构造运动》一书,前后用了十几年,到1989年才终于出版。与此同时,马杏垣先生还作为主编,主持编纂了《中国岩石圈动力学地图集》,获国家地震局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作为一个地质学家,马杏垣先生对于构造运动的力源一直非常关注。他很早就提出了重力构造的概念,并且身体力行,自60年代起,就在河南嵩山进行了深入的考察和研究,识别出了一系列的重力构造。

  后来,马先生又调到国家地震局地质所任所长。有人觉得他的官愈做愈小,他却一笑置之说:“我本来就不是做官的。”但他很快就发现,官其实愈小愈难当,吃喝拉撒睡都要管,每天杂事缠身,访客不断,实在是苦不堪言,最后只好退居二线。

  我从美国回来以后,兴趣转到了南极和北极,有人说是见异思迁,不务正业,马先生却深表理解,总是给予关怀和鼓励。1995年,当我为北极考察到处奔波,四处碰壁时,马先生却挺身而出,给了我以决定性的支持。他说:“我给家宝同志写封信,为个人的事情我决不会去打扰他,但这件事关系到国家的利益,相信他会支持的。”果然,温家宝同志接到他的信后,马上作了批示。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计划终于得以实施,并为我国加入国际北极科学考察委员会创造了条件。后来这一事件被近400名院士投票评为1995年中国十大科技新闻之一,马先生见了报纸非常高兴。

  光阴催人老,马杏垣先生很快就要八十了,国家地震局和中国地质大学等单位筹划给他庆祝八十大寿。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了他,便预祝他生日快乐。马先生笑了笑说:“我不赞成祝寿,一祝就容易死。”当时只当是玩笑,谁知却不幸言中,不久他就病了,是肺气肿。

  我暗暗祈祷,希望他能康复。就在匆匆之中,跨入了新的世纪,马先生却每况愈下,在蛇年到来之前,终于撒手而去。我站在他的遗像前,彼此默默对视,藏在心中的话,只有留待来世……

  位梦华在《在北极,我将名字改成“位梦华”》的文章中,再次提到了校友温家宝对其北极考察的支持:

  1991年,我独闯北极,进入阿拉斯加爱斯基摩人聚居区时发现,北极对中国气候和环境的影响,比南极要多。在战略上,北极的石油和天然气对中国也具有重要的现实和长远意义。当时,北极的资源已经被其它国家开发,我国对北极进行科学研究迫在眉睫。

  于是回国后,我便奔走呼号,呼吁和推动中国尽快开展北极考察。1995年,根据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温家宝的批示,经原国家科委批准,由中国科协主持、中国科学院组织的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科学考察队,进入了北冰洋中心地区进行科学考察,并于5月6日到达了北极点,进行了两极对比与全球变化的研究,极地环境、物理海洋、极地遥感、两极冰雪的对比与研究和极地生物与生态学的科学考察等。

  温家宝对北京地质学院的感情,可以从他给恩师杨遵仪院士百岁华诞庆祝会的贺信看出。杨遵仪1908年10月生于广东揭阳,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赴美国获耶鲁大学博士学位,1952年参与创办北京地质学院并长期任教,是中国古生物地层学教育的奠基人、古生物地层事业的开创者之一。

  2007年10月,中国地质大学按照中国在寿星99岁时庆祝百岁诞辰的传统举行庆祝会,温家宝向恩师发上贺信说,“47年前您是我的老师,今天您仍是我的老师。我将永远以先生为榜样,像先生那样做人、做事、做学问。”

  温家宝还对杨遵仪为中国地质科研和教育事业所作出的贡献给予高度评价:“先生是杰出的地质学家和地质教育家,从事地质学,特别是地层学和古生物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七十余载。科研建树丰硕,桃李满天下,为我国地质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先生博学笃志,格物明德,不畏艰难,勇攀高峰,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科学和教育事业。先生的渊博学识和创造精神受到地质界的广泛赞同;先生的高尚道德和优秀质量成为科技界的楷模……”

  1952年,杨遵仪参与创建了北京地质学院。先后担任地质学院的副总务长、专修科主任,水文系、石油系、普查系和地质系主任等职。曾任中国古生物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地质学会地层古生物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地质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地科联地层委员会冈瓦讷地质研讨会会员,二迭纪、三迭纪地层分会及P/T界线工作组等单位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参议委员,《古生物学报》(前十卷)主编,《地质学报》副主编等职务。

  1956年,杨遵仪主导编着了中国第一本高等学校古生物学教材。1960年,他和同事们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地层古生物专业”,1962年,在国内首次开设了“生物地层学”课程。杨遵仪培养了大批大学生、研究生和进修生,其中有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殷洪福院士,中国探月计划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院士等。

  被称为中国地质科学泰斗、中国地质学奠基人的杨遵仪,在百岁华诞庆祝会上,面对台下师生,依然思路清晰、谦虚礼敬。他说:“衷心感谢大家来为我庆贺生日,同时这也让我感到很不安,因为过去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当台下学生对此报以雷鸣般的掌声时,杨遵仪竟颤颤地欲起身向师生们鞠躬致谢,令台下师生为之动容。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起师生们“桃李满天下”的称颂,杨遵仪连连摆手。他谦虚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值得提的,我只是和学生们一起讨论问题的时间多些”,“是他们把我说得太好了”。

  “我为学校走出了重要的国家领导人和数十名院士,为身在地大而感到自豪。”这是恩师杨遵仪在谈到学生温家宝时所说的话。

  2009年9月17日,杨遵仪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据报导,病重期间和逝世后,温家宝、李克强、刘延东、张德江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